今非

【全职/王杰希x你】无意冒犯,但我爱你(一发完)

相亲与暗恋,原作背景。叙事琐碎,篇幅略长。

本文番外:《故作一本正经》

警告:成人向,苏,真的挺苏。

有一夜情情节,慎。



【零】

你认为爱是什么?

爱是想碰触却又缩回手。

——《破碎故事之心》



【一】

“还是回绝他吧,我放弃了。”你耷拉着眼角对闺蜜说,“相来相去也没个结果,不是我看不上人家就是人家不待见我……我已经做好孤独终老的准备啦。”

“最后再试一次行不行?对方一直坚持,朋友催我好几回了……”

闺蜜的指尖急切地掐进你的胳膊,悄声告诉你,“我估计是看了照片对你有点意思。我偷偷跟你说啊,他算是半个公众人物,年薪近千万长得又帅,你这次可要好好表现,别再忘记见面时间了。”

“我不在意薪水长相,主要看这人我喜不喜欢。”你听她多介绍了两句,皱眉又道,“约在他家见?不太合适吧,孤男寡女的,万一……”

你闺蜜板起脸来说:“别讲傻话,王先生是实打实的一位正人君子,你不要想歪好吗。”


——单就外形而言,的确相当正人君子。

不同于你那张仔细修过图的仰角自拍,对方提供的照片是很规整清晰的证件照。由此看来,你这位相亲对象样貌英朗清正,气质沉稳端持,要想硬挑毛病,无非是眼睑上两页双眼皮的褶痕宽度不大对称。

不过倒也并没有严重到构成什么缺憾,仍然是张足够赏心悦目的脸。

“王杰希?”你向下一挪眼,瞥到他的名字,忍不住笑了,“这名儿还挺洋气。”


相亲当天,你在他家沙发上待了一会儿,渐渐坐出一丝局促不安。

这是电梯直接入户的高层复式公寓,格局通阔,采光透畅,装潢风格分外简素质朴,细节之处却彰显出主人的良好品位。

不知怎么,你总觉得自己以前好像来过这里。但是你记性向来不太好,偶尔会混淆一些东西,也就没往心里去。

方才王杰希引你进屋,神情一径平淡,目光落到你脸上微微悬停,开口说:“你来了,坐。”王杰希的声线与他的人相当匹配,给你一种分外从容凝定的感觉。

他转身去了半开放式的厨房,站在流理台前又回头道:“不必太拘束。”

……怎么可能不拘束。这是你第一次直接来男人家里相亲,而王杰希居然把你留在客厅,自己进厨房洗手烹饪去了。

相亲对象亲自为你烧的这顿饭,有四菜一汤,荤素搭配均衡。

……而且意外很合你的口味。

一场午餐,两个人吃得相对无言。王杰希十分有教养,席间不多话,还不时体贴地换上公筷给你布菜。

你咽下一口米饭,轻声说:“谢谢。”

他唇边显现微薄的笑意,点了点头当作回应。

你留意到王杰希的手型比常人更为齐整修洁,指骨形状温润,夹动筷子的时候,手背上隐有筋脉浮突,线条非常流丽打眼。

……还莫名地很是眼熟。

很难想象满桌让你胃口大开的菜色,出自这样一对黏人视线的手掌里。



【二】

饭后王杰希洗了一盘水果,屈身坐到你对面,用双手把葡萄一粒一粒从梗上摘下来,完全就是一副居家过日子的自然情态。

你提起身体,决定直截了当切入相亲的正题:“王先生目前从事什么样的工作?”

“我是电子竞技职业选手,效力于本市的微草战队,暂任队长一职。”他半抬起脸,无波如镜的眼光迎向你,好整以暇地回答,“如果你想知道详情,我的收入状况不是秘密。”

……原来是电竞选手,怪不得手很好看。你高中毕业后曾在本地一家网咖兼职过网管,对这方面多少有些了解。

你说:“收入问题以后再谈就好,我不太在意的。”

王杰希摘完葡萄,捏起一颗蜜橘,指节翻动着利落地剥净橘皮,将圆润的瓤肉放在你面前的小瓷碟里。

……这是要喂你吃的意思?

你稍加犹豫,还是将那颗蜜橘拈到手里,撕了一瓣放进口中。

唔,真的很甜。

他手指一刻也不闲,又给你削了个苹果,期间没有对你的个人信息展现出任何兴趣。

这架势真不像是诚心诚意要来相亲的。

你吃完苹果也不见他出言提问,只好主动起声说道:“关于我的一些情况,你可能不是很清楚。那我就先说一下……”


王杰希熟练除去一枚葡萄的外衣,再次搁进你的碟中,突然说道:“不用,我很了解。”

“……嗯?”……这人真不按常理出牌。

这回你没有理睬那枚去了皮的葡萄,而是蹙眉看向他:“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王杰希用一片纸巾搽干指间的水果汁液,眼神沉着地与你对视:“我的意思是,或许我比你想象中,还要了解你。”

“……”你懵了一瞬,禁不住问,“哈?”

