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非

【全职/叶修x你】我不喜欢梨(一发完)

《沙哑独白》 的后记番外,建议看完正文再回来阅读本文。

平淡琐碎的日常,腻腻歪歪谈恋爱,没什么意思,不要期待。

警告:成人向。



【一】

叶修一看见你在神之领域的账号就笑出了声。

“还说玩荣耀不是为了我?嗯?”他将手撑在桌面,俯身打量屏幕上的女性角色,“不是为了我,玩什么战斗法师。”

你感觉自己的伪装被他一眼就瞧破了底,偏偏还要嘴硬着说:“我觉得好玩。不行?”

“行,怎么不行。”叶修也不坚持,了然地朝你投去短暂一瞥,转而道,“要下哪个本?跟我说说。”

“一个百人副本。”你从电脑桌前让开,把椅子给他空出来,“上次我去兴欣网吧,本来就是要跟他们一起刷的。结果……”

“结果和我发生了一点小意外。”叶修坐下,同时替你把话补全。他眼仁黑彻,里面攒满玩味的笑意。

“……我跟公会那边打过招呼了,说请个外援来带。”

“请哥带团可是要收费的。”他像年少时那样顺手把你抱坐在腿上,圈拢你的肩头说,“过来,亲亲我。”

你环着叶修的脖子,摸索到他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。

叶修并不是很满意。

“偷懒。这儿呢。”他指尖轻碰嘴角。你在他怀里动了动,还是依言照做了。

叶修:“这一口真敷衍,重新来。”

“……你这是敲诈勒索。”

“那好,换我来吧。”叶修不以为意,扣在你后背的指节顺着脊梁和颈椎滑上去,陷入你脑后的发隙间,将你压向自己的嘴唇。

……他应该是荣耀网游历史上身价最贵、也最便宜的外援了。


叶修的语声清洁简略,有条不紊地控场给出指令,副本在他的掌握下稳定推进到一半。可能是室内暖气过热,他漆黑散碎的额发有些返潮,几粒汗珠沿颌骨与颈线往下淌,一路拖着湿润的痕迹隐没进领口里。

你不自觉出了神,唇齿逐渐被燎干水分,心脏忽而就搏动得不太稳定。

平心而论,叶修不是一个贪念肉体沉湎欲情的人,倒不如说他比很多人都懂得克制自己。重逢那天没有刻意把持,然而后来他在这件事上相当有节制,甚至只是把你抱在怀里亲吻就很满足的样子。最近他在为即将到来的挑战赛做准备,归家的时间越来越晚,有几次疲惫得连饭也顾不上吃,简单冲洗过后就拥着你很快入眠。

这样细细想来,才发觉你们很久没有亲热过了。

你忍耐了一会,终于放弃自抑的坚持,去亲咬他微突的喉结。

叶修没能会意,专心留神着屏幕,口中轻声说:“痒,别闹。”

你敲敲叶修的肩膀,又指了一下他的耳廓。

“我暂时关下语音。”叶修语罢摘掉耳麦,垂眼问你,“怎么了?”

你颇为局促,不太敢对上他的眼睛,咬着唇角说:“叶修,我……我想要。”

他感到意外,把你从头到脚端详了一遍,音色略微暗压下来:“现在?”

“不可以么。”

“可以。”叶修好像从来都不会拒绝你,“乖,我这儿给你带团下本呢,你自己坐上来。”

“可是你还没硬。”

“你当我什么人,随时随地都能发情?”叶修顿时啼笑皆非,末了转念一想,又坦然道,“……在你面前,也差不多了。”

“那……我怎么做。”

“就像以前那样。”叶修手上敲字指挥着团队下副本,嘴里出声指挥着你拉开裤链,“跟它玩玩,它喜欢你。”



【二】

“唔……”他的声带贴着鼓膜振出低沉一声喉音,你动作乍然刹住了,想要缩回手。

叶修笑着低头,淡睨了你一眼:“继续,不用停。”

你又握着他玩了一会,听见他说“差不多了”,便上身前倾靠住他的胸膛。双膝夹着叶修的腰,这个姿势让移动变得艰难,你往前试了好几次总是与他滑错开,叶修只好撤回键盘上那只手,扶着你的后背帮你找准角度,流畅完整的技能链随之出现断层,团队阵型乱了一瞬。

你问:“没事吧?”

