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非

【全职/黄少天x你】缄默的字也讲给你听(一发完)

青梅竹马,原作背景。

纯纯地谈情说爱,有一些老梗。


【零】

蓝雨战队里,郑轩是第一个发现黄少天疑似在谈恋爱的人。

午休时间,郑轩路过训练室对面的休息区,无意中瞟见黄少天捧着手机躲在角落里打电话。他眉目之间笑意生动,两片薄唇不住张收开合,有种喧哗又别致的温情在里面。

“今天早上吃了什么?让我猜猜让我猜猜,清粥皮蛋小笼包,虾饺烧麦金钱肚,粉蒸排骨糯米鸡,焦圈油条豆腐脑……都不是?哎呀没关系,我还能继续,你等着啊……”

——就是这类极度缺乏意义的日常琐事,一聊就聊上一个半小时还嫌不够。

郑轩经过那个角落两三次,期间黄少天的嘴皮儿就没停过,连口白水都不带喝的,一字一句不加牵绊地从牙关里弹出来,讲得爽脆又利索。

……跟单口相声一样。

“我说你是不是恋爱了?”下午训练的时候,郑轩小声问他。

黄少天点头,再点头,承认得毫不含糊。

郑轩顺势问:“女朋友怎么样啊。”

黄少天也没想隐瞒,侧目望过来,大方地告诉他:“我们从小就在一起了,她呀又漂亮又善良,性格特别好,从来不冲我发火。”

“是不是有点内向?”郑轩兀自猜测,“好像一直都是你在讲话,她没怎么出声的样子。”

“嗯,是啊,你说对了。”黄少天嘴角仍牵着一丝笑,“她很久以前就不能说话了。”



【一】

黄少天十岁那年,班里转进一个外地来的小女孩,被安排与他坐隔壁桌,这就是他第一次遇见你了。

下课后他凑到旁边,习惯性讲了两句粤语,见你听不大懂的模样,又转而用起蹩脚的普通话介绍自己:“我叫黄少天,是英语课代表和文艺委员,老师要我照顾你一下。你叫什么名字?”

你咬起字来声平腔圆,温言细语地纠正他的发音。跟你相处久了,黄少天原本晦涩的普通话也被磨洗得逐渐通畅滑融,只是怎么也削不去那一点南方黏绵的调子,听在耳里是种很独特的质感。


次年,黄少天因为成绩下降得厉害,被指定给你做一带一互帮互助的对象。

平日里闲聊还不觉得,正儿八经学习的时候他依然克制不住自己的话多,一来二去再好脾气的姑娘也有点不耐,你搁下笔对他说:“你好烦。”

他停住了话音,那双眼睛颜色偏淡,琥珀一般清透,就这么一错也不错地看定你的脸。

“话怎么这么多呀。”你说。

黄少天望住你良久,不知怎么突然就红了耳尖。

“你不要讲了,我看书呢。”你天生性情柔顺,不忍心再板起脸凶他,末了放缓口气说,“……把这篇课文背下来,我再陪你说话,好不好。”

于是那个下午黄少天真就憋住了没再讲闲话。

你督促黄少天背诵完一篇课文,着手给他补习其它科目。他扭捏地把成绩单递过来,你一看就抿嘴笑了:“好低哦,傻。”

“所以老师才要你给我补习嘛。”黄少天振振有词,转而提议说,“我觉得我们今天要重点看一下英文,毕竟我是英语课代表,成绩太差有点说不过去……啊不行,还是多补一点语文吧,我喜欢听你读课文,好听。”

你最终还是选择了英语。黄少天在你的要求下趴在桌子上做起阅读理解,你就在一边专注地背单词。

他的视线时不时飘过来,又在你抬眼的一刹那间迅速收回去。

过了一会,你干脆放下单词本:“黄少天,你老看我干什么。”

“我觉得你真好看。”黄少天格外坦率地说,光润的瞳仁闪闪发亮,“我想亲亲你。”

少年挺秀的唇鼻眉眼拢在台灯光线里,鼻翼侧面和眉骨下方投落细腻的阴影。你发觉他其实也是个很好看的男孩子,耳根不自觉有点烧腾,讷讷地小声说:“你……你这人怎么这样呀。”



【二】

初一那年夏天,黄少天只离开半个月你就出了事。

暑假他随同父母在外旅行,回到家放下行李便去找你,兴冲冲把他专门挑的礼物拿给你看。你全程微笑沉默,一声也没吭,他独自叽叽吵吵说到一半,总算也察觉到异样,进而见你指了指自己的喉咙,淡淡摇头。

