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非

【全职/周泽楷bg】她的少年(013.)

排雷:

第三人称Bg/原创女主/特别苏/比较甜/大量私设/对原著设定有调整/我放弃贴合原著文风啦


第十三章


周泽楷好像也怔住了。

类似于僵持的氛围就这样凝固了片刻,盛晴望见那张赏心悦目的脸上,一个笑容从发生到完整的全部过程。

周泽楷一手握了她肩头,径自将盛晴摁在玻璃表面。他脊梁倾压,头颈微垂,喉舌热气四溢,眨眼便欺上她的嘴唇,毫无顾忌地把自己的气味与体温都交送出来,浸满她每一寸皮肤肌理。他搂得过分紧,心跳声直接震在她的心口,仿佛隔着两层胸腔也要让她清楚地听见。

男人的气息太纯粹也太热烈。盛晴思神一晃,头脑几乎完全空白,只觉得他实在很高……在训练营的时候明明还没有这么高的。

被困囿在玻璃窗与他身体之间,盛晴一只手不受控制地虚扶上他的窄腰,眼神犹犹豫豫,渐渐地不太清楚了,即将彻底闭阖双目,放任自己溺陷进这个拥抱与亲吻里。

周泽楷的声息就徜徉在她唇间,咽喉的振动直观而清晰:“前辈……”

这一声猛然撕去所有的意乱情迷,将理智拧回神经。盛晴倏忽偏过脸,用尽仅存的力气将他撞开。

——以往将他当作战队队员、后辈甚至弟弟一样照顾得太久了,在如今情景下猛然回想起曾经的身份落差,难免有一种羞耻的背德感。

周泽楷后撤半步稳住了身形,深黑的眼光落在她脸上,沉静地等待回音。

盛晴只觉得脑子里有些发懵,意识轻飘飘的就是降不下来,过了一会如实说:“……我再想想,我现在有点乱。”顿了顿,她又放缓口气道,“小周你……你别急。”

周泽楷似乎并不意外。

“嗯。”他点头,十分乖顺的样子,“好。”

“那我们现在……”盛晴话到一半止住了,因为她眼角的余光不期然捕捉到,周泽楷的唇缝悄悄冒出一小截舌尖,在薄削嘴角处兜转了一圈,似是有些意犹未尽。

……她有那么好吃吗。

唇间被他舔吻过的地方突然开始发热,盛晴竭力别开视线,不自觉抿了抿嘴。


夜色翻浮,高空攒起厚厚一层霾云,显然是天降暴雨的征兆。盛晴认为自己是时候离开了,可告辞的话却怎么也出不了口——无论她心底如何不愿承认,头脑和体肤的感受不会撒谎。她无可避免地想要和周泽楷亲近,希望能在他身边更久一点、再久一点。

周泽楷似乎没有看出她的去意,轻声说:

“荣耀。”他问她,“想不想玩?”

盛晴注视他数秒,最终点了头:“好。”

……被那双眼睛一望,她根本没办法拒绝。

训练室涉及保密条款,盛晴目前转会去了蓝雨,是没有权限进入的。周泽楷挑了两张账号卡,带她回到宿舍房间,自己另开了一台笔电。

“副本还是竞技场?”盛晴接过账号卡,同时随口问。

周泽楷倚靠在床头,抬起眼来说:“都好。”


盛晴在任队长的时候很喜欢在训练结束后领团下本,不过唯独不会带上周泽楷。她是实打实的游戏出身,因为路数太野在职业联赛上吃过不少苦头,自然懂得网游会对尚未定型的职业选手造成怎样的影响。

在这方面,她将周泽楷保护得很好。

作为轮回队长的盛晴只带他下过一次副本。

初赛前,他独自在训练室留到深夜。尽管个人能力得到了一致认可,也以实战为基础进行过充足的练习,但毕竟是第一次正式进入职业赛场,他难免感到惴惴难安。周泽楷心态一向平定,很少会有这样毛躁的情绪,因而在面对巨大压力时更觉难以调控,只是不断与训练软件进行单调机械的对战。

盛晴路过训练室,见到的就是电脑前少年绷得笔直的一道背影。

她推门进去:“小周你还没睡?明天有比赛,好好休息一下吧。”

“盛队。”周泽楷侧过脸来,跟她打了声招呼,眼睫被屏幕荧光映得绒绒发亮,“……睡不着。”

盛晴站在他背后靠右一点的位置,垂目揉了揉他的头发:“紧张了?”

