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非

【全职/周泽楷bg】她的少年(009. + 010.)

排雷:

Bg/原创女主/特别苏/比较甜/大量私设/对原著设定有调整/我放弃贴合原著文风啦


第九章


近年来,有句话在职业圈悄然盛行——子弹所及之处,他就是规则*。

是对周泽楷的形容,他也的确担得起这样近乎于推崇的赞誉。他是时下呼声最高的荣耀第一人,只缺一个总冠军的奖杯完成加冕,几乎没人怀疑他可以走到那样的高度。就连王杰希前天都对她说过:“对手可是周泽楷。”

一恍神的工夫,盛晴的手指竟在键盘上卡顿了一下,云中夜来流畅的技能链出现一个微小断层,常人几乎难以察觉,然而周泽楷准确地抓住了这个空当。

要说两年停歇没有给她带来任何负面影响,也是有失公允的。至少有一点盛晴自己也无法否定:她已经不太适应实战这过分激烈的节奏了,尤其当对手还是“枪王”一枪穿云。

盛晴快速调整状态,尝试着重新投入战局。

他可是周泽楷……

她眨眼笑:“我是盛晴。”

阔别两年,我回来了。


深暗幽狭的洞穴当中,两名神枪手身形犹如子弹,向对方交撞而去,对击的枪口深处迸射火光。


“打的真好看啊……”观众看台间,陈果的视线短暂从沐雨橙风身上移开,旋即就被场地西侧的两名神枪手引去注意。

陈果作为资深荣耀粉,对周泽楷一贯流丽绚目的操作也有所了解。他之所以是联盟公认的商业与竞技价值皆排首位的选手,除去外形优势,很大程度上也与技术风格息息相关。他并不需要刻意炫技,场面就已经足够漂亮。

不过她没想到,两个神枪手对战,那撼动眼球的视觉美感竟会跟着翻上一番。

“果果,你不觉得这两个人很像么?”唐柔看得认真,双目不偏不倚,冷不防抛出一句,“我是说,打法上。”

“打法都特别华丽?”

“不是。你看。”唐柔指给她银幕上小窗口的临时回放,“这个技能我在游戏里见过,不是这样的。”


陈果看得瞳膜都干涩了,总算领悟出一些门道。一般神枪手玩家使用乱射技能,在极高的射速下难以控制角度,子弹往往会疏密不均地散播开来,能否击中目标全凭运气。多数职业玩家以柳非为例,会适当将火力铺洒成网,起到由点至面封堵对手通路的作用,很少以对目标造成大面积伤害为目的。

而眼下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发起技能,在弹药接连倾喷的同时,把控着枪口位置使其笔直击出。都加上了速射状态,是以子弹化为无数根光针,密集精准地扑向对方。这是极其考验微操的技术,稍有失误那子弹飞成的光针便会散了结构,退化成网,命中率也将直线下降。

然而——枪枪不落。

阒黑枪口相互照准,几乎是在硬拼火力的对轰,弹壳四下崩弹中,两个角色身上血花蓬放。距离一再迫近,彼此相距三个身位格的一瞬间,两人不约而同发起膝撞!云中夜来首先中断技能,转开身体似欲退避,动作完成到一半却猝不及防转为一记旋腿,向一枪穿云直切而去。

面对周泽楷登峰造极的枪体术技法,很少有哪个远程职业不会尽量拉开距离,哪怕一时疏忽被近了身,也会选择被动格挡伺机绕远。像云中夜来这样正面杠上又主动近战出击的,数年间也就她一人。


“前辈还是老样子啊,擅长抢攻占先机。”微草选手席上,柳非说,“两年没打也看不出退步呢。”

旁侧的刘小别颔首道:“看起来技术上差别不大,主要拼的是手速吧。”


两个神枪手拳脚交加,纤细的女性角色几乎被裹进对方白风衣的衣袂里。他的体术攻击强硬猛烈,云中夜来不得已向左避身,双手乘机抬枪散射,子弹击穿空气破开疾风,近距离在一枪穿云身上击发溅血效果。