黄少天跑出去问你家人,得到的答复是一声深长叹息,和一句“生病,嗓子坏了”。

他再回头看你,神色就不对劲了。你却还是那么轻轻笑着,低头在本子上写了几个字:没关系的。


黄少天体味到自己的声线在打抖,但是他扼制不住那一缕颤音:“……怎么能没关系呢?怎么能没关系……”

你眼光平静,抬手去抚展他那拧皱的眉心。少年的个子抽条得特别快,现在你想要看见他的眼睛,需要用上仰望的姿势,想触摸他的额际,得略微踮起脚尖。

“以后我就是你的嗓子你的舌头你的声音,听见没有?”黄少天只觉得心窝疼得如同按上一片碎玻璃渣,每次吐息都像被刀割着,不由分说抓住你的手捺在自己喉间细薄的皮肤上,迫切地让你感受他声带的急剧振颤,“以后你说不出来的我替你说,我都替你说。”

他颈项上青蓝色的动脉血管也一并贴进你的掌心。你笑着颔首。

黄少天看见你一如既往的笑容更受不了了,握紧你的手指尖低低吼道:“都这种时候了,你不要再冲我笑了啊!”

你却仍然弯着眼,浅浅抿起唇来,温纯和善的样子。

“傻姑娘。”他直愣愣地注视你,将齿根咬到酸沉又瞬间松开,“你怎么这么傻啊……”

你不高兴了,朝他横去一瞥。

黄少天立即改口:“是我傻是我最傻,你开心一点,别让我气着你,啊。”

你脸上绷不住,又扑哧笑了。



【三】

初中毕业后,你举家搬迁到一个内陆城市。事出仓猝,你们甚至没来得及见面告别。

黄少天在网吧通宵打完游戏,得知这个消息懵了一下,霎时间手脚都僵冻住了。他不知道你新家的电话,便找去你家旧址,那里早已空空如也。

一连两周都没有任何音讯。

后来黄少天突然接到你的来电。

他还没来得及张口,就听见你在试图发音,那么努力地叫着他的名字,嘶哑得像是拆皮连肉地绽裂声带,每个字节之间都仿佛拖着血。你讲得不很清楚,他还是辨出了那三个字——

“唿……呜……黄……”

“少。”

“……天……”


当晚黄少天撂下电话就跑了。

他也不过是个十五六岁的孩子,手头打游戏攒下的一点积蓄全用来买了火车票。抵达完全陌生的地方,他攥着记有地址的纸条跌跌撞撞走了大半夜,在城市钢筋水泥的复杂脉络之中迷失过不知多少次,终于在天色擦亮时敲开了你家的门。

气喘吁吁满身尘土的少年用手背抹了一把额汗,唇角笑出一颗尖亮的小虎牙:“叔叔阿姨早上好,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啦。她还没睡醒吧?我在客厅等就可以了。”

你在卧室根本睡不着,听见响动猛地拉开门,出去就往他身上扑。

黄少天躯体间有清热的汗水气息,和淡淡灰尘味道。

“哎你别抱我,快松手快松手,我身上挺脏的全是汗呢——”

黄少天嘴上毛毛躁躁地说着,心底却不愿和你分开怀抱,迟疑着将手掌覆及你拱起的脊背,安慰似的在珊瑚绒睡衣上轻柔抚擦。


你在本子上写:过来做什么?

“这还用说。”他微微笑,理所当然地回答,“你叫了我的名字嘛,所以我就来了。”

你捏着一张纸巾,仔细替他擦拭脸上、颈上的薄汗。

“你给我打电话,是想跟我见面对不对。”看你点头,黄少天又接着说,“我也想见你,特别特别想见你。我一开始打算忍耐一下来着,但是实在没忍住。……我忍不住。”

屋外,你妈妈联系上他的家人,言语断断续续渗了进来:

“少天就这么突然过来,我们也很难办……她本来就抗拒搬到这边,这下……”

黄少天贴住门隙聆听了一会,神色逐渐变得郁郁发凉,琥珀色的眼睛直白地转向你:“实话告诉我,你到底愿不愿意走?”

他顿了顿,表情格外坚执:“要是你舍不得走,我把命拼掉也要留下你。”


“……”

你的泪水当即就涌出眼眶,用上了全身气力大哭着使劲摇头。

你想说你根本不想离开他,却又连抽泣声也发不出来,胸口一起一落幅度极大,肺叶间剧烈鼓吸如同风箱。

黄少天心尖揪得发痛,动作轻柔地拍拍你的手背:“你别这样,不要掉眼泪啦……你又不是不知道,看你不舒服我心里也难受。开心点儿好不好?就像以前那样笑一笑?”