叶修摒着气慢慢地沉进去,尔后开了口,声音里大半都是呼吸:“没事,死了个牧师,小意思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他侧过脸,习惯性地咬你耳垂,哑着嗓子问:“感觉怎么样,哥哥大不大。”

你眼窝微妙地一红,实话实说:“……我哪知道,我又没试过别人的。”

“你这辈子都别想试别人的。”叶修对你的答案相当满意,一面亲你汗湿的侧颈一面敲键盘,哒哒哒打出连击。

你怎么坐都不舒服,两手勾着他脖子,伏在他挺括的肩面上闷声哼唧。

“难受?你动两下试试,出点水就好了。”他哄着说,“最终BOSS了,我现在腾不出手帮你,听话。”

你便照他说的尝试动了两下,立即感觉紧贴着自己腿心的、叶修的小腹反射性地紧绷起来,发顶擦过他沸热的声息,是他带着笑音在叹气:“……真要命。”

一场副本刷得气喘吁吁通体黏腻,到最后叶修甩开鼠标直接托着你回卧室去了。


再进游戏,同公会的人表现古怪,推举了一个代表小心翼翼过来问你:“之前开你号的那个是什么人啊,还会龙抬头?”

你迟疑片刻,还是决定从实坦白:“就是叶……秋。”你记得他在职业联盟用的是弟弟的名字。

系统提示:您已被请离公会【霸气雄图】

……简直是意料之中的结局。

“刷个副本而已,你没事打龙抬头干嘛。”你批评他,“炫技。”

叶修的视线向你倾斜,似笑非笑说:“当时不是你缠着我,非要让我龙抬头的么?”

龙抬头……

你领会到他的意有所指,不自觉低眼望向他腹下,耳根悄然蒸烫。

“开玩笑的。”他揉了揉你泛红的耳朵,“主要是想让他们看看你男人有多厉害,以后就没人敢欺负你了。”

“你就是嘴上说的好听。”你不满地拨他的手,“我被请离公会了,都怪你。”

“上次忘了问,你去霸图干什么。”

“我先进的嘉王朝,但是他们会长不让人说你的名字。”你想了想,告诉他,“除了嘉王朝,提起你最多的公会就是霸气雄图了。”

叶修嗤地笑了:“他们公频里肯定天天骂我呢吧。”

“嗯,这是每天固定活动之一。”

“没事,骂我是因为打不过我,嫉妒的。”

“谁说的,我也跟着骂过两回。”

“你?你那是因为爱我,性质不一样。”

“……你想得美。”



【三】

复合初期过得牵牵绊绊很不顺利。你们都是曾被对方击碎过安全感的人,在如今类似的状态下格外敏感脆弱。他担心你哪天又不声不响地离开,你怕他又像当年初建战队时那样渐渐与你疏离。两个人想要修补曾经破损的信任,缝合裂痕并非易事,好在你们都有走下去的决心,每次争吵冷战过后,总有人先一步妥协,去拉对方的手。

这天叶修回家到处找不到你,拨出电话也只得到关机提示音。他情绪遽然失控,灯也不开就那么在黑暗里坐着,等你回来吓了一跳,他不多言语,直接语气不善地诘问你去了哪里,怎么电话也不接。

以前叶修从未用这样的态度对待过你。他与你仅仅相隔半步的距离,感觉上却极其冷淡遥远,眼光也显得分外晦涩难以解读,将你心头撞得一跌。

“我今天加班,手机没电了。”你轻声说,“……叶修你别这样。”

“下回加班提前知会我一声。”他脸色苍郁,发声时口吻僵冷又锐利,每个音节都像夹着冰屑,“多大的人了,在一起这么久,连这点自觉也没有?我战队加训的时候哪次没跟你报备过?最近太惯着你了是吧,就不能懂点事儿么。”

你面上一阵发白,咬着嘴唇不说话,伸手拿了外套和包,转身去门厅穿鞋。

“……我真是欠了你的。”叶修见状眉角一跳,扶着额头过来牵你,尽量让语调柔缓放平,“别气了,回来,我错了行不行。”

“不行。”你垂着脸,把手从他掌心里拿出来。他再牵,你又抽走。

一来二去就是不让碰,拉拉扯扯间叶修彻底火了,掰住你的肘节径自把你往里拖:“我还治不了你了?嗯?”