周泽楷默然良久,答道:“有点。”

她的手指触感柔软,温度非常舒服,拨弄的力道也恰到好处。周泽楷不自觉稍稍低头,想让她揉得更顺手一些。

盛晴却在这时撤回了手,转身拉开他身侧的一把椅子,一面坐下一面开机。

“跟我去下个本吧。”她说,“正好有几张四区的神枪手账号卡,来不来?”

周泽楷对网游谈不上有多熟悉,从他最初接触荣耀到成为职业选手,也只不过横跨了三个月的时间。盛晴挑了个他没什么印象的副本,也没有用上太多指挥技巧,两人全凭实力一路碾压下来,她笑着放下鼠标对他说:“简单吧?”

周泽楷说:“嗯。”

盛晴又道:“你就把职业赛场当作游戏副本,对手全都是boss,打掉就有奖励可以拿。”她眯起眼笑了笑,“反正我是这么干的。”


此刻盛晴在他的房间里。从周泽楷的角度望去,侧脸弧线柔和,跟记忆中舒展含笑的眉眼缓缓重合。他视线锁定在腿上架着的笔电,分出一部分余光照准了她,看得有些入神。

忽然之间,他听见盛晴低低“嘶”了一声,甩开鼠标用力握了握右手。游戏里针对boss的技能压制中断了一瞬,周泽楷立即操纵角色,动身补上空缺。

“还好么?”他问。

“嗯。”右手重新回到鼠标上,盛晴回答说,“刚才突然疼了一下,应该不要紧。”

起初她的确没当回事。这已经算是老毛病了,时不时跳出来滋扰一下神经,但通常很快能慢慢平复,是以她也不算非常在意。

真正开始慌神是在与周泽楷竞技场PK期间。盛晴爆了一次手速,可能是因为损耗太大,过后手背越来越疼,筋条里像是埋进了几根细针,稍一动就在血管与肌肉中扎得更深,一抽一跳地钻压着,每下疼痛都仿佛能直接通贯到心里。

她忍耐了一会,痛觉不降反升,逐步加剧,到后来她甚至敲不准键盘,干脆挪开左手抓住不断抖簌的右腕,试图稳定下来。

喉间倒吸冷气,舌面涩苦拔干,她从齿缝挣出一个字:“疼……”

背后传来一声重物落地的巨大动静。盛晴强忍着扭过头去,周泽楷已然一步到了面前。

盛晴用屈起的肘关节碰了碰他:“电脑……”都摔地上了啊。

“没事。”周泽楷神色细致,轻轻捉起她的腕子,低声问,“疼?”

“……嗯。”盛晴说,“不知道是怎么回事……”

周泽楷掌心覆在她右手手背上,感到皮下一阵又一阵痉挛似的抽缩。他说:“去医院。”

盛晴点头,随即他起身取来了大衣。


上了车,周泽楷问:“还难受么?”

“嗯,挺难受的。”盛晴嘴唇紧紧绷住,眉头也纠成一个结。她单肩靠在车门那一侧,继续道,“要是一直这样,以后的比赛……”

如果情况持续恶化,她不敢想象自己的职业生涯会面临怎样的结局。

周泽楷侧目说:“过来一点。”他扶稳了方向盘,腾出另一只手捺在她略微发抖的肩胛上,语速很慢地告诉她,“不怕。”

他一遍又一遍往下抚顺着她的背脊,声色清净,音调低缓,有种别样让人安定的力量。


到医院挂号拍片,又是一通折腾。

医生看过片子,跟盛晴交谈几句,便了然道:“干你们这个行当的我接诊过不少,都是差不多的症状。”

这时疼痛感已经大幅减轻,盛晴神情松弛了一些,揉着手背问:“有什么办法可以遏制一下么?”

