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非

【全职/周泽楷bg】她的少年(007. + 008.)

排雷:

Bg/原创女主/特别苏/比较甜/大量私设/对原著设定有调整/我放弃贴合原著文风啦


第七章


盛晴没留给他太多迟虑的时间。

“喻队找我有事。”目光和身体都规避着他,盛晴顺着通道外沿去往赛场的方向,“走了,回见。”


“干嘛去了队长?”察觉到旁边有人屈身坐下,江波涛压低音量问,“待会该你上场了,老板特地嘱托过,打得精彩一点。”

周泽楷闷声不吭,线条削利的下巴轻点了一下,好像兴致不大高。

江波涛笑着说:“不会还没醒酒吧?”

今天临近中午的光景,周泽楷才回到俱乐部。江波涛正做着新秀于念的思想工作,告诉他挑战周队是老板的意思,不用计较输赢,尽力去打就行了。末了一回头,周泽楷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门口,抬起一只手臂撑住墙面。浅卡其色外套敞开着,里面衬衫褶皱碎乱,衣领大张,形状美妙的喉结和锁骨就露在风里,透出一种别致的忧郁气质。

一看就是经历过什么非同寻常的事。

江波涛一个闪身,从于念身边移到周泽楷眼前,上下打量他一番,浮起一个猜测:“喝多了?”

他们队长的酒量是出了名的差,可以说是半杯醉,一杯倒。江波涛夹着促狭的兴味,自言自语说:“……那昨天晚上可真有意思了。”


此时全明星赛场上,江波涛侧目看着从选手通道回来的周泽楷,渐渐地,琢磨出了一点味道。

看来有些……委屈。


另一边,盛晴也回到蓝雨的选手区,一坐下就发现气氛不对劲,问:“我错过了什么吗?”

喻文州概述给她:“孙翔挑战韩文清,输了。”

她听了以后说:“哦,正常。”

要是放在平时,叶秋的宿敌韩文清与接任者孙翔这一战,盛晴肯定会不停追问更多细节,然而今天实在心情芜乱,注意力总是控制不住向别处跑偏。


最后一个新秀是轮回的于念,要挑战的是同队队长周泽楷。盛晴心下了然,这应该就是轮回战队方面展示“枪王”强大的有意安排了。

一枪穿云白色长风衣垂坠膝间,凌空旋身,衣角迎风抖响,子弹从刁钻的角度斜飞而出,从容地为战斗划上休止符。

只是场表演性质的比赛,双方实力差距也比较悬殊,周泽楷依然打得认真,是近乎于零失误的专注状态。

“说白了就是拿新人捧周泽楷么。可是他还用捧?在场的别说普通职业选手了,就是全明星里有几个打得过他的啊。无聊!作秀!”黄少天两手垫在脑后,百无聊赖地随口批评起来。


赛后选手先行离席,很多观众留下来看完了长达半小时的全息投影画面展示。

苏沐橙提议说机会难得,女选手们在一起聚聚,楚云秀便叫来了柳非和戴妍琦,几个女生都有些累了,干脆留在房间里用客房服务叫了披萨。戴妍琦性格外向活泛,柳非就相对温婉乖巧,由于同属珍奇稀缺的女性神枪手,对盛晴有种天然形成的仰敬。

“酒店里也没什么东西,就打牌喝酒聊天吧。”盛晴坐在地毯上说。

柳非很快应允:“好啊。”

戴妍琦左右环顾一圈:“谁带牌了?云秀姐我今天早上好像看见你的行李箱里有。”

楚云秀说:“好像还真有,你们等我一下啊。”她回房去找东西。等待的空当里,苏沐橙随手开了电视。

轮回战队近年来备受关注,被视作S市的标志之一。正值全明星周末这样一年一度的大型活动,市电视台全程放送,今晚的记者会也一并转播了。


镜头恰好移向轮回战队的三人。

“诶,这不是周泽楷么。”苏沐橙轻轻柔柔地笑着,同时递给盛晴一个含义丰富的眼神。

盛晴:“……”