一枪穿云被强大的冲击力掼后一个身位格,靴跟压地施力,再一次冲撞上前。


“神枪手不是远程职业么?”陈果茫然了,“他们怎么开始近身格斗了。”

“枪体术,叶秋……叶修以前说过。”唐柔说,“远程射击与体术攻击相结合的一种技术。”


场地西侧这个洞穴内,几乎已经完全成了两人的专属竞技场。一枪穿云和云中夜来近身缠斗在一处,时不时地,头顶还零星闪现几个气泡。

一枪穿云:“厉害。”

云中夜来:“不如你。”

……

一枪穿云:“比上次稳了。”

云中夜来:“还好吧。”

……

云中夜来:“原来还能这么打啊……”

一枪穿云:“下次教你。”


“你们这是什么啊?相互切磋共同进步的指导赛吗?给我认真一点用心比赛少讲废话啊!”正专注于以巨大的垃圾话气泡干扰张新杰的黄少天,百忙之中拨冗关照了一下两人。

张新杰语气淡漠却一针见血地指出:“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。”


一枪穿云的滑铲被云中夜来闪避。他向背后散射数发子弹,技能结束后他回过身,手中赫然一把狙击步枪——

近距离的巴雷特狙击!

两人分别自瞄准镜中看到对方的枪口。

云中夜来:“真巧。”

一枪穿云率先切断技能,抬手便是一发浮空弹干扰她的狙击。

云中夜来却没有收枪,一梭子弹追中一枪穿云的肩膊,错过了双倍伤害的爆头效果,却也削减下不少血量。这一枪击出后,方才周泽楷打来的那枚浮空弹便已迫在眉睫,盛晴来不及躲闪,被动地生挨下来。这一击冲炸得云中夜来身形斜飞而起,往后方的岩棱撞去。


她在空中看见一枪穿云端起枪口——如果换作是她,应该会直接选择押枪,在对手落地反击前当场射杀。

果不其然,他也这样做了。

云中夜来跌上岩棱,擦蹭出碎石片片,半秒钟的僵直过后,一枪穿云准确连发的子弹已经追至身前,瞄定了她下落的路线,眼看就要穿心而过。云中夜来在半空中勃然爆发,先踏足岩石一个弹跃,紧接着正对地面就是三两发飞枪,强行更改了坠落的趋势。

——好快!

周泽楷眼光疾转,捉住她的动作轨迹。一枪穿云的火力紧咬不放,云中夜来落地回击,两人之间相隔的空隙里,清晰可见一来一去两道反向弹路。


“前辈和周队都好强啊……”柳非说。

刘小别在嘴里舔了一下牙齿,跟着感叹:“我去,他们这手速。都快赶上我了吧。”

“很快就要超过你了,小别前辈。”柳非下颌略收,看得目不转睛,“还在飙呢。”

刘小别扫了一眼两人的实时APM和EAPM值,也暗自咋舌:“……全明星周末的表演赛罢了,打着好看就行,犯不上这么拼吧。”

认真观摩着战局的高英杰单手托腮,听闻两人的对话,把注意从主战场移向了西侧双神枪的对决,动了动嘴唇小声说:“云中夜来红血了。啊,一枪穿云也……”


这已是至关重要的赛点了。所有关注西侧这一战局的人都在等待决定性大招的施放。一枪穿云收敛攻势,想来是在为双方可以预计的胶着做好准备,不曾想云中夜来侧身滑步,想必是使用了双重控制重置过冷却时间,竟在高速移动中再次扛起了狙击步枪!

巴雷特狙击!达成爆头效果伤害翻倍,一枪穿云血条骤然接近清空,他触壁返身,左轮手枪才开出两发子弹,身后乱石间陡然升起一个身影,旋即便是四剑连击!

黄少天的夜雨声烦!