医生直言道:“有,少敲键盘少握鼠标就行了。”

盛晴嘴角抽了抽:“……这个真做不到。”

医生满脸无可奈何:“那就只有硬撑着,实在疼得不行就到医院打个封闭针,没别的办法。”

盛晴颔首又问:“您看依我现在的状况,大约还能维持几年?”

对方略加沉吟,盛晴很快得到答案——“顶多三四年吧。”

她如今已经二十三岁了,再过四年差不多就到了该退役的年纪,于是心下稍安,跟医生道过谢便出了诊室。

周泽楷坐在外面的长凳上等她。

“就是普通的肌腱劳损,没大碍。”盛晴说,“谢谢你啦,送我过来。”

周泽楷“嗯”了一声:“那就好。”他讲话的时候语气平静,意态十分放松。

盛晴莫名就想到数小时前在车上,他就像这样纯和地直视着她,指节拂擦过脊梁的椎节,轻声对她说“不怕”。从什么时候开始,他再不复青训营里的少年形象,而是成为可以倚靠的男人了。

盛晴视线一飘,又迅速拢回来:“不好意思,耽误你到这么晚……赶快回去陪家人吧。”

“在国外。”周泽楷顿了一顿,“亲人。”

盛晴留意到,他将她语句中那个称呼改动了一下。

亲人跟家人,有哪里不同么?

“嗯?出国旅游了?”她问。

“定居。”

“你每年都一个人过年?”盛晴眉角一勾,不禁调转目光看向他。

周泽楷回答:“嗯,一个人。”他神色自然,不见任何异样情绪,仿佛已是稀松寻常。

盛晴当时没再说什么。


周泽楷习惯独处,哪怕是在一年一度阖家团圆的日子里。每逢大年三十,他母亲都会从英国发来视频邀请,给他全程直播伦敦中华城的舞龙舞狮表演——对周泽楷而言,这几乎已经成了春晚一样的固定节目。他很少会感到烦腻,甚至连那一份有棱有角的孤独也被消磨干净,挂断与母亲的视频,就这么站在落地窗前,一个人听着电视里倒数计时的声音,眺望远处烟火盛放的夜景。

如此循环往复,他对春节再没了多少期待的心情。

但今年似乎不太一样。

门铃响起时,周泽楷刚刚打开电视。他心头有些困惑,打开门向外一瞥就忡愣在原地。

门外的人是盛晴和江波涛。

在他们背后,杜明和吴启笑嘻嘻地对他摇手。

整个轮回战队都在走廊里,方明华更是牵着妻子站在不远处对他笑。

“打扰你了。”盛晴先开口,“愿意跟我们一起过节么?”

她讲得简单随意,双眼很亮,就这么不偏不倚直视过来。

周泽楷只觉得心尖变得又轻又软,说不上来是种怎样的感受,把唇角微微牵了起来。

“嗯。”他说,同时侧身让出通路。

江波涛立即抬脚往里走,满手的塑料袋咯吱作响:“周队过来搭把手,我这里有条活鱼呢,好像还在动弹……”


几个人一进屋就忙活开了。都是第一次来周泽楷家,却没人感到拘束,江波涛、吕泊远和方明华夫妇拎着买来的食材进了厨房,盛晴带着吴启和杜明贴上窗花和福字装饰,于念在一旁打下手。

周泽楷还默立在玄关,将一切纳入眼帘,不由屏息。

他的血缘至亲远在大洋彼端的欧洲。

而他的家人就在这里,在他眼前。

这是他所拥有的、最亲密无间的家庭。吴启与杜明就像他的兄弟,方明华是父亲一样的角色,江波涛在队里则颇有几分当家主母的意思,而盛晴……

盛晴伸手在他眼下晃了晃。

“小周你愣着干什么?”她举起手中的一条红纸,“来帮我贴对联。”

她踩在一个矮凳上,展开对联在门边比着,垫着脚回头问他:“你看这样没歪吧?”