“周队真帅啊,你们说这人怎么就没有死角呢?”戴妍琦浑然未觉,握着冰凉的啤酒罐子,舔了一下唇说,“我家肖队倒也挺耐看的,就是……哎,感觉不一样。”

柳非抿嘴跟着笑笑。


记者:“今天的新秀挑战赛硝烟味很重啊。魔术师王杰希落败于天才接班人高英杰,老牌流氓林敬言被新秀唐昊以下克上。我们知道一起相似的情况,第五赛季那场经典的挑战赛,您曾经以0.18%的血量险胜当时的队长盛晴。对于一代又一代新晋选手的这种斗志和锐气,周队长你如何看?”

问题很长,结构复杂,信息量不低。周泽楷听罢陷入半晌的沉默,貌似在仔细思索,最后简略明了地答:“很好啊。”

记者:“……”

记者:“您没有别的看法了么?”

周泽楷:“嗯。”

记者:“……”


“牌拿过来了。”楚云秀晃晃手里两副扑克,“你们看起记者会啦?”

“关了电视专心玩吧。”盛晴趁机说。

平白来讲,她现在不太希望想起周泽楷。从昨夜开始,她所认识的他产生了什么微妙的变化。但凡他的面孔与声音出现在视听范围内,她总会莫名眼里一热,令人困扰的温度蒸在胸口,也微微发烫。

这种感觉可能是动心,也可能是暂且的意乱情迷。只不过无论如何,对象都不该是他。


“不用关不用关,又不碍事。我还挺喜欢看周泽楷跟记者互动的,多有意思啊,全是梗。”楚云秀说着拆了盒开始洗牌。

经过数次“嗯”“哦”“啊”的标准周泽楷式回答之后,台下站起一个面生的记者。

“周队你好。轮回的前任队长盛晴转会蓝雨,请问是你的授意么?……众所周知,盛晴在前两年销声匿迹,也没再上过全明星,这次转会蓝雨才重新得到出头的机会,很难让人不疑惑啊。”本次记者会只接受与全明星周末相关的提问,因而他在最后补上一句。


周泽楷的面色清晰可见地变了。

盛晴认识他这些年来,还从没见他露出过这种表情。

他摇头,冷声道:“不。”


“周队这是生气了呀,好可怕。”戴妍琦在一旁窃窃说。


这问题万分熟耳,盛晴未免起了疑,继而发现那记者胸前吊着的身份挂牌上,明晃晃印着三个字——《电竞圈》。

没记错的话,她在蓝雨的转会发布会当天,暗指她与周泽楷关系不和的记者也来自这个八卦杂志。

楚云秀看不下去了:“这什么破问题,现在记者的素质太差劲。”

“《电竞圈》的人哦,我讨厌死他们了。”戴妍琦也注意到记者惹眼的胸牌,“之前他们不是还撰文造谣,说沐沐跟叶秋隐婚生子什么的,当时微博上好多人都信了。”

苏沐橙揉揉鼻子,呵呵笑起来,慢条斯理道:“叶秋那天碰见我就说,沐橙你听说没有,我突然有儿子了,还一来就是俩。我问他孩子妈妈是谁,他笑着说是你啊,杂志上面都写了……”


电视里,记者的追问仍在继续:“我们有照片证实今天的新秀挑战赛中途,你和盛晴陆续离场,在选手专用通道里见了面,没几句交流就不欢而散,请问你对此有什么解释吗?”

有那么数秒钟,周泽楷没出声。

“没有。”他说道。

记者:“没有解释的意思是,默认了?”


周泽楷良久不语。

后来他说:“就到这里吧。”


楚云秀倍感意外,手里扑克都洗散了,边理牌边回看盛晴:“不会真有照片吧。你和周泽楷到选手通道打架去了?”