背后遭受奇袭的一枪穿云反应迅捷,快步向侧方进行战术规避,移动过程中冷不防提枪甩狙,追击前来的夜雨声烦闪避不及,直接在额间开出穿透的血洞。

周泽楷迅速切换视角,子弹连射又快又狠,呈曲线绕过洞内石柱的掩映,直接押退云中夜来。一套操作咬合紧密,行云流水,一枪穿云的走位快速嬗变,几乎成了个虚掠的白影。


……还是输了。

黄少天不愧为联盟最出色的机会主义者,放出必杀连击时,夜雨声烦亦是残血状态。B组站到最后的他和盛晴二人,剩余血量加起来还不足5%。而就在腹背受敌的那一刻,一枪穿云的血条瞬降至1%,但是他没有倒下。

联盟的传言果真不无道理——

无解,周泽楷无解。


双手因为方才的连续爆发而酸痛不已,薄薄皮肉上黏附的不适感连筋带骨,盛晴滑扭了两下腕关节,起身离开比赛的隔间,走到场上。

周泽楷等在那里。

“前辈。”他向她伸出手,“更强了。”

他的手掌颀长,骨节分明,在她指缝间轻撞了一下。

还是温和腼腆、眉低目顺的模样,仿佛赢家是她一样。

“比你差一些啦。”走出两步,盛晴又扭头叮嘱:“待会记者会,要是再有《电竞圈》的人提问,不用回答。”

周泽楷侧过脸问:“不来么?”

盛晴摇头:“我就算了,明天还有事。让黄少天多说几句吧。”


于是这场记者会成了与会所有人的梦魇——

记者:“周队连续两年蝉联人气第一,想必很开心吧?”

周泽楷:“嗯,开心。”

黄少天那边则在台上兴致勃勃描述着酒吧街上的小吃店。


记者:“全明星周末您也保持了不败的战绩,是什么心情?”

周泽楷:“很高兴。”

黄少天那边开始皱着脸抱怨起酒店洗澡没热水的问题。


记者:“再过一段时间,常规赛后半段比赛就要开打了,轮回战队会进行什么有针对性的训练么?”

周泽楷:“会努力吧。”

黄少天那边话锋一转,谈到了来S市的火车经常晚点的情况。


记者:“对这次全明星周末的完满举办,能不能跟我们再聊聊感想?”

周泽楷:“啊……”

黄少天再度自然而然接过话来:“感想嘛有很多,不知道你要问的是哪个方面,那我就一个一个按顺序说吧。最主要的一点应该就是……”


本届全明星周末落下帷幕,许多战队都已乘夜陆续启程离开,其中包括了烟雨、嘉世和蓝雨。然而楚云秀、苏沐橙与盛晴要在S市暂留一天,给《电竞之家》拍摄以女性全明星选手为主题的封面和内页,顺便接受杂志安排的采访。

一切根据日程计划按部就班,进行得相当顺利。只是听见那个问题的时候,盛晴稍稍窒了一瞬。

“接下来的问题是关于轮回战队的……”对方讲了个开头便也停了一停,没等她有所表示就立刻主动解释道,“别误会,我们不是《电竞圈》那种八卦小报,不会问什么捕风捉影的事情。”

盛晴颔首说:“嗯,你们是专业的。问吧。”


“有业内人士认为,你的这次转会是蓝雨针对轮回队长周泽楷的战略部署,即用你对轮回战术和周泽楷本人的了解来进行牵制,对此你的看法是?”

“坦白来讲,轮回是近年冲击总冠军的热门,而他们的战队轴心就是周泽楷,战术体系也是围绕周泽楷所展开,因此意图竞争冠军之位的战队都不可能不重视他,并有倾向性地为在场上与他交锋做好准备。他还这么年轻,加入职业圈甚至不及三年,你料想不到他能成长到什么地步。如果说有人能在场上百分百制衡枪王,恐怕你也不会信吧。”

“意外的很坦率啊。”

“这都是公认的事实啦。更何况我对轮回战术的了解,其实并没有很多人想象得那样深刻。在我卸任以后,他们磨合出了完全不同的打法。”

“那么,要谈谈蓝雨吗?”