盛晴……就像他的妻子。

——至少他希望如此。

这个念头使他有点赧然。见盛晴在等待回音,于是周泽楷迅速调整表情,抿唇又说:“不歪,很正。”

“好啦。”掌心把纸面的褶皱抚按平整,盛晴从矮凳上跳下来,拍拍手转向周泽楷,进而注意到他颊上尚未消却的薄红,“怎么脸红了,又感冒了?”说着伸手要去探摸他的额头,抬到一半又定住动作。

她意识到这个举动多少有些暧昧的成分在里面。

下一秒,却被周泽楷拿住了手放在自己眉间。他含着微薄的笑意告诉她:“不烫。”

盛晴呼吸一错,垂着眼说:“……好。”


终于得空歇息,盛晴在餐桌前拉了把椅子坐下,正对着客厅里的吴启和杜明。他们头碰着头,一起摆弄手机,突然吴启嘀咕了一句:“我去,《电竞圈》又搞事了。”停了半秒钟,又道,“……好像是两三个小时之前发的?”

杜明皱眉看过上面的字:“他们也太喜欢编排周队了吧。”

“没办法,谁叫咱们队长人气太高呢。”吴启压低声音说。

盛晴注意到他们故作不经意地将视线投过来,又在她抬眼时飞快拧开脸去。

她心下奇怪,想着该不会又是什么关于周泽楷和她自己的八卦,便也打开微博客户端下拉刷新。弹出的第一条微博并不是杜明和吴启讨论的那篇文章,而是半分钟前《电竞圈》杂志官微刚刚更新的一段视频,配文“轮回两任队长爱恨纠葛,独家首发视频爆料”。

根据时间戳,是在几年前的元旦傍晚。

漫天的斑驳弧光里,有人背着自己走出一道暗巷。她的面孔未加掩饰,相当清晰地呈现在镜头中。将她托在背上的男人戴了一副黑色口罩,几乎全程略低着头,下颌往里收得很深,录像中盛晴推了推他的肩,指给他看墙壁上的光幕,满脸酒色醺红,神情明显是欢笑的。

他仰头顺着她的手指望去,脸部轮廓彻底被灯光照亮。

眼眶瞬间泛潮,瞳膜被尘雾蒙住了一样,盛晴有一阵子看不太清东西。

……怎么会是他。

女选手QQ群里此时已经炸开了,手机弹出无数条消息提醒,盛晴没有理睬,粗略浏览一遍就关了机。


那个跨年夜她酒醺耳热,意识零零碎碎,只模糊记得有人很温柔地应着她的醉话,在她抽噎哭泣时用修长白皙的手指替她拭泪,将她托起的脊背与手臂很有力量,放她在宿舍的床上后,还轻声留了句晚安。

这个人现在就坐在距她半步之遥的位置。他独自安安静静,神情和缓唇角熨平,与周围的喧吵热闹似乎并无关系。

“周泽楷。”盛晴叫他一声。

“嗯?”他闻言转过眼来,笔直地朝向她的方位。

“我们……”她欲言又止,手心沁汗,终于迟疑着说,“你陪我下楼一趟吧,买点饮料回来。”

“好。”周泽楷什么也没问,起身去玄关摘下两人的外套。

盛晴跟过去取出雪地靴套上,一边说道:“我跟小周出去一下,你们想喝什么?”

江波涛好似怔了一瞬,然后挑起半边眉毛。

杜明见没人答腔,便率先开口说:“好啊,盛队我要美年达,谢谢。”

一旁的吴启见状扶额,用胳膊别了杜明一下,换来后者疑惑万分的回视。

“什么情况?”等盛晴和周泽楷一前一后出了门,杜明忍不住问。

“我看他们两个这是要成了。”吴启摸着下巴,“赌十块钱的。”

“十块钱太少了。”江波涛说,“我赌十五块。”

杜明在旁边仍是不明所以:“啊?哪两个啊?”