苏沐橙温言细语:“云秀别瞎猜,说不定是约会呢。”

盛晴迟了片刻,解释说:“就是偶遇了一下,打声招呼就走了。我先跟王杰希在那边聊天来着。”

戴妍琦眯眼凑过头来审视她,终于下定结论:“有问题,绝对有问题。”

柳非和和气气跟着点头:“是的,挺明显的,前辈脸都红了。”

盛晴:“……赶紧打牌打牌。”


今早盛晴九点多醒过来,统共只睡了不到四个小时。很大程度上,她的失眠应该归咎于同屋躺着个男孩子,尽管他温驯乖顺一点声响都不发。

她爬起来,淡眉寡目地抱膝靠坐在对面床头,看着熟睡的周泽楷发了会呆。指间夹起一根烟,顾及着他也没敢点燃,就捏在手里把玩,当做是个抚平情绪的安慰剂。

情绪毛毛躁躁的,很不安定。周泽楷吻她的时候她并非没感觉——让盛晴耿耿于怀的就是这感觉,猝不及防且浓度爆炸,像是回到遥远的初中时代,被帅气小学弟手法青涩地一通撩拨就心猿意马。

她松开膝盖,借着雾白的曦光观察他平整安稳的睡颜。以前的刻板印象都说电竞选手清一色虚胖宅男,技术与颜值呈反比,可周泽楷生着这么一副好皮相,偏偏实力还超乎常人,只用两年多就到了那么高的地方。江波涛总批评她太宠他,可盛晴觉得不只是她,老天爷对他都比对旁人要厚待一点。

这种想法很是吓人,简直是一场甜蜜温柔的诱陷,她深深看他一眼,又匆忙移开视线。

因而她错过了周泽楷苏醒的过程。

“前辈?”

直到周泽楷出声,盛晴才得知他醒了,转目望过去,见他抬手揉了揉眼。就是这只白净修长的手,昨天在她唇隙里浅尝辄止探进了一根指尖。

为了遏制突如其来的遐思,盛晴差点把手里那根烟卷捏碎。

真危险……

“啊。”这回只能发出单音节的人换成她了。


想来是以为她不高兴了,周泽楷撑起身来,探出手指又收回去。眼神湿漉漉的,还泛着丝丝醺然的红。

语言上的致命弱点致使他不太会哄人,憋了好一会有点着急,干脆伸手就去搂她。昨夜盛晴就体味出来了,他表面上高高瘦瘦的一个男孩子,实则肌肉素质非常好,线条流润耐看也就罢了,实用性还特别高。就这么被他不管不顾地摁在怀里,她根本没有足够的力气脱身。

“盛晴。”他这时候再叫她的名字,有种低靡的温存在里面。

周泽楷倾身过来,盛晴下意识就想闭眼,都还没真正接触,后背麻麻痒痒,脊梁先酥了一半。她努力到发抖才控制住自己,将脸别到一边,他的嘴唇落到脸颊上。

“不是……”他退开一点,气息仍离她很近,“亲过了么。”

不等盛晴吭声,一手托住她的下巴,将她的脸扭转过来,“不能反悔呀。”

他一对眼珠明亮润泽,尽管在微微抖着,像是在克制自己的害羞,可惜没什么效果,面容、脖颈和耳根还是泛红的,却又执拗地不肯像以往那样收敛回去。盛晴对他的印象毕竟有两年的真空期,谁知道他趁着这两年时间不但拔高了个头,宽阔了肩膀,削去了眉宇间最后一丝稚气,也发育出男人的强势和侵略性了。

“小周你不能这样。”盛晴瑟缩了一下,她还是不能完全适应,“我……”

她没再说下去,因为不远处传来磁卡被识别的电子音,很轻细的一声。凭借职业选手的反应速度,不会来不及做出动作,但是周泽楷并没有马上放松手臂。旋即房门被打开,苏沐橙手挽行李站在门口,撞见这一幕场景,一脸的高深莫测。

“我先去云秀那屋坐坐,待会儿再来?”她问。


周泽楷耳尖更红了,因为皮肤白皙净透,些微的色泽变化就已经无比明显。

他这才慢慢把盛晴放开。苏沐橙神情自若,进来归置行李,还跟周泽楷打了声招呼。他低头想系好大敞的衬衫领口,却发现有几粒扣子崩掉了。

苏沐橙的视线时不时往他身上颤悠两下,再瞧一瞧坐立不安的盛晴,脸上的微笑愈发意味深长。盛晴只好拿了周泽楷厚实的呢子外套,先一步到了门前等他,摆明了多少有点敦促的意思。