……


周泽楷手中握着一纸书页,细致地读到这里,被一阵敲门声打断。他把这两面纸页放进抽屉,再去给来人开了门。

“队长我来还书啦。真没想到你还看《电竞之家》。”江波涛将一卷杂志随便搁在桌面上,“不过中间怎么少了两页啊,女全明星选手访谈那里,是不是装订错了。”

周泽楷摇头,意思是他也不太清楚。

“瑕疵本可以寄回杂志社退钱的。”江波涛认真地告诉他。

对方离开以后,窗外降了薄雪,粉细细地风散开来。周泽楷眼中映起一点冰色,略微压低视线,看回手中裁切得利落整齐的那两页。

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盛晴的单幅照片。

她一身根据云中夜来角色仿制的黑色劲装,躯体线条被贴身的衣料完整勾勒,每一个曲折和弧度都饱熟流润,领口上方支起一截雪白修洁的颈子,微微仰着脸孔,唇边笑意动人。

访谈下方,有一个很小的Q&A文字框。

Q:“当初为什么选择了神枪手这个职业?”

A:“因为不论是职业名称还是技能施放都比较酷炫。”

Q:“你以前接受采访时曾说自己最喜欢的职业选手是叶秋,今年他已经宣布退役了,这个人选是否发生了变化?”

A:“没有啊,还是叶秋。”


周泽楷望定那个名字。

捏着页眉的拇指稍一错开,纸面出现了细纹似的褶皱。


盛晴崇拜叶秋。

——周泽楷还是从战队资格最老的前辈方明华那里听来的。

盛晴十五岁时在开荒一代的影响下开始玩荣耀,嘉世两年连冠、一叶之秋封神的辉煌成就对她触动很大。自那以后,盛晴一心想要被选为嘉世战队的一员,因而在游戏里很早就加入了嘉王朝公会。轮回当时还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公会,由于战队人才稀缺,他们也承担了寻找新鲜血液的任务,在各大公会都安插了眼线。发现盛晴不是偶然,经过数十天的观察之后,轮回的会长把这一情报交给了方明华。

方明华对此十分重视,自己开起小号,寸步不离地在游戏里跟盛晴活动了三天。

“还没经过任何系统性的训练,技术就已经那么成熟,是真的了不起。”方明华感慨道,“当时老板刚开了张益玮,战队几乎无人可用,可以说是快走投无路了。很多人认为轮回病急乱投医,其实并没有错。”


方明华代表轮回找到盛晴,开出了当时一个网游玩家所能想象到的最好价码。然而盛晴丝毫不为所动,只抛下一句:“那就让我做队长啊。”

方明华心知肚明,盛晴毕生的愿望是进入嘉世战队,这样看似苛刻的要求不过是她用以传达拒绝的借口。以她的水准与能力,不少战队都表示过青睐,但听闻这一蛮横无理的条件,基本上也都一笑置之了。

进行过客观分析,方明华如实把情况反馈回战队。谁知道老板将自己关在办公室一夜,第二天顶着黑眼圈找到他说:“这小丫头挺狂啊,就让她试试看吧。再怎么样也不会比现在更糟了,你说是吧明华。”


听闻轮回方面是这个态度,盛晴实在有些意外,打字速度也慢下来,应该是经过了深思熟虑。

“你们战队的王牌角色也是神枪手,叫一枪穿云,对吧?”