成年男人爆发的力道根本不是你能挣脱的,你被他不容抗拒地一把掼到沙发垫上,几次想起身都被捺着肩膀掀回去。

“干什么啊,回家就乱发脾气……”你说着情绪上涌,不自觉带起哭腔,“凶完我还要治我……”

“……你别哭,别哭。”叶修最看不得你掉眼泪,气得再硬的心也软下来,上手就要抱你,降轻声音哄着说,“你治我,你治我还不成么。”

你躲开他的手臂,冷着脸道:“你离我远点。”

叶修听话地收身往后退了退,又怕你找机会溜出家门,有意无意挡在玄关前。

过了一会,看你神色舒缓了一点,叶修试探着挨近几步,你没明确表示拒绝,他松了口气搂你进怀里,动作轻手轻脚,把你抱得娇娇软软。

“你这人,表面上看着性子慢心思淡,其实比谁都倔,主意特正。”叶修低声说,“我就怕我不小心惹你不高兴,回家发现你又消失了。”

你一声不吭,半眯着眼睛,睫毛上缀一排泪珠。叶修叹口气,屈膝蹲到你身前,用手背替你将满面水渍抹干净。他仰着脸直白地看你,嘴角抿了抿说:“你体谅体谅我吧,好不好。……不该对你发火,我的错。但是我啊,我真是害怕了。”

你沉默半晌,也不表态,最后委屈地对他讲:“疼。”

他眉角一抖:“哪儿疼?”

你随便指指自己身上一个位置,随即上衣被叶修剥开。你皮肤白透,因而肩背处他留下的红色指印异常明显。

“对不起,我太着急……给你吹吹成么。”叶修俯下身,嘴唇贴上去轻轻呼气,“不疼了,听话。”

过了一会他问:“现在好点没?”

之前他又是吹又是亲的,气息全扑进皮肤里,触感酥热麻痒。你其实早没事了,口中却故意说:“没有,还疼。”

“那你咬我一口吧,至少心里能好受点。”叶修说完就被你捧起脸。见你视线四处逡巡,他苦笑着说,“还真要挑地儿下牙啊……”

不料你在他下唇上轻咬了一口:“下不为例。你再这样,我就离家出走。”

叶修摸摸唇间与你接触的地方,眨眼笑了。他把你搂得更严实一点,埋首在你颈间细腻地磨蹭:“小骗子,你根本就不疼。”

你被戳中心思,从鼻端“哼”了一声,不搭腔。

“你听着,以后有事咱们好好谈,不许拿离家出走威胁我。”他撩开你的长发凑到耳边,语气埋怨,“心眼儿真是坏透了你,就吃定了我最怕这个……”



【四】

后来一切逐步好转。

你没想到,叶修倒是牢牢记住了你不喜欢梨。

一连许多个礼拜,他带回家的水果照例都是苹果、葡萄和香蕉,这天又买了小孩子爱吃的那种去了皮的菠萝串,自己咬一口酸得直拧眉头,还非要伸手喂你尝。

隔日清早你在门口替临行的叶修整理衣领,想起这事就叮嘱了一句:“今晚买点梨回来呀。”

叶修稍稍倾身配合你的身高,闻言扬眉说:“你不是很讨厌那个味道么。”

“我榨一点梨汁给你喝,对肺好。”你为他抚平肩上衣料的一条褶痕,同时说,“平时抽那么多烟……”

“我以后少抽几根就是了。”叶修随意道,“你犯不着为了我接触你不喜欢的东西,梨啊,荣耀啊,都是。”

“我还挺喜欢荣耀的。”你告诉他,“跟你分开以后,我才试着玩,没想到感觉还不错。”

叶修听完点了一下头:“那很好。喜欢就去玩,遇到过不去的来找我,我帮你。”

“嗯。”

叶修披了外套就要出门,手都搭在门闩上了,着力之前又收回来,回身重新面向你。

“听我说,我对你没别的指望。”他的目光有着分量和热度,径直照准在你身上,神情格外认真专注,“就想你永远像现在这样,没什么事儿能烦你,没谁能欺负你,跟你爱的人在一起,每天做你喜欢做的,开开心心过日子。”

你听得眼里有点发烫,又不想被他看出来,小声道:“……谁说你是我爱的人了。”