周泽楷从她手中接过外套,嘴角弯着,眼神光亮,忽然低头拨开她长发,凑在她耳边说:

“前辈……”

他薄唇几乎要擦蹭在她皮肤上,温温软软的气息吹进耳窝,声音里的亲昵意味简直甜得起腻,“很软。”


心脏好像被人狠狠牵住,搏动的频率骤然失衡。

惶乱之中,盛晴张牙舞爪地推他:“……你走。”

她偶然间就会忘记,他的性格要素里多少是带着点操纵一枪穿云时那杀伐果决、迅疾冷峻的一面的。性格中存在腼腆温吞的成分,通常只显露在人际交往方面,其实他素来都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,不飘摇不畏怯,一往直前。

可能江波涛说得有道理,她的确是宠他宠惯了……如果把两年前的周泽楷拉过来并列而谈,她或许还是找不出区别。可横经两年的时间跨度,又怎么会真的还是原来一模一样那个少年。

多大的人了,也不是什么都没经历过,怎么就折在他这点青涩稚嫩的小伎俩上了呢。


走神的工夫,戴妍琦推推她:“晴姐发什么愣呢,你都要输了。”

盛晴“啊”了一声,强迫自己收心打牌。

……结果还是输了。

“我第一个赢的,那就我来决定惩罚好啦。”苏沐橙说。

盛晴惊诧:“还带惩罚?”

苏沐橙振振有词:“不然多没意思呀,是不是。”

除了盛晴,在场几人纷纷表示没有异议,于是她的反对遭到驳回。

“这样吧……”苏沐橙眼眸稍转,笑得更温柔了。


轮回俱乐部,周泽楷接到盛晴的来电。

指节压住隐痛的眉骨,他有些困惑,更多的是紧张,又隐约带点说不清的期待,接通了放在耳边。

“小周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待会你可能会收到一条消息提醒,不用在意,明天我就删掉。”

“……嗯?”

“我先挂啦。”

……

通话意味不明,匆匆收线。周泽楷盯着手机看了片刻,忽然收到微博提示:你特别关注的用户[盛晴V]刚刚@了你。

他打开微博,垂眼定睛,随即呆在那里。

@盛晴V:么么啾~ @周泽楷


“……好了,发出去了。”盛晴头疼不已,没敢刷新评论里粉丝的反响,发完就将手机交给苏沐橙验证。

“24小时之后才能删哦。”苏沐橙笑吟吟的,说完转向屏幕,扫视一番,然后捂嘴递给楚云秀,后者看了一眼大笑不止,说周泽楷深藏不露啊,没想到还有这一手,服了服了。

戴妍琦和柳非过去围观,也面带上奇异的笑容。


什么啊……盛晴接回手机,只一瞥就怔住了。

是周泽楷,他转发了她那条微博。


@周泽楷: 啾。//@盛晴V:么么啾~




TBC.

前面有几次把吴启打成于念了,好大一个虫。非常羞愧,已经修改。

约莫快四万字了,没统计,不过章均字数应该都在5k+。日更到现在,明天休息一天吧。(话说lft这边好冷清啊……)

本以为今天能写到两人对战的,我太天真了,这果然还是一篇言情。



第八章


苏沐橙手气极佳,接下来连赢三盘。好在受罚的不再是盛晴,她就抱着靠枕在旁边看热闹。

戴妍琦输了一场,得到的惩罚是给肖时钦发短信:

*队长,有件事我一直没敢告诉你,其实……

苏沐橙竖起一根手指:“要24小时以后才可以说明实情哦。”

相对而言楚云秀比较倒霉,她输了两回。第一回被迫给黄少天去了通电话,却禁止开口出声。

“我们来计时吧,看他能自言自语多久。”苏沐橙说。

……直至最终挂断,通话时长显示8分49秒。

“自己跟自己讲话都能聊上十分钟,太厉害了!不愧是黄少。”戴妍琦叹为观止。

下一把输的又是楚云秀。她将牌摊到地上,赌气说:“不玩了不玩了!什么手气!”