“对。”

她提出继续使用自己一手打造的角色云中夜来,轮回战队也没有拒绝。

“十八岁的小姑娘,只在队里培训了两个月,就披挂上阵带队打比赛了。”方明华苦笑,“那一年不知道有多少下游保级队等着看轮回的笑话,他们打赌这次轮回铁定是要出局了。”

谁也没能料到,那年的轮回一路高歌猛进,打出了届时的战队最佳成绩。

他们最终以一分之差被微草击溃,遗憾止步于八强。赛后接受采访时盛晴坦然道:“没毛病,是我还不够厉害,比起叶秋差远了。他是我最喜欢的选手,也是我进入职业圈的理由,祝他今年能顺利取得三连冠。”


最喜欢的选手……最喜欢的选手。

周泽楷很清楚,她打心底一直都是崇拜着叶秋的。第四赛季嘉世错失冠军奖杯,盛晴那时候明明不会抽烟,为了向叶秋搭话给几句鼓励与支持,还跑去跟叶秋要烟抽,这段经历与她对叶秋的个人偏好,在轮回甚至都已经成为了公开的秘密。

——“我最喜欢的职业选手是叶秋,因为他很厉害。”

——“现在叶秋退役了……”

——“我最喜欢的职业选手还是叶秋。”


周泽楷离开宿舍,到训练室取出一枪穿云账号卡,坐到电脑前。

路过的江波涛透过玻璃隔墙,看见蓝荧荧的屏幕亮光很是诧异:“大晚上的忙什么呢。”

他进了训练室,绕到周泽楷背后,定睛一瞧:“在练习?不是吧,下一轮比赛要过几天才开始呢。”


“……还不够厉害啊。”周泽楷低声说。



TBC.


接下来要写到玄奇,先行提醒:本文将无原则无底线地疯狂diss张益玮。



第十章


回到蓝雨,盛晴白天在战队跟训,晚上时不时到网游里转悠一圈,开的是原来的小号贺兰晴雪。之前玩得不错的蓝桥一直不在线,后来她才从春易老口中得知,之前新区开服伊始,蓝桥就被遣往第十区任蓝溪阁分会长了。

周泽楷偶尔也会上线,陪她刷过几次副本。盛晴不太好意思让他随自己一同带蓝溪阁的团,于是习惯性地每天都留出一次,要是他上线了就两人组队一起下本。尽管周泽楷缺乏这一类游戏经验,不过由常年混迹网游的盛晴指挥,单凭技术实力就足以碾压副本小怪,只是对战最终BOSS的时候,会因为没带治疗而稍显吃力。

盛晴是实打实的网游出身,从前在轮回几乎每有空闲都会进去晃荡,跟时任的轮回公会会长关系也混得很熟。周泽楷最初加入战队的那一阵光景,盛晴为了避免他沾上游戏里一些野路子,拉人去帮忙刷副本抢BOSS也从不会带上他。

正因如此,最近他们的线上活动多少有种找回错失时光的味道,尽管依周泽楷的性格,两人之间的对话与交流并没有因此增多,盛晴仍觉得这样也不错。


眨眼间常规赛又进行过两轮,盛晴全程呆在选手席上,主要任务是观摩熟悉蓝雨的基本战术,从每一场比赛中获取经验,以缩短她与新战队的磨合期。再加上喻文州赛后复盘时的耐心解读与日常训练,盛晴在蓝雨的融合进行的相当顺利。

一个平常的周日午后,黄少天笃笃敲开她的门,一上来就语速飞快说:“哎小盛,队长找你。他昨天比赛打累了,估计心情不太好,说起话来皮笑肉不笑的,你赶快过去。”

盛晴瞟他:“你出道比我晚吧,怎么没大没小的。”

黄少天理直气壮地倚着门框,悠然讲道:“啊呀,话可不能这么说。论队内资历,我是比你早进蓝雨好几年的老前辈了。”

“诶,行,黄老前辈。”盛晴示意他往旁边挪一点,让出门口的通行区域,“我能去找队长了么?”


昨天一场比赛打得辛苦,喻文州夜里没休息好,在战术指挥室坐出一丝困倦来了。见盛晴进门,他将鼻梁上的镜架推正,透明镜片背后眼睑红累。

他直言说:“下周的比赛你上吧,去练练手。”

“好啊,等不及了都。”盛晴跃跃欲试,抽一把椅子在桌对角坐下来,末了问,“跟谁打?”