轮回队员们纷纷凑到窗口,争先恐后往下瞟,只有杜明一人游离在状态外,听过吴启三言两语解释一通,十分茫然地问:“江副,咱们队长什么时候跟盛晴……”

江波涛眉头一跳,回脸看他:“队长和她说话动不动就超过五个字。五个字呢杜明,对于咱们队长来说,这是什么概念你自己想想。”

“五个字……”杜明有点愣神,琢磨了一下得出结论,“那是真的很喜欢啊。”

吴启啧啧摇头:“都这么明显了你还看不出来,队长真是白疼你一场。”

杜明瞪他:“……什么玩意,队长疼我干嘛,你真恶心。”

吴启:“你再像这样没有眼力,队长对你的爱就要从两个字下滑到一个字了。”

杜明:“等等,队长对人的喜好程度,难道是用说话字数量化的么……”

吴启:“那是肯定的,不然你以为呢?”

江波涛:“好了你们别贫嘴了,他俩人呢……”


除夕夜人影稀落,商铺无一例外地关门歇业,仅有路边两台自动贩卖机还开着。盛晴塞进去两张纸币,心不在焉地按下几罐咖啡和碳酸饮料,再问周泽楷想喝点什么。

“都好。”他回答说。

汽水、咖啡和绿茶装满了两个袋子,被周泽楷提在手里。他稍稍一抬下颌,示意盛晴走在靠前的位置,自己将长风挡在背后。

盛晴很少见地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,手指垂在身侧来回磨蹭。沉默地行进到楼下,她突然煞住脚步,蓦地转过身来,直接面向他。

这时已经有些人提前放起了烟花,硝火气味四下弥漫,被风吹卷向更远的地方。一绺发丝被迎面扑来的劲风捉起,她伸手握住了掖回耳背。

“小周。”盛晴说。

——胡闹。

周泽楷站在她面前。不过咫尺之遥,她的呼吸并未加以收敛,一蓬一蓬落在他脖颈的皮肤上。周泽楷喉间不由收紧,轻轻应道:“嗯?”

“周泽楷。”她咬字清楚,念一遍他的名字。

——乱来。

周泽楷感触到她话音里有几分压抑着的、不同寻常的细小声调。

他低沉说:“嗯。”

盛晴磨了两下手指,终于认输般地短叹了口气,蓦然掀起眼帘,直望进他伏低的视线里:“其实我应该是……喜欢你的。”

——不像话。

“要不然,我们在一起试试吧。”她说。

——但是就这么格外滑顺地出了口。

语罢,有种异样的痛快充斥了胸腔,心跳都变得异常轻捷。


周泽楷一时没有说话。

空中开始有绒密的雪片淋落,一点点细白的冰屑挂在了睫毛尖上。仿佛受凉一样,他忽地眨了眨眼,毫无征兆地迅速背过身去。

从他身后,盛晴看到周泽楷两肩收展,似乎是在试图平复呼吸。

瞬间高烫的体温总算慢慢消却,他再转过来,已是十分自然镇定的神态,只是眼角紧绷着,鼻息也压得很急。

“好。”周泽楷说着,试探性地伸出手臂,见她并不拒绝,便轻手轻脚将她勾进怀里。

下颌抵在她发顶蹭了一下,他句尾的语气上扬,嘴角也微微翘着:“在一起。”

盛晴在他臂弯里也没挣动,仰头发笑地横他一眼:“一高兴了就搂人,谁教你的……”

他说:“前辈。”

话刚停,他的脸也跟着落下来,盛晴感到上唇被精确地含住,他舌尖濡软,夹着气息温柔地舔洗齿节。

盛晴情不自禁闭上眼:“唔……”

周泽楷在她唇间说:“你教出来的。”发音不甚清晰,隐约透出一丝笑意,却是种别样暧昧的腔调。

“……”过了一会,盛晴忍不住推了他两下,“喂……亲够了吧。”

还没说完,双唇又被他抓准时机垂首啄了一口。

“还不够。”周泽楷说,“怎么也不够。”


“我说什么来着?有五个字吧。”躲在楼门口的江波涛对众人道。

换来一致点头。



TBC.



手的问题之前有过一些小铺垫。

这篇好久没写了……稍微有点找不回感觉,慢慢调整吧。

没想到还会有人在等///



评论(111)
热度(4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