时间已过深夜,于是各自散了。柳非向前辈们分别道过晚安,戴妍琦带走了剩下的两块披萨,楚云秀把扑克留在了她们客房,说自己现在一看牌脑中就响起黄少天的魔音灌耳。

房间里一下子静下来,然后是苏沐橙刷牙的胡噜声。盛晴把自己扔到床上,抱着枕头看手机,周泽楷那边转发了一下她的微博,后来就再没动静了。

……怎么又想起他了。

盛晴轻敲脑袋,手机扔到床头柜充电,起身去洗漱。回来的时候屏幕亮了,她快步赶去抄起手机,发现只是电量已满的提醒。

她也不明白自己在期待什么,又在失望什么。闭着眼睛将头脑清空,客房暖气充足,一蓬睡意慢慢掩上来。

盛晴做了一个长梦。梦中场景茫白一片,有个少年的背影在视野里浮现。他肢节修长,体形单薄,在她看来,完全像未成年的模样。她下意识伸出手去探触,少年突然转过身来。却分明是眉目成熟的男人,一双眼睛玄黑无底,温情蕴蕴,肩膀向下一压,俯身亲吻她。

盛晴起床时下唇都咬出了牙印,安慰自己梦全是反的。全明星周末的活动下午才会开始,她下楼吃了点早饭,回房窝在床上玩手机。楚云秀约她们到酒店网咖打游戏,盛晴连续两天睡不好,恹恹的懒得动,也就没跟去。

“你应该去的,蓝雨的都在呢。”苏沐橙回来说,“轮回那边也来了几个人,打了好多盘竞技场。”

“轮回有谁过来了?”

“不是周泽楷,是江副队和杜明。”

“哦。”盛晴应完声,突兀意识到什么,嘀咕着说,“……我又没问小周。”

苏沐橙没接话,满眼的了然笑意。


去到场地,仍是原来的位置。第一个环节是趣味比赛,盛晴上去玩了一轮,然后偷偷摸出去,躲到选手通道里抽烟。

下半段活动是玩家与职业选手对决,出战的全明星角色都是事先安排好的,名单里没她也就不需要全程在场。

她抽了两支烟,胡乱想了点什么,又或许什么也没有想。

离开选手通道,她看见台上的司仪满头大汗,全场观众都在交头接耳,嗡嗡鸣鸣像是一片白噪音。

“我又错过了哪些名场面……”回到位置,盛晴问喻文州。

“粉丝互动环节,有个观众赢了杜明,三场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还有个观众,打出了龙抬头。”

“……什么?!”盛晴猛地挑眉,“是我想的那个龙抬头吗。”

“嗯。”

盛晴当即变了脸色,翻出叶秋的QQ发去一连串问号,好半天等来句轻描淡写的“这么震惊啊,不至于”。

“真是叶秋。”她唏嘘着揣回手机。

这家伙还在玩荣耀啊,竟然买票来全明星周末当观众……


晚上她简单冲了个澡,把泛着潮汽的脑袋埋进被子里。

一整天都没有周泽楷的任何消息。

不是应该习惯了么……过去的两年间,他们根本就没再见过几面。


盛晴在床上翻了个身,鬼使神差打开微博客户端,果然满屏的消息提示。她顾不上一一点开,从自己主页找到昨晚发的那一条。

……怎么就上万转了。她顺手察看了一下热门转发:

@周泽楷:啾。//@盛晴V: 么么啾~ @周泽楷

@剑客黄少少少少少少天: 什么什么什么我错过了什么!这也太明目张胆了!是不是不符合战队日常行为准则啊!@喻文州 //@江波涛-轮回:哎哟喂,什么情况 //@周泽楷:啾。//@盛晴V: 么么啾~ @周泽楷

@戴妍琦为雷霆带盐: 哈![心][心][心] //@烟雨楚云秀:系统自动转发 //@沐雨橙风: 嗯,转一下[心] //@江波涛-轮回: 哎哟喂,什么情况 //@周泽楷:啾。//@盛晴V: 么么啾~ @周泽楷

@微草王杰希: 转发微博 //@江波涛-轮回: 哎哟喂,什么情况 //@周泽楷:啾。//@盛晴V: 么么啾~ @周泽楷


而周泽楷转发的微博下方,被点赞靠前的评论几乎是清一色的:

“小周这也太萌了吧,啾啾啾!!”