你仰起脸,忽然就撞进他的臂弯,两只细弱的胳膊抱住他脖子,不管不顾地吻上去。

“你……你……我……”

黄少天错愕到话都说不利索了,反应过来以后蓦地把你摁进怀里,低头照准了唇心用力地亲。你们年纪尚小,两个人都青涩得不行,还没学会后来那些舌尖交缠舔吮津液的花样,就只是单纯的唇面触压也能吻得满脸通红气息不匀。

“呼吸啊你,怎么这么傻。”黄少天见你一阵窒息,连忙松脱了嘴唇说道。

可是他自己明明也喘不过气来,茶棕色的额发都汗湿了。

你窝在黄少天怀里轻轻地笑,腮颊还余存着泪渍,被他用红热柔软的舌尖一寸一寸蹭掉。



【四】

黄少天高中没念完就去了本地电竞战队的训练营,在QQ上得意地向你描述自己有多么厉害。

你认真读完他发来的奇长一段文字,抿嘴笑着敲字说:我想听你的声音。

黄少天立即一通电话打过来:

“想我了是吧?说来也真巧,我刚刚就一直在想你。怎么突然要听我的声音了?不会是嫌我打字慢吧?不是我说,我这个手速在职业联盟也算得上是……”

你竭力振动声带,发出一个迂回的“唔——”。

黄少天明白这是否定的意思,于是转而猜测:“不是嫌我打字慢,那就是觉得我说话声音好听了,特别想听是不是。”

你给了他一个模糊的气音:“嗯。”

“我就喜欢你夸我,以后要多夸夸我。啊你干什么呢?”他侧耳辨听了一下,“怎么有风声?又在阳台上啊。我跟你说这两天一定要记得穿袜子,最近天气越来越凉了,我们战队里病倒一片,训练的时候全戴着口罩,那咳嗽声把敲键盘的动静都压过去了。”

你说:“嗯。”

“你别出声,说多了喉咙该不好受了,安静听我讲就可以。”他马上制止你,“我这人你又不是不知道,不用回应都能自言自语好长时间。上小学的时候你还嫌我烦来着……”

黄少天停了一瞬,带着笑音说:“况且我能听见你在呼吸,这样就很好啦。”

于是随后你们每次通电话,你都故意很大声地冲话筒呼气。

接下来一段时间,黄少天倍感忧虑,还以为你的肺出了什么问题。



【五】

黄少天每周都会来你的城市看你。时值夏休期,他订了一家酒店,准备多待上几天。

你们手勾着手出门约会。电影院里人头攒动,你站到购票窗口前的队伍尾端,黄少天则跑去买可乐和爆米花。

排在你后面的陌生男人就着人群的挤压,在你腰间上下捏了几把,你说不出话来,咽喉深处振出呜呜的响声,拼命用手推阻他。那男人兴味索然地向后退了一步,眯着眼睛说了什么。

手腕猛地被人攥住,黄少天径直将你拉出队列,脸色从没像此刻这样阴沉过。他缄默了片刻,突然开腔对你说:“我出去一下,去趟洗手间。”

你乖顺地留在原地等他。

他回来的时候身上添了不少淤伤,面颊擦着几道血痕,脱了臼的右腕红肿耷垂,手也不能动了。

“没事,刚才摔了一跤,从楼梯上滚下去了。”是调侃揶揄的口吻,可他脸上丝毫没有笑意,“也不知道为什么,最近可能有点傻。”

你回忆起来,他应该是尾随在那个高大男人身后出去的。

你也听见了那人之前盯着你留下的话:“长得倒挺标致,可惜是个哑巴——”


黄少天是电竞选手,职业生涯全在这一双修长灵活的手上。你陪他去医院做紧急处理,护士清创包扎时他不断从齿缝里倒抽冷气,想来是疼痛到极致,眼角都曲扭了形状。

你尝试着喑哑出声:“傻……”

他那天脾气不大好,倏然挑起半边纤直的眉毛:“我傻我自己知道,你别说话别说话,嗓子还要不要了?”