“无意冒犯,但是我想在我们进一步接触之前,先跟你说清楚这件事。”他嘴角忽而小幅度向上牵起,两边肘弯撑在膝上,肩膀略微收压,向你的方位靠近了些许,“我喜欢你。”

“……?”你完全愣住,许久的顿滞后,喉咙深处挣扎着挤出一个音节,“你……”

“不,更恰当的措辞应该是——”王杰希稍停了一下,继续道,“……我很爱你。”



【三】

错愕与冲击接踵而至,你被震得眉心猛跳。

好不容易把曲扭拧巴的神经团梳拢归位,你尽量平定心态,缓口气说:“可是王先生,这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。”

“你记错了。”王杰希摇了摇头,“我们第一次见面,是在九年前。”

你觉得你今生所有的惊诧都在这次相亲里经历完了。

“九年前……”将这个时间单位在嘴里咀嚼一遍,你细声咕哝道,“那么远的事谁还记得啊。”

王杰希轻轻抿唇。

“我还记得。”他说着,露出似有若无的一丝哂笑。

你发现了,这个人笑起来也显得稳重自持,并不过分张放外溢,只在嘴角折起细浅的痕迹,格外收敛的样子。

“我们在同一所中学读书,你低我两个年级。当时你在校门口轮值,我进门的时候,第一眼就注意到你。”他说,“那之后有半个月,我每天都会看你。”

他声色平缓如常,似是在述说一件无关痛痒的琐事。

你心头像被两根手指攫住了来回拧捏,越听到后面那感受越强烈,语气也不自觉变了:“既然是这样,那你……你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。”

“因为你很快有了交往对象。”王杰希说,“他是我的朋友。”


“杰希你帮我看看这情书怎么样,能让妹子接受吗。”课间的时候,王杰希的后桌伸手叫他回头。

王杰希接过信纸一瞧,眼神霎时间就冻住了——那上面赫然写有你的名字。

“你要表白的人,”王杰希的视线移开纸面,侧目问对方,“她也喜欢你么?”

“我觉得她对我还是有点意思的。”朋友拍着胸口说,“前一阵运动会还给我递水来着,这不就是女孩子惯用的套路嘛。”

王杰希“唔”了一声,低眼思忖片刻。

“这个不行。”最终他轻呼一口气,“我帮你重新写一封。”

第二天拿到成稿,朋友格外讶异,反复读上两遍,满脸兴奋地捺住他肩膀:“我去,真情实感文采斐然啊,真不愧是将来要保送的。够哥们儿,谢了啊。”

王杰希没有多言,只是低声道:“对她好点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他眼睑沉沉压着,瞳仁里面的情绪全被掩去。

后来他朋友几次想介绍你给他认识,都被王杰希一口回绝。他在中学时期就已经足够冷静克制,刻意与你保持起距离。


“那个是你写的?”

时至今日,你早就记不太清其中内容了。但那封直接促成了你初恋的情书所带来的悸动与情愫,却仍然存留在脑海里隐约发烫。

你试着发声:“我……”

看出你掩饰不去的窘迫难安,王杰希眼神平和,简单对你说:“不要急。”

他又告诉你:“后来是八年前的寒假。我妹妹在游乐场走失,你带她找到我,她不愿意和你分开,我们一起玩了一个下午。”

“……”你试图在脑海里回忆这件事,可是全无头绪。

他继续道:“你穿卡其色牛角扣外套,同色雪地靴,戴一条红围巾,上面有格子花纹。”

——这确实是你上中学那会儿最习惯的打扮。只是后来这条红格子围巾不知道丢在了哪里。

你什么话也说不出来,耳根有点蒸热,指尖却沁着凉意。

王杰希说:“你拉了我的手。”



【四】

你当时个头不高,长发黑润,很爱笑,跟他陪在他妹妹两侧往前走。小女孩突然跑到对过的棉花糖铺子前面,王杰希抬腿便要跟去,没留意旁边开来的园区游览车。

你牵住他的手掌将他往后一拽:“有车过来了,你小心点儿。”尔后等车驶离才松开,动作自然而然。

“谢谢。”王杰希对你说。

他语气平淡,却暗地里在身侧收拢起五指,想把你残剩的体温留住,可那触感还是在他指间慢慢消散开来。


你们去坐水上项目。王杰希心思缜密,事先带着妹妹寄存了大衣,你急着上前排队,结果全程下来外套被水淋透了。

王杰希取回自己厚实的呢子大衣,伸手披到你身上。

你总算好受了一点,问他:“谢谢你,你不冷么?”