“啊啊啊我沉寂两年的周盛CP魂!”

“舔我楷楷,楷楷超绝可爱,赞美!”

“都在舔周周那我抱走盛队了啊XD”


也不是没有质疑声:“昨天才传出不和,这么快就来危机公关啦?”

在这条并不那么善意的评论底下,盛晴看见一个熟悉的ID:

@蓝溪阁_笔言飞:危机公关个屁,人家关系本来就不错,周队还让我们给晴姐投票呢,自己看截图时间戳。信谣传谣的脸疼不疼啊?[图片][图片][图片]

不少路人回复:“图里这个真是周队吗?语言风格倒是挺像的……”

还随手at了轮回公会的会长,很快便得到证实:

@三界六道轮回:是周队本人。


“全明星人气投票……”盛晴翻看完笔言飞上传的对话截图,满心逐渐被柔软的情绪占据,低低道,“就这么想让我回S市啊。”

手指在半空悬停良久,那条作为游戏惩罚的[么么啾],她终究还是没有点击删除。


一夜眠梦黑甜。

第三天没有玩家参与的活动,而是全明星二十四人的比拼,AB组各分配12人进行对抗,赛制则保留了经典的单人赛、擂台赛与团队赛。盛晴睡饱了觉,神清气爽地加入到B组的讨论中,对自然肩负起战术制定职责的喻文州和肖时钦说:“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我还是打个人战吧。”

“那怎么行。”喻文州断然回绝,语调很平整熨帖,还隔着镜片笑了一下。

“就当是检验一下这段时间以来的训练成果吧。”他说。

最终将出场顺序讨论完毕,分别交给司仪。个人赛程结束不久,屏幕上打出团队赛名单——

A组首发阵容:周泽楷、张新杰、楚云秀、苏沐橙、王杰希,替补第六人为韩文清。

B组首发阵容:喻文州、黄少天、盛晴、李轩、吴羽策,替补第六人为邹远。


A组指挥应该是张新杰,进了图就组成X阵型,形态稳健地移动,将他的牧师角色石不转围护在中心。盛晴看清云中夜来置身的场景,很是怔忡了一瞬——这分明是去年年末她帮蓝溪阁抢boss那回,与周泽楷对战的那个幽黯洞穴。

B组在喻文州的指示下分散开来,借着曲折岩道的掩映朝A组包拢而去。最先奔袭到位的是黄少天的夜雨声烦,他在队伍频道里对她打出一串“1111111111”,盛晴即刻会意,在石壁背后蛰伏两秒,操纵着云中夜来蓦然一记冷枪击发,对面迅速传来回火,技能光效闪成一团。碎石飞溅里云中夜来一步滑铲,明面上直向一枪穿云而去,却在相交之际与他错身擦过,背贴地面开启速射技能,以超常致密的火力打出押枪,目标正是张新杰的牧师石不转。

由于射击开始时云中夜来的滑铲动作尚未完成,子弹倾出枪口的角度由下至上,将石不转斜刺出了阵型,瞬间钉在石壁半腰的位置。云中夜来受身翻滚一周,朝堪堪落地的石不转砰然开火,一波将他带离了A组的技能范围。