喻文州不语,一张纸照准了她的视线推出去,盛晴仅一瞥就捕捉到了重点。

常规赛赛程表——

第21轮 - 蓝雨 VS 玄奇

玄奇啊……

盛晴提了提越坐越矮的身体,不由横了他一眼,似笑非笑说:“故意的?”

喻文州云淡风轻:“巧合罢了。”

盛晴没深究,只隆耸了一下肩头。在她的印象里,职业联盟这些搞战术的,人都蔫儿坏。要说喻文州是看准了她与玄奇之间的旧怨,有意安排她在这一场作为转会后的初次正式出战,也并非完全没有可能。


“顺序排出来了么?”她问。

喻文州:“暂时还没有。你想上哪场?”

“我服从安排。”盛晴说,“当然,要是擂台赛第一个就再好不过了。”

“嗯,我猜也是。”喻文州或许真的有点疲惫,没再多说什么,只简单道,“好好打吧。”

“那是肯定的。”她矜持地笑了一下,“对手是玄奇嘛,必须打爆他们。”


盛晴跟玄奇的矛盾由来已久,全因一人而起——战队教练张益玮,同时也是轮回的第一任队长,一枪穿云的前操作者。

第三赛季常规赛前段,张益玮因为私人问题被老板请离了轮回战队,同年盛晴加入并成为队长,得知这一消息的张益玮在微博上阴阳怪气了几句。初入队的新人不被看好、甚至遭到老选手夹枪带棒的讽刺嘲笑,已是职业圈普遍存在的现象了,只有少数在训练营就表现抢眼的新秀能得以幸免。

偏偏盛晴年轻气盛,脾气一点就爆,当即发了条微博:“PK吧,一枪穿云账号借你,输了的删号退圈,等你两天”,还直接在后面@了张益玮本人。后来48小时过去了他也没有回应,盛晴却不多纠缠,表现一切如常,就当这事从没发生过。直至几轮比赛后在场上遭遇玄奇,她的进攻带起了不可忽视的个人情绪,下手又重又狠,玄奇没能讨到半分便宜,以大比分被轮回横扫。盛晴这才转出以前那条微博,再@了张益玮一遍,顺带附上一句简短有力的评价:“你个辣鸡。”

梁子就此结下,不过盛晴倒也不会为这点小事对张益玮记挂这么多年。真正让她耿耿于怀出离愤怒的,是后来方明华与经理言辞当中透露出的、张益玮遭到轮回驱逐的原因。

一个将战队折腾得半死不活的队长……


蓝雨是坐拥一冠的豪门战队,就纸面实力来看,此次对战玄奇的结果不太会出现偏差,这或许也是喻文州选定她出场的首要原因之一。

无论如何,盛晴又一次了坐上选手席。观看单人赛的过程中,盛晴与张益玮目光相接,彼此收敛烦腻的表情,都堆砌出了虚伪的笑容。

“这不是小盛嘛。”张益玮先起了调子,“怎么,不当队长了?”

盛晴说:“是啊,重蹈您的覆辙了呗。”

张益玮不冷不热地恭维道:“真替你可惜,当年云中夜来不是只差一步就能封神了么?”

“可别抬举我了。”盛晴摇手说,“不好意思啊张教练,我以前发的那条微博你不用往心里去。那时候年纪小,还比较幼稚。”

张益玮正惊讶于她突然间的态度遽变,就听见她继续道:“——不该把心里话说出来的。”

“心里话”?不还是拐弯抹角地叫他“辣鸡”么!