王杰希答:“我没事。”

你怕他着凉,迟疑着想了想,把外套里的围巾抽出来,踮脚裹在他脖颈上:“围巾我一直掖在衣服里面,没怎么湿,你先戴着暖和一点。”

“好。”他说。

王杰希注意到你手心里有一颗很小的痣,在眼前一晃就过去了。

他无端想要探出手去碰触,却在接近的前一秒又收了回来。

王杰希十分清楚,自己对你而言只不过是擦袖而过的陌生人,你甚至连他的名字也不知道。

围巾上浸满你的气息,他伸手缠得更紧,连呼吸也放得很轻。


“我的围巾……”听到这里,你恍然道,“原来是落在你那里了。”

王杰希颔首说:“后来我把你的围巾拿回家,洗干净,一直挂在卧室的房门上。”

外表这样静定内敛的一个人,话里却带上一种意味深长的别样腔调,像藏了个细小的钩子,时不时在你心尖撩拨一下。

“……我不记得了。”你咽喉迟涩,发出的声音是散的,不成形状,用上了几分气力说,“对不起。”

“不用。”王杰希说得低缓,“我再一次见到你,是在五年前。”



【五】

五年前王杰希吻了你。

与你再遇是个巧合。王杰希夏休期回父母家探亲,顺道去街对面一家他从小光顾的网咖拜访老板。他那时候已经是很有名气的职业选手,乘着夜色戴口罩钻进门去,你就坐在前台冲他笑。

多年未见,他仍然一眼便将你认了出来。其实平日里他要忙的事情很多,并不会经常想到你,时间一长他甚至开始相信,少年时代的怦然心动已经逐渐止息。

直到他又见到你。生动活泛的心搏在悄声告诉他,这场旷日持久的单恋还远未终结。

你对他隐秘的心思浑然不觉,还是那么笑吟吟地瞧住他,紧接着开口:“散机还是包间?身份证拿来登记一下。”

……你果然不再记得他。

“我找老板。”见你闻言起身绕出前台,王杰希稍加思虑,还是出声道,“等等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你停住了,回身面向他,眼里满满当当全是陌生和不解:“我?”

王杰希正在谨慎地斟酌措辞,同时也并没有完全下定决心。

……该不该告诉你?

就在他默然忖度的空当,网咖已经有人望到这边,指指点点地议论:

“那个人真眼熟……”

“仔细看看是不是有点大小眼?”

“难不成是微草的王杰希?”

“不会吧,过去看看……”

有人嘴里嘀咕着就动身围拢过来,王杰希面色微变,低头将脸藏进你的颈窝间:“帮我一下。”

你立即会意,伸手扶着他放低的腰背,从他肩膀上方看向来人:“你们过来干嘛,这是我男朋友,有点感冒了,他怕生。”

“你男朋友?我就说不会是王队吧。”这些人都是网咖的熟客,听到就笑着散了,“王队怎么会泡网吧妹啊。”

你蓦然挑起眉毛,不满地反驳:“说谁是网吧妹呢,我下个月就要去上大学了好吗!B大听没听说过?”

王杰希就此记下了你学校的名字。


跟老板寒暄过几句,王杰希戴上口罩准备离开。他不能肯定你是否已经和男友分手,打算回家确认过后再做考量。途径前台时,他停下来为方才的事向你道谢。

“没事儿,应该的。”你笑着摇了摇手,替他把门打开,不经意间往外一瞥,面色瞬间难看起来,犹豫了一下问,“……那个,你能不能也帮我个忙?”

“什么忙?”

“装作我们在谈恋爱的样子,好不好。”你小声告诉他,“……有个追我的人又过来骚扰我了,就在外面。”

你见他不反对,于是伸手挽他胳膊:“不好意思啦,占你便宜。”

你的手掌温凉,压住衣料亲密地顶在皮肤上,重量与气味全靠到他身边。王杰希半眯起眼,一动不动感受了半晌,突然拿住你的手腕将你拉得更近,一本正经道:“这样不行,他起疑了。”

你不敢往后看:“真的吗……”

王杰希点点头,倏尔俯下身去,隔着一层口罩吻上你。

你表情顿住了,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。

王杰希则神态自若,抵着你的双唇含混地说:“不要动,那人在看。”

“唔……”

男人气息酥融,透过质料轻薄的口罩倾轧过来,他瞳膜漆黑,神光内敛,笔直地看进你的眼睛,睫毛一瞬也不瞬。

时间久了,两人都有些出神的样子。

“你很怕那个人?”王杰希问你。

“嗯。他就是个跟踪狂……”你显然心有余悸。

“我在前台坐一会,陪你一下。”王杰希说,见你神色不定,又补充道,“我是你们老板的朋友,放心。”

“好吧。”你松了口气,“谢谢你。”

你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几句。夜幕低垂,无星无月,电脑区的壁灯成为唯一的光源。王杰希逆着光的脸上辨析不出表情,仿佛正用心地凝视着你,又似乎是在看向别处。