“你看我,都这样了,除了你我怎么可能爱别人。”他目中沉淀着微笑的模样,对你说,“所以你就赏个脸,也爱我一下呗。”

“好了,我爱你还不行么。”你稍显赧然,嘴里小声说着,动手推了推他,“你们战队不是要训练,你快去吧。”

“反正都一个小区,走两步就到了,你别总催我。”叶修伸手触在你乌黑的发脚上,绒麻的感觉坠进掌心,他眼神都化开了,熨烫嘴唇落到你的发顶,接着又挪向额际,呢喃似的说,“……看见你就想亲。”

“反正都住在一起,想亲有的是时间,你别总这么着急。”你被他指节碰得一路脆到脊梁,抽出最后一丝理智撇了眼时钟,学着他的语气,一边讲一边挣离他的手臂,“……要迟到了,你赶紧走,我还得去上班呢。”

“哟,今儿学会顶嘴了,有进步。”他拿挺直的鼻梁轻拱你的颈窝,“刚才说的再跟我说一遍。”

“哪句呀。”

叶修抬起头来,一手撑住了门,沉沉低笑道:“你不说我就不走了,自己看着办。”

“……”你妥协了,忽而也有点想笑,抿起唇角说,“我爱你。”

“嗯,这就对了。”叶修捏了捏你的耳尖,“我也爱你。”



【五】

也没有很正式的求婚。

叶修那天晚上反常地要了很多次,搂住你就不撒手,床上床下做得热汗淋漓。到最后你连抬胳膊的力气都没了,被叶修抱着去冲了个热水澡,一沾枕头就浑身松软,满心困倦。他拿了吹风机进来给你烘干头发上的湿汽,隆隆的响声中你昏昏欲睡。

半寐半醒间发觉他在摆弄你的手,你一开始也没太在意,直到有个带着他体温的金属圆环套进了无名指。

“唔,尺寸刚刚好。”叶修温热的呼吸触在额边,唇舌几乎碰到你的肌肤上,“以后你跑不了了,知道么。”

你强顶着惺忪睡意,撑目望过去,入眼是一枚钻戒,在床头灯的照映下熠熠闪着银光。

“你今天乱发情就是因为这个?”你无奈问他。

叶修很坦率地点头承认:“嗯,把你折腾累了,就没劲儿拒绝我了。”

“无聊。”你打了个呵欠,眼睛闭上了,身体蜷缩着,往他的方向挪了一寸,“谁说我要拒绝……”

“这不是有备无患么。”他理直气壮,伸出手臂让你枕着,“战术,那叫战术。”

你已经困得迷迷瞪瞪了,抬起腕子就要捶他,动到一半耗竭了气力,软软落下如同在抚摸他的胸膛。

“真是越来越娇气了你。”叶修收紧胳臂,把你绒软的脑袋搬到自己心口,“这就受不住了,嗯?”

你意识模糊,嘴里咕哝着说:“还不都是你弄的……”

“嗯,我惯的。”他低笑着说,“宠你到这辈子都离不开我,也算是战术之一。”

这话你没听见。你在他出声前就睡着了,眉眼低顺,鼻息均匀。叶修半撑起身体,默视了一会你温纯的睡脸,又把你的手拿进掌心,轻细地亲吻过指缝,最后将那枚戒指含进口中。

就是这样。他的战术总能奏效。



【六】

结果叶修睡得有些晚,第二天你竟然比他先一步醒过来。

叶修睡相很老实,一动也不动,大半个身体都垫在你下面,另外一半把你卷在怀抱里,似乎每寸肌肤都要紧密地与你贴在一起。你吃力地在他臂弯下转过身,静静凝视他片刻,忍不住去摸他轮廓分明的五官。

从眉骨到鼻梁,再到两片并拢的薄嘴唇。他在睡眠里发出轻浅的梦呓,唇缝在你的触碰中松散下来,舌尖习惯性地探到你指腹上轻柔舔舐。

你有些痒,将笑声收在喉咙,摸够了才把他推醒。


叶修没什么起床气,只不过在非自然醒的状态下,会陷入一段时间的懵懂茫然。他黑发睡乱了,发尾支翘起来,眼神不很清楚,模糊地在你身上转悠。你替他把头发捋顺,叶修的目光还涣散着,却仍然知道要抓过你的手腕,埋下脸亲进你手心里。

被你无名指上的戒指硌了一下,叶修眸中朦胧的睡雾很快消隐,握着你手腕不放,盯住那枚戒指一直在笑。

“媳妇儿。”他说,嗓子有点初醒的哑,“刚才还梦到这个。一觉醒来你真成我媳妇儿了。”

“都八点半了。”你提醒他,“今天没有比赛么?”