于是你便不再企图说话,默然捧起他的手腕,低首亲吻他皮肤上的红累瘢痕。

黄少天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慢慢摸着你的头发,面容与口气一道松软下来:“真是拿你没办法……”



【六】

好在黄少天的手伤很快痊愈,没留下任何后遗症。不过他似乎就此依赖起你的照料,外卖送达以后把两只手藏进被子里不肯拿出来,非要你像之前那样喂他。

“快快,给我吃这个,我还要那个,啊不要秋葵不要秋葵,再多来点葱花。”

黄少天吃得舒服了,将你拉到怀里亲,舌头顶在你的口腔上缘轻舔,那颗尖利的小虎牙抵住你唇缝细致地磨。

你感到腿间慢慢涨起一个硬热的东西。

“对不起对不起。”他显然也意识到什么,慌忙把你放开,“我……这……我也控制不住。不是我想这样的,你靠太近了我有点热,突然就……”

你看着他手足无措的模样直发笑,然后试探性地碰了一下那个凸起的地方,再指了指自己的嘴唇,递给他一个询问的眼神。

黄少天先是一愣,迅速理解你的意思,眼珠骤然烧得通红。他攥着指节忍耐半天,咬牙对你说:“我不要你这样。”

他的嗓音分外生硬,仿佛是从喉咙深处挤压出来的。

你怔住了,不解地注视他。

黄少天低头说:“我只想对你好,不要你为我做这种事。”额发软软垂落,把他眼睛里的表情全遮去了。

说完他起身去了盥洗室,不一会儿,你听见水流哗然作响。


你坐在床沿,等了半晌,起身推开浴室的门。

“你你你你你进来干什么!我还没穿衣服呢,你快出去别看……”

见你进来,黄少天大惊失色,赶快抽一条毛巾往腰上围。你按住他的手,在花洒倾出的水液下温柔地抱住他,用指尖探寻他年轻瘦高的身体。

“你……是我想的那个意思么……”黄少天体型薄长,却很有些男孩子的力气,得到你的一记颔首,便托住你的双腿把你捧到腰上,喉间急促喘息,红着脸胡乱亲吻你的面颊,“我……我会尽量轻一点的,你要是实在难受就咬我一口,我马上停。”

你摇摇头,闭上眼睛迎合他的嘴唇。

“……你真傻。”

尔后黄少天不再开口说话了。

接下来只有潮热黏腻的声响,随着满室蒸汽缓缓升腾。


【七】

黄少天被选入国家队,要去苏黎世参加世界邀请赛。

你们从没分开过那么久,你们从没分开过那么远。


他走那天,你一路跟到机场给他送行。

你磕磕绊绊地叫他:“少……天……”他的名字因为你忍痛练习了太多次,现在已经能比较滑顺地出口了。

顷刻间眼眶就泛起潮意,黄少天背对着你忍住泪,拼命扬起笑容说:“你哭什么……”

回头他就愣在那里。

你并没有哭,双颊红热,眼神明亮,指了指自己的喉咙,露出遗憾的表情,又对他比了个加油的手势。

这句话,你是想亲口告诉他的。

“你等我,你等我回来。”黄少天一步迈近,抬起手又放下,目光熨烫,深深看进你的眼底,“以前都没跟你说过,我很爱你,我特别特别爱你。你要记住,你要记住。”

“嗯。”

他终于忍不住狠狠地抱了你一下,喉音哽咽:“……你要记住。”


黄少天排队出关的时候手机响了,他低眼一看。

是你给他发的消息——

我也是,爱你。



【八】

黄少天求婚时用的是极其稀松平常的语气,语毕却垂敛下目光,紧张地盯住了自己的膝盖。

你想了许久,写一张纸条递给他。

——我不能跟你结婚。我嗓子不好了,不能耽误你。


黄少天看完抿唇,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开口,自己也拿笔在后面沙沙写字。

——你就耽误我吧,行不行,求你了。

你还没提起笔,他又将纸条抢过去,在底下补了一行。

——我愿意被你耽误,多久都没问题。

你手里的笔杆被汗水浸润,几乎要滑出指缝。


黄少天见你不动,自己又撕了一张白纸,背过身去写了许久,再转头递给你。

——好多人都嫌我话多,嫌我太烦。我后来仔细琢磨了一下,我这一生要说的话,应该是两人份的,其中有你一半。你太懒啦,从初中开始就不讲话了,所以我得替你说。

——你那一半,我替你说了。我这一半,我也要讲给你听。


你渐渐潮红了眼,伸手在后面批了个字,力道没能拿捏好,笔尖破透纸面。

——傻。

黄少天一瞥就笑开了:“我傻是我傻。所以说,怎么样?答应我吧,你就答应我好不好。”

你望着他,不说话。

他眨眼:“那我当你默认了?”

你用双手捧起他的脸,努力振动声带,发出一个不完整的:“……好。”这个字说得屈折含混,连你自己也分辨不清。

可是你相信黄少天一定听懂了。

因为他笑着抱住你,垂脸蹭在你的颈窝。

……又开始细碎地讲起话来了。



FIN.

许久不碰这种清纯的恋爱小故事,我写得很开心。




评论(112)
热度(162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