你伏在桌面上跟他说着话,渐渐就没了声响。

王杰希降缓呼吸,静静望定你。你半张脸埋进拳屈的手肘间,露在外面的皮色光润细腻。

他默视良久,忍不住拿手机拍了一张你的睡颜,再低声把你叫醒。后来他盯着那张照片看了半天,觉得不大合适就动手删除了,但在那之前把你沉眠的模样记在了心里。

翌日王杰希旁敲侧击地问清朋友,获悉你们已经分手,等到傍晚再去网吧,前台后面却是一张不认识的面孔。

王杰希找到老板,得到的答复是你离职走了,为的是躲避昨晚那个追求者。

“有她的联系方式么?”王杰希沉默了一下问。

“就是个临时来打工玩儿的小姑娘,合同都没签。”老板回答。

王杰希走出网咖,夏日闷窒的长风扑进颈间,砸得皮肤生疼。

……这次不该那么谨慎的。



【六】

又过了一年多。

王杰希去参加高中同学聚会,刚进门就被谁扯着衣袖一把拉到旁边。

抬眼是你的面容。距离相隔太近,他近乎于无所适从。

屋里的人齐声起哄,王杰希刚从极度的震惊中回过神,又陷入一种不明所以的状态。笔直脊梁贴到墙上,面前你的声息就在半步咫尺,王杰希一生当中从来没有这么束手无策过。

他眼底倒映着灯色,还有你的脸。

你似乎有点不好意思,开口向他解释:“我跟他们玩游戏输了,要和下一个进门的人接吻。”

“你们别瞎闹,她是有主的人了啊。”说话的是王杰希高中时坐他后桌的朋友,也是你分手后又复合的男友,“这盘就算了,行吧杰希。”

“那怎么行,既然玩了就愿赌服输。”你瞪回去一眼,又转而跟王杰希说,“不好意思,占你一下便宜,就亲这儿吧。”

你说着抬手扶上他的下颌线,王杰希又瞟见你腻白手心里那颗很小的痣。那想要碰触的念头再度浮了起来,一下一下地撞击胸口,被他暗自强抑下去。

他做好了准备,喉结也因为神经收缩而略微一动。

……这只是一个游戏。

当然没有接吻,你在他颊边浅尝辄止地用嘴唇碰了一下。你男友也不当回事,冲王杰希笑了笑,嘻嘻哈哈地就过去了。

气氛很快被炒热。你男友抽空找到坐在一边的王杰希,朝你的方向扬了扬下颚说:“这妹子你还记得吧,高一你帮我写情书追到手的。前段时间在B大遇见,重新在一起了。”

你男友观察着他的脸色,试探性地问:“要不,介绍你们认识一下?”

王杰希淡淡道:“不必了。”

“那就算了。”对方一脸的不出所料:“你还是那么讨厌她啊?刚才她亲你脸的时候你表情都不太对劲。不好意思啊,她不知道这个。”

王杰希没再给以任何形式的回应。

他不能坦诚地向对方剖白,那一瞬间的不自然——

……是因为太喜欢了。

你与他的高中同学们玩得很好,闹够了就依偎在男友身边,甜蜜地小声咬耳交谈。王杰希缄默地坐在屋角,目光深长,里面有些说不清的意味,将你整个人完全罩住,又在你偶尔抬头时垂敛眼帘。

王杰希当晚总忍不住用指腹抚擦自己的脸颊。与你唇面相触的一小块皮肤,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发热。



【七】

二十一岁的情人节,是你生平唯一一次与酒后乱性扯上关系。

王杰希也是一样。

当天王杰希刚好休假。高中时坐后桌的那个朋友拜托他帮忙,在一家会员制的餐厅订桌位置。王杰希以为他是要去和你约会,便随口提了一句。

“要陪客户,不是带女朋友去。”朋友给出否定的答复,又道,“前两天我们已经分手了……她好像还挺伤心的。”

“她很伤心?”

“是啊,一直哭呢。今天情人节,我估计她肯定不太好过。”

“你就放她在那里不管?”

“那我能怎么办。分手了,我又何必去招惹她。”

“……”

王杰希当即出了家门,径直去到你就读的大学校区。你可能不在校园里,而是待在宿舍或和朋友出去玩,他甚至不能确定你现在的心情,还会不会需要一个人来陪伴。

冲动和头脑发热是跟王杰希完全绝缘的字眼,然而他还是决定去找你,如同受到一种无须思考的本能敦促着驭使着,具体是为了什么,连他自己也说不上来。

一找就找到半夜。

你坐在花坛前方的路肩上,手边是成堆的啤酒罐子。这一处位置人迹罕至,的确是宣泄情绪的理想场所。

看时间,早已过了宿舍的宵禁。

“你还能走么。”王杰希伸手扶你的颈背,不料你就这么依顺地软在他怀里,双目半睁不阖,眼隙间水光荧荧。

王杰希:“……看来不能了。”