张益玮哼笑一声,抱起手臂转过身去:“那就只好期待你如今的表现了。”


盛晴抿起嘴角,开始舒活腕关节。

这场擂台赛她势在必得。无关往日旧事,单作为她时隔两年的初次亮相,也必须打得漂亮。


擂台赛。玄奇第一个出战的是队长汤兴,张益玮倾囊相授的神枪手。

同职业的选手当中,汤兴的水平较为普通,发挥一般在平均线上下。盛晴以前和他正面交锋过几次,对战起来压力不大。

……反正都不如周泽楷。

汤兴深谙她的打法,一进图便采取战术走位。云中夜来照例奔赴中心点,四下逡巡一周便抢先开火。枪林弹雨织成密集的火力网将他困囿其中,盛晴微操极其精准,将射击把握到最微毫的角度,根本无从挣脱。

他硬顶住集火试图前行,想要近身靠张益玮教给他的枪体术进行一搏。谁知云中夜来陡然压低枪口,一发飞枪浮跃上台阶,旋即便是速射配以押枪的技法,将趋近的汤兴再次推压出去。

一直到汤兴的头像灰暗下来,云中夜来的血线只被消耗掉了23%。

“比起两年前,的确越打越稳了。”场下观战的喻文州评价道。

“上次全明星的团战她就发挥得不错,要不是对手碰巧是周泽楷,早就赢啦。”黄少天趴在前排无人的座椅靠背上,歪着脑袋说,“话说回来,周泽楷真难对付啊,凭长相老老实实当个花瓶不好么,偏偏非要靠实力……”

擂台赛第二场,对手是血厚防高的骑士方达旭,靠着半吊子的弧线冲锋硬是磨掉了云中夜来一半血量。接下来上场的是一位元素法师,面对远程职业,盛晴放弃了火力压制,改用近身战术缠斗,倒地之前将对方拼到了仅余薄薄一层血皮。

“这么说来,团队赛之前没我的事儿了吧。”蓝雨一贯的守擂大将黄少天如是说。

最终第二人郑轩一举拿下了擂台赛。在随后的团队战中,蓝雨展现出了豪门战队压倒性的强大,首发阵容摧枯拉朽地瓦解了对手的防线,盛晴作为第六人甚至没来得及全身心投入战局,比赛就已经以蓝雨的全盘胜利结束了。

“看来你真的很讨厌你的前任队长啊。”双方握手时,张益玮松开紧咬的牙齿,说。

盛晴:“你多虑了。”

她早不像刚踏入职业圈那样莽撞易怒了。回到俱乐部,心情宁和地随手翻开微博,把过去那两条提及张益玮的统统删掉,再点开一直未读的数千条提醒。

这一看,脑子里轰地一声炸开。她眼前好似闪过刺光,呼吸也截止了。


《电竞圈》杂志的官方微博@了她和周泽楷。他们终于放出了全明星活动进行到一半,在选手通道偷拍到的照片。这组照片的取景位置十分巧妙,可以看清她与周泽楷错身的瞬间,嘴唇抿成一道锋利的薄线,肌体也在队服底下绷得很紧。被她留在背后的周泽楷垂手默立,从拍摄的角度看不清表情。

图片上方配着这样的文字:“轮回战队两任队长的秘密——究竟是关系破裂还是旧情复燃?雷霆队长肖时钦与队内哪一位女选手纠缠不清?嘉世俱乐部为何执意逼迫叶秋退役?王杰希将在第十赛季离开微草的传言是否属实?更多队长级别的猛料将作为《电竞圈》杂志的开年大礼,在春节期间陆续放出,敬请期待……”


荣耀职业联盟女选手QQ群里,有人把这条微博截图放了上去。

风城烟雨:“这群人也太无聊了吧。”

叶下红:“为什么要这样挖人隐私啊……”

鸾珞音尘:“简直不能忍,去告他们!我看得超生气的!PS事先声明,与肖队纠缠不清的队内女选手不是我啦。”

沐雨橙风:“旧情复燃……?”