云中夜来抢身跟上,消失在与山洞相连的一隅石穴里。

针对张新杰的BOX-1么……

盛晴出战团队赛让周泽楷有些意外,见她这样意图明确思路清晰,不似以往随心所欲切换目标,便猜测出多少是喻文州的战术使然。

众所周知,这个图的地势错综复杂,稍有不察就容易失去对对手的追踪。周泽楷不再恋战,直接用乱射加以押枪的技法,逼退拦在去路的虚空双鬼,紧接着一记浮空弹与飞枪技术完美相接,眨眼间飞脱出缠乱的战局。


另一方面,盛晴以绝对的火力优势压制住石不转,屏息等待着那个意料之中援兵的到来。

眼前白影掠过,是一枪穿云踏空而至,飘然收枪落入她的射程。经历过虚空双鬼的合围连攻,一枪穿云尚且余下87%的血量。

“来啦。”云中夜来头顶浮起一个气泡,隔着大半个洞穴的距离,在另一端对他远程放枪。进攻力度不大,甚至有几发是无效射击,仿佛只是在提醒他自己所在的方位。

一枪穿云:“嗯。”

交火中,盛晴一瞥自己的血条:93%。

她知道周泽楷从不敷衍比赛,无论对手是谁。巧合的是,她也一样。

对他们而言,练习赛指导赛表演赛友谊赛与正式比赛之间不存在任何区别,上场只带着一个目的——取胜。


夜雨声烦身在一个绝佳藏匿点,不光处于石不转和一枪穿云的视野盲区,更是与另一个石洞相连的接口,只待石不转再靠近两个身位格,他就能从盛晴手里接过对牧师的攻击,将他拉到距主战场更远的穴室中,彻底断绝队友救援的可能。

石不转兜兜转转终于进入攻击范围,夜雨声烦刚提剑翻出掩体,竟然……被云中夜来挡住了。

果真是协同作战能力无限趋近于零的盛晴,个人状态跟团队赛战绩直接挂钩的传言不是开玩笑的……黄少天赶紧操纵夜雨声烦又闪回岩石背面,视角锁定在张新杰的石不转身上,静候下一次出手时机,在公共频道里打出的却是有意制造错觉的一行字:“哎呀云秀妹子你别跑太快嘛,我这都追不上了。”

风城烟雨:“呵呵。你就藏着吧,不用出来了。”


周泽楷与张新杰的配合攻势猛烈,盛晴吃力应付着,逐渐落于下风。

“11111111牧师怎么还不过来我在这里等得都快秃了!!!!!!!”

见她习惯了单打独斗好似彻底忽视了自己的存在,黄少天忍不住敲响键盘。盛晴这才反应过来,立即甩枪曲射,连串子弹绕出一个弯弧,趁一枪穿云进行有效拦截的空当,回手又是一发浮空弹向石不转击出。张新杰反应敏锐,后退几个身位格避开浮空弹,不料一脚踏进了一直屏息以待的剑客夜雨声烦的攻击范畴。黄少天抓准时机迅速接手张新杰,手中剑光起跃,直接将牧师石不转裹挟其中,推带到了更远的洞穴里。

“也不是完全不会配合嘛。”黄少天拨冗打出一句。

“喻队指教得好。”盛晴说。


这一幕发生在电光石火之间,周泽楷轻挑嘴角。

他没猜错喻文州的战术——果真是由云中夜来主导的BOX-1。

他只是碰巧没有猜到,一枪穿云从最开始就是他们的目标之一。


“我是不是,”他敲字,“走不了了?”

云中夜来:“聪明。”


TBC.


张副队,对不起……

后面会有些微的肖戴暗示。

写爽了,一激动就超了8k字,太多,分两天发吧。


附录:

上一段我复习时觉得很苏的原文。

所有人都知道要重视他,所有人都在想方设法对付他,所有战队都在针对他做出各种部署。但是,没有用,场上的他就是那样的所向披靡。呼啸战队本赛季已经表现出无比强劲的冲劲,他们的王牌选手唐昊,也本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敢在新秀挑战赛中就自信满满说出“以下克上”这种话的人。但是他们败了。

主场,呼啸被轮回击溃。

没有太多的战术细节需要分析,轮回的胜利,呼啸的失败,都只有一个原因。

无解。

周泽楷无解。


评论(12)
热度(22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