王杰希将你带回自己家,把你放到客房的床沿。

你一声不吭,脸上的妆全哭花了,泪水混着睫毛膏往下淌。王杰希蹲在你面前,用纸巾沾了水,帮你一点一点清理干净。在他手指细致的动作中,你真实的一张脸孔从妆容下方被剥了出来,眼窝里酒色正酣,醺红从面颊一路延展到颈线。

除去明显的醉意,还是当初那个头干脸净漂漂亮亮的小姑娘。

他默不作声地端详了你良久,放任自己略低下头,一记亲吻落在你布满细汗的光洁额际,稍触即离。

“不早了,你睡吧。”王杰希将你在床上安顿好,关了灯正欲出门,不期然猛地刹住步伐。

因为你不知何时悄悄溜下地,从背后紧抱住他的腰杆,侧脸贴在他的肩胛上,细声恳求:“你别走。”

“……”短暂的僵直过后,王杰希平静地说,“放开,你喝醉了。”

王杰希在你的怀抱里艰难转身,试图抓住你的手腕,你却灵活绕开他的钳制,直接伸手进了他上衣。氛围在刹那间变得暧昧旖旎,你纤细的手指此时分外鼓噪,磨蹭着顺沿腹沟向下探寻。他全身一滞,几乎即刻便起了反应。

他试图忍耐,脖颈上暗蓝的血管都鼓张起来。

“不要分手好不好。”你含糊不清地呓语着,一口咬住他的喉结。王杰希就这样屏息定了两秒,终于叹息一声,回手抱住你。

“抬头,看我。看清我。”男人捏着你的下巴往上掀,语气强势如同在下达命令。你被迫仰起脸,清洁的面孔上神情茫然,瞳孔涣散不知道在看哪里,脚尖却用力垫起来,勾住他脖子去亲他的嘴唇。

王杰希的呼吸节奏瞬间变了,体温也骤然升腾到滚烫。你唇间的酒气过渡到他嘴里,身体曲线与他致密吻合,将他的喉音也烧得燠热难耐。

他哑声问:“你确定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说话。”

“……”

你没给回音,只是不管不顾地抚摩拥抱他。王杰希拿你没办法,一手搂着你的腰将你拖到床上。


隔天清早你被曦光晒醒,触目所及是全然陌生的天花板,你一个激灵,掀开被子检查自己,裸裎湿黏的身体、密匝琐细的吻痕、还有垃圾桶里几个打着结的安全套,无一不鲜明地昭示着昨夜发生的一切。

……太羞耻了,怎么能做出这种事……

你匆忙翻下床,捡起满地散乱的衣物拾掇自己。推开房门是一截楼梯,楼下时不时传来水流和烧煮的动静,你蹑手蹑脚地往下走,尽量不发出任何动静。男人在厨房里面,以你的角度望去,只见一个宽肩窄腰的背影。

脑中倏忽闪过昨晚他伏在你身上低沉喘息的情景,可在夜色泯泯中你没看清他的样子,单记得他有一双很耐看的手,骨型纤薄,轮廓优美,指节相当有劲力,抚触在你皮肤上质感鲜明。

昨夜你们零碎的对话逐渐在脑海复苏。

那时他问得很贴心:“舒服么,要不要再快点?”

“不要,太多了……”柔软肌体在他强势的压制下几近对折,你的嗓子也叫哑了,比起呢哝更像是在抽泣,“好撑,难受……”

你被他把玩拨弄得全身粉红,眼泪、汗珠、口津与体液都在不受控制地往外溢流。

“抱歉,有些控制不住了。”他眼带怜恤,垂首吻上你潮润的眼角,舌尖在眼睑轻柔着力,把生理性泛出的泪水卷舐干净,“我也不好受,你忍耐一下。”

你的肩颈都蜷缩起来,脸埋到他胸口,紧一声慢一声抽着气,肺叶呼哧发响。

男人濡热的掌心贴紧你的小腹,在薄透皮肤间寻找自己的形状,另一只手握住你的颌骨,黑暗里你听到他低喘着说:“感觉到我了吗?——看我,看清我,记住我。”

“嗯……别按。”分不清是酒精还是官能快慰带来的刺激,你思考的能力被完全剥夺,只会呜咽着死咬住嘴唇。他见状轻轻叹气,拿指节替换了你的下唇,任由你咬紧齿根使劲啮磨。

后来他沿着胳臂线条一路亲进你的手心,唇隙贴在那颗小痣上浅浅吮吸。直至此刻,他才容许自己显露一丝贪恋。

“看我一眼吧。”他低声说。那嗓音里的焦迫仿佛连他自己也感到陌生,语毕就直接陷入沉默,只是落在你肌肤间的力道陡然加重,亲吻里报复性地用上了牙齿撕碾。

而你架不住困乏,慢慢闭起眼睛。


……你想到那些散碎的画面和话语就面红耳热。

玄关处放着你的一双短靴,是昨夜他弯腰替你脱下来的。你缓步朝门厅移动,没想到被什么磕绊了一下,细微的响动立刻被厨房里的男人察觉。

“你醒了。”他说着想要转过身来。

“别动!”你憋红了脸,下意识地大喝一声。

男人真就停在原地。

“我……我不想知道你长什么模样。”你竭力平复心绪,强作冷静地对他说,“这是个意外,你忘掉这件事吧。”