“今儿周几?”

“周五。”

“周六才比赛呢。”他唇角散漫地勾着,神情愈加舒和,抬起手来在你面颊掐了一把,“我到那边给你打电话。别太想我,完事儿我就回家陪你。”

“不要。”你按掉他的手,直视着他说,“叶修,这次我陪你去吧。”

叶修顿了一下,挑眉:“你想看我比赛?”

“不行?”

“行,怎么不行,我还能拒绝你么,你现在是我媳妇儿。”他立刻点头,尔后又轻笑起来,“……结婚真好。”

“还没领证呢,你悠着点。”话虽这么说,你却也弯起眼睛。


自打求婚成功,叶修日益有恃无恐,媳妇儿宝贝儿亲爱的,没事就搂着你胡乱地叫上一通。明明是那么透彻成熟的一个男人,在这种时候意外显得有点可爱的执着。

你一开始觉得怪不适应,后来见他喜欢,也就随他去了。


【七】

第十赛季他拿到总冠军,你们开始着手筹备婚礼。

叶修微博发的不多,平时偶尔转一些战队相关,除此之外就是那条轰动一时的公布婚讯了。

你根本不玩社交网络,在叶修的要求下注册了一个小号,他说要在发微博的时候@你,声称两个人的名字成双成对才好看。

只经过一夜,你那个一个字都没发过的空号就凭空多了十万粉丝。

“好多人啊。”你对叶修说,“真热闹。”

他面有得色:“看出来了吧,你老公虽然宣布退役了,还是有一定地位的。”

你刷新了两下他的账号后台:“有个人一直在给你发私信,很吵。”

“哦,黄少天。”叶修探头看了一眼,不以为然,“你拉黑他就行了。”


翌日傍晚你犹豫了很久,动手编辑了一条微博发出去,措辞中规中矩,大意是感谢叶修粉丝们的祝福。

不出一刻钟的时间,评论数迅速疯涨,基本上是清一色的“围观叶嫂”。

“叮”的一声提示音,是叶修转发了你的这条微博,还附上了一行字:“媳妇儿咱们晚上吃什么?”

你抬目看他。他就在电脑桌前,面不改色,眼梢的余光似乎在悄悄观察你。

你用手机在底下给他敲回复:“自己来问我。”

未久,电脑桌前的人起身了。

一双手臂从背后围拢过来,将你收进胸口。

“媳妇儿。”他抵在你耳畔,重复着轻声道,“晚上吃什么?”


【八】

次年5月29日,你给叶修庆祝二十八岁生日。没有精心筹划的惊喜,还是在你们平时生活的家里,你多烧了两道他喜欢的菜,他下班顺路提了个很小的蛋糕回来,过得十分素简平淡。

你点燃蜡烛,关上灯。跳曳飘摇的烛火中,叶修闭起眼睛,不知怎么就想起很多年以前,你陪他度过的那场十八岁生日,以及当时他所许下的生日愿望。

十八岁的他胡乱许过不少愿望,想着至少能有一个成为现实。

其中就有这么一条。

——“我要我的女孩,今后不被烦扰牵绊,也没什么顾虑忧愁,就这样平安喜乐过上一生。”

他想,十年过去了,他这个愿望从来就没变过。

叶修于是笑了,在心底默念一遍,末尾又补加了半句:“……在我身边。”



FIN.

加上这篇很无趣的日常小番外,《沙哑独白》的故事基本上算是完整补全了。老叶实在是个复杂又纯粹的人,越写越爱他。其实我特别想看叶修发脾气……原因大概跟想看喻文州的强硬、黄少天的冷酷、韩文清的温情、张新杰不加节制的放纵差不多(住手)

另外稍微说一下,一般我都是在国内清晨7-9点更新,因为这个时段我所在的时区(目前夏令时)正好是凌晨0-2点,发完就可以直接睡了,所以你们的留言我总要等到睡醒才能回复,不好意思啦///



评论(227)
热度(20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