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非

【全职/周泽楷bg】她