一阵默然过后,对方说:“我煮了粥,喝一口再走。”

见你缄口不语,他又淡淡道:“我就站在这里,不会让你看见我的脸。”

你没有照做,而是低头将脚踝踩进靴筒里,离开前背对着他说谢谢,不用了。


“那天晚上是你……”你根本控制不了语言,全凭条件反射在与他对话。

“是我。”王杰希微微笑了,“幸好是我。”

“……”你眼眶酸沉,“我……”

王杰希偏过头,忽然对你说:“舒服么?”

他的唇形分明是薄削凛冽的,却因为这句话而起了些靡靡色泽。

“……”你认出了这句话,烫意从腮颊一路滚到了耳朵尖。

王杰希的神态却依旧从容不迫:“我们那晚说过的话,我全都记得很清楚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……”你略加踌躇,还是问他,“还是没有联系我?”

“因为你说‘不要分手’。”王杰希说,“我不想做趁虚而入的那一个,所以我给你留出了足够的时间。”他向来是个思虑周全的人。

强烈的心潮正在推撞胸腔,你讲话时声带打抖:“我记得后来……”

“后来你很快就有了新男友。”王杰希的表情不起波动,语态却忽而转向低迷。



【八】

最后一次见到你,是在微草主场的一轮常规赛。

走进选手隔间之前,王杰希习惯性地朝观众席掠去一眼。

就是这一眼,让你进入他的视野。你旁边坐着个他素未谋面的男人,一手揽住你肩头,形容亲密。

王杰希稳定心神,收回视线。

“王队今天状态很好啊,打得真漂亮!”男友在你耳边激动得难以自抑,不住念叨,“我跟你讲,这是我偶像,是不是特厉害!他今年二十四岁,你看他操纵王不留行的那个打法……”

你对电子竞技根本没兴趣也不了解,囫囵听着就过去了,心下琢磨待会儿怎么跟他提分手的事。

赛后后王杰希特地往你那边的观众席走了一下,这是职业联赛场上难得的举动,看台一阵骚乱沸腾,全场唯独你没有望向他。

王杰希态度自然地问:“要签名吗?”

“王、王杰希队长……”你男友受宠若惊,忙不迭说,“要,当然要!能麻烦你签在我衣服上吗,这是微草队服……”

旁边的粉丝们见状,纷纷隔着围栏递过来纪念画册、周边笔记本和其他一些什么,王杰希顺手签过去几个,余光却一直照准在你身上。而你似乎心事重重,自始至终没有抬头。

“哎哎快看,王队给我签名了!”男友高兴得坐不住,把袖口处横展斜飞的黑色字迹展在你眼下,“他以前签的大都只是个‘王’字,这次竟然有全名,真是赚到了……”

你敷衍地回复:“哦。那挺好的。”

你始终在兀自出神,没朝他的名字投去一瞥。

这一切被王杰希尽收眼底。


再过一年时间,王杰希从自己高中时的后桌那里听闻了你开始相亲的消息。

“还记得我前任吗?你很讨厌的那个。”朋友跟他聊到上一回高中同学聚会,随意地说,“我听她闺蜜讲她在相亲,说是谈过两三个男友都没结果,想认认真真找个人嫁了。”

王杰希当时正在喝可乐,闻言眉角一抬,咬紧了吸管又松开。

王杰希问:“成功了么?”

“还没有。”

“那就好。”

对方有片刻的怔忡:“……杰希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想追她。”王杰希面容镇定,径自坦白道,“给我一个联系方式吧。”

“你?你什么时候对她……”

“很久以前。”

“我跟她前后两次在一起,加起来怎么也有两三年了。”对方面露难色,琢磨了一会说,“我看你们不合适。”

“但我喜欢。”王杰希说,“这就够了。”



【九】

“我要讲的大致就是这些。”王杰希告诉你。

指尖和咽喉都找不到知觉,你没能顺畅地出声接腔,甚至猜不出自己脸上现在会是一种怎样的神态。

“需不需要重新自我介绍一下?”他提直脊梁,双肩展平,端正地望向你,“我是王杰希,至今为止爱了你九年。我们见过许多次面,还上过一回床,你没有必要对我感到陌生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相亲的最终目的就是结婚,想必你也认同。”王杰希眼底有思忖的光采,“如果你愿意,这里就是我们未来的婚房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如果你不喜欢装潢风格,我会根据你的喜好调整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如果你不喜欢地理位置,我会另外购置一处房产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如果你不喜欢我,”他神色平静,“我会很难过。”


“……”你花了很大力气才找回声音,“王先生……”

他嘴角微微一翘,仔细纠正你:“王杰希。”

“王杰希。”你只不过这样叫了一声,他唇边就加深了笑意。

“这是你第一次叫我的名字。”王杰希说。

你心思惝恍,艰涩地道:“我觉得现在就谈论结婚,有点……为时过早。这是一生的决定,我们需要慎重……”

“你就是我一生的决定。”王杰希未加迟疑,声息沉笃,“为了这个决定,我考虑了九年。不够慎重么?”