心脏像是被人用手拧捏住,盛晴指关节发锈,敲字的动作都不自如了。想不好该如何描述,过了半天慢慢打出一行——

云中夜来:“不要问了……一言难尽。”

她不可能完完本本向别人叙说有关周泽楷的事,再朦胧概略都不行。回忆起在S市度过全明星周末的那几天,总有种羞耻又隐秘的情绪在戳击心尖。

那是周泽楷呀。在她印象里,还是个头发浓密、眼神纯粹的少年,猝不及防地就长大了。


下一战,蓝雨客场挑战微草。盛晴被排到擂台赛第二名出战,击败柳非后倒在半血的王杰希那把挥斥方遒的扫帚下。蓝雨起先落后1分,所幸团队赛保持了以往的高水准,最终以6:4险胜微草。这场比赛结束后,下一周便是新春佳节,各个战队陆续放假,盛晴也重返S市探望母亲。

她从微草所在的B市直飞回城,行程几乎是半公开的,有十来个死忠粉候在出口接机,见她拖着行李出来便围了过去。

其中一人落在后面,也不急于上前。他手里举着一张白纸,纸面上用钢笔手写了一个名字,笔态横展停匀,每一处折拐与勾回都极蕴力度——

“盛晴”。

真的是很专业的接机架势。盛晴不由多留意了一眼。

见到她以后,白纸折好放回黑色外套的口袋,那人就安静地站在栏杆旁等待。盛晴心情不错,签名合照的要求都应允了,还从包里拆出一盒B市特产分给大家,告别粉丝准备离开时忽被截下。

挡在身前的男人穿黑色外套,一副口罩遮到下巴,散碎的额发下方眉形清晰,有棱有角,压着一对净彻深黑的眼睛。

非常有辨识度的眼睛,瞳孔颜色稍浅,在与她四目相对时微微沉淀。

“小周,你怎么来了?”盛晴十分意外,脱口而出。

还没散去的几个粉丝耳尖目明,哄然又聚拢过来,兴致好像比方才更高涨了,连声追问:“小周?是周泽楷吗?!不会真的是他吧,好高啊……”

轮回战队目前在S市拥有现象级的超高人气,因而“周泽楷”三个字一出,立即引起路人频繁侧目。

盛晴赶快拉起他就走,还不忘回头吐槽:“你们激动成这个样子,到底是谁的粉丝……”

他们钻进即将关闭的电梯,总算把穷追不放的粉丝隔在外面。

“我看看去哪层……”楼层按键正好在盛晴手边,她转脸看了一眼。

“停车场。”周泽楷说。

“你开车来的?”

“嗯。”

“什么时候拿到的驾照?”

“还没有。”

“……”

盛晴多反应了一瞬,才迟疑着猜测:“小周,你这是在……开玩笑?”

“嗯。”周泽楷垂眼望她,谨慎地说,“不好笑……么。”

“……不是,挺好笑的,继续努力。”

周泽楷带她找到一辆白色SUV,底盘很高,通体流线构塑,是低调的车型。他先拉开副驾驶一侧的车门,又掀起后备箱,轻巧地提着她的行李放进去。

盛晴本想坐到后座,敞开的车门让她略加犹豫,还是顺从了。

“怎么突然想起来接我了,也不事先打个招呼。”待周泽楷坐到身边,她开口说,“差点没看见你。”


“影响你,不好。”他向她倾靠过身,一只手擦着她掠过,牵出她脸侧的安全带扣环。后视镜里,他说话时舌尖微露,几乎能碰及她别在耳后的发丝。呼吸下落,蒸得发根酥热。

“喀”地一声利响,周泽楷替她把安全带扣牢。

“没事,不影响。”盛晴耳窝还隐约发烫,下意识地便出声说,而后反应过来,急忙解释,“我是说,现在的比赛还不算很激烈……”


“嗯。”

周泽楷浅浅应声,句尾带了点说不清的笑意。熟练操作键盘打出连击的柔韧手指,此时轻轻点触在车载GPS上。

“你家……”他有意无意问,“在哪里?”



TBC.


疯狂diss张益玮(1/1)。日后应该会写一篇原文分析来详细阐述我为什么这么讨厌他。

写这章的时候状态不好,叙事有点断层,我抽空修改一下。

下面终于可以继续谈恋爱了……我连小周的初夜都写好了,捉急。


评论(21)
热度(2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