“但是……”

“我规划过我们的婚后生活。我会非常宠你,你会过得幸福。”

“……你规划得太简单了。”


王杰希唇角微抿,一字一句对你说:“不要这样想。婚姻本来就是一件简单的事——我很爱你,我要娶你。”


你有些不知所措。

这一场对话的信息量远超出你所能禁受的范畴,一时之间你调整不了情绪,也无从给出适当的回响,迟疑良久说:“可是我对你……不是那种感觉。”

事实上你并非没有心跳加剧。但你面对的是一个成熟英俊、颇有风度的男人,换谁都会不可避免地产生这样的反应。

王杰希仍旧注视着你。

“我很有耐心,可以等你也同样爱上我。但是希望你能尽快,我不想再等九年。”他好像用上了几分力度克制自己,声线紧绷,依稀浮起隐忍的痕迹,“……我等不及。”


后来你回忆起他这番话,忍不住感叹他实在是过分低估了自己的个人魅力。

……怎么可能需要九年。让你对他彻底沉迷,他接下来只用了十天时间。


你总觉得王杰希是个很神奇的人。他就这么以强硬的姿态进入你的生活,再不动声色地对你的全部习惯占据主权,到最后你连呼吸和心跳都和他相同频率,很难弄清究竟是你得到了他,还是他将你拿捏在手心。

总之是分不开了。



【十】

你跟闺蜜出去玩,入夜时分接到王杰希的来电。

向闺蜜致以一个歉意的眼神,你小声跟他在电话里讲了几句,而后唇角紧抿起来:“……王杰希你别这样行不行。”

闺蜜兴致勃勃问:“吵架了?”

你比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“我没生气,待会就回去……不用来接我,我打车就行,实在不行还有地铁。……我是说真的,我现在要争取独立……嗯,都说了不要过来,堵车……嗯好,我明白,我也想你,挂了吧。”

“……你先挂。”

“你先……”

闺蜜一脸木然,劈手夺过你的手机替你掐断通话,同时磨着牙说:“在我找到男朋友之前,咱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。”

“还不是都怪你,非要我去跟他相亲……”你用叉子戳着杯盒里的奶冻,叹口气说,“这下好了,离不开他啦。”

闺蜜奇道:“真有那么好啊?”

你放下叉子,认真地想了一会,嘴角舒和上扬,慢慢化作一个笑容。

“王杰希他特别神,像个魔术师,好像什么都知道,什么都能办到。跟他在一起,总觉得他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,你想要什么他都会给,什么事都愿意为你做。”

“他这人看着复杂,其实心思很直接,爱你就要把你照顾得无微不至,让你在他背后全年恒温,连阴寒溽暑也感受不到。”

“他呀,我不喜欢的他就统统挡在外面,就算天塌了他也能替我扛起来……就是这么个人。”

“看来你是真陷进去了……”闺蜜打量了你一会儿,满眼带笑地下定结论。

她又问你:“用不用先叫辆出租车?马上就晚高峰了。”

“不用,我等王杰希过来吧。”

“你不是不让他来了么。”

“我说了,他这人就这样……”你垂眼笑,“待会儿你自己看。”


不出一刻钟,王杰希果然到了。男人的身量颀长挺括,垂手立在店门口,半长风衣坠至膝上,一眼就从就餐的人群中捉出你。他向你闺蜜礼节性地点头致意,然后朝你伸出手。

你来到他面前,颈项间旋即绕起一圈温暖的气息,是他把自己的围巾摘下来戴到你脖子上。

“怎么穿这么少?外面降温。”王杰希轻轻攥住你的指尖,稍微感受了一下说,“手都凉了。”

“那是喝冰咖啡的时候冻的。”

“这个月你应该快到了,少喝冷饮。”

“王杰希你真麻烦。干嘛这么关注我的经期……”

“为了备孕。”

“……瞎说什么呢。”


王杰希拿住你的手,一路牢牢牵着你去停车场,再为你拉开副驾驶的车门。

你这天穿了条紧腿牛仔裤,裤脚悬在腿腹下方。脚腕受寒有些冻僵了,上车的时候不慎扭了一下,王杰希低头看见那处惨白的肤色,面容沉了下来。

“冬天露什么脚腕。”他说,“你过来。”

你依言把双腿转过去。王杰希单膝触地,掌心包覆住你两只透冷的足踝,他体温高热,逐渐渗进皮肤,砭骨的凉气被缓缓驱逐。

他下颌略收,神情专注。

过了一会,你用脚尖蹭了一下他的膝盖:“好啦,已经暖和了。”

王杰希便直起身来,皱着眉对你说:“下次穿我给你挑的衣服。”

“我才不要……你总把我裹得像个粽子,能出门吗还。”

“开什么玩笑,身体重要还是好看重要?”

“……当然是好看重要,这还用说。”

“……”

王杰希抿起唇角,侧目望着你,然后忽地笑了。

他不多言语,简单一句“走吧”,探过身要给你系安全带。

“我自己来我自己来。”你用肘关节别开他的手,“你开车去吧。”

他深看你一眼,没再说话。


晚饭时王杰希剥虾给你吃。怕烫,先吹了两口,再用筷子夹给你。

你盯着被送到眼下的虾仁,迟迟不动弹。

“张嘴,快一点。”他出声,“虾要等急了。”

你扑哧一笑。

“不要,我自己能行。”你摇着手把他的筷子推回去,“今天跟你说过什么来着?我想独立一点。”

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王杰希都不言不语。

饭后他把你按在沙发上,神情严肃地说:“我们谈谈。”继而开门见山问,“你是打算跟我分手?”

你一脸莫名其妙,乜斜着眼睛睨他:“我哪说过这个,你别瞎猜。”

“今天什么都自己来,不要我接你,不让我给你系安全带,不吃我喂的东西。”王杰希低声细数,“还说想独立。”

听到这话,你不禁轻笑起来,玩味地问:“你不高兴了?”

“对。”王杰希直白颔首,“我不是很开心。”

你耐心地解释给他听:“我是觉得我现在越来越依赖你,都快失去生活自理能力了,这样不太好。”

“所以就不要我了么。”他言辞生硬,“用不着我了?”

“王杰希你知不知道,你这样闹别扭显得特别幼稚。”

“……”王杰希转开视线不看你,沉压着喉咙道,“那你还跟我在一起做什么。”

你越看他越觉得有趣,抬手掩嘴闷笑了一声又放下:“想听实话?你在外头成熟得太累了,什么都要自己一个人担着。所以呀,在我面前你再怎么幼稚我都不会生气。我是不是特别好?”

“……我一直都知道你很好。”他说。

“那不就得了。”你妥协地摊开手,“这么爱照顾人,以后我穿衣吃饭睡觉洗澡都让你来,行不行?”

他敏锐地抓住一个关键字,眼帘蓦地跳动一下,不自觉瞥向你:“洗澡?”

王杰希其实很容易取悦,尤其是在你面前。

“想不想试试?”你朝他眨眼,语声甜绵得起腻,“你帮我洗。”

“……”你清楚地看到,他微突的喉结向内收敛,一时没能出声。

见王杰希神色略有松动,你故意更进一步,诱陷似的舔了舔上唇:“王上,今晚要不要临幸臣妾呀。”

“……”他拧皱的眉心终于彻底舒展放平,向你伸开手臂,眼底沉淀着些微笑意,“过来,本王疼你。”



【后记】

当初带你去看微草比赛的那个前男友跟你还偶有联系。你们算是和平分手,彼此都认为跟对方更适合做朋友,也就一贯保持着不温不火的相处模式。

跟王杰希在一起后,你突然想起那个身为微草队粉的前男友,便把这件事告诉了他。

对方以为你在开玩笑,反应迅速地说:“太好了!你帮我问问王杰希队长,他愿意艹粉吗?”

“……还是闭嘴吧你。”


王杰希参加完一场媒体见面会回到家里,你转头把前男友的回答当作笑料讲给他听。

衣冠楚楚的男人闻言深思了一下,边抬手解领带边说:“你是我的粉丝么?”紧接着,衬衫的纽扣也剥开了,“如果你是,我就愿意。”

眨眼间你被他带进臂弯,垂脸吻住。王杰希一手攫起你的腕子,拇指伸到掌心去触摸那颗敏感的小痣。你笑着推他胸膛,其实并没有真切使上几分力气:“……我还没回答呢,王杰希你干什么……裙子挺贵的别撕坏了,我自己脱……嗯……”



【零】

你认为爱是什么?

爱是原本只想碰触,却又忍不住抱紧你。

——《今非自己说的》



FIN.


突然想苏一下大眼……我有些反感“叫爸爸”梗,但是觉得“本王”别有一番情致///

动画王杰希的人设和CV真是太池了,赞美。爱情来得猝不及防,以至于我一激动就写飘了,字量有点庞大(我写过的最长的一篇),节奏也平缓,不怎么有趣,希望你们不要看得太烦。其实码字时比较忐忑,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喜欢,但还是发出来了……



评论(372)
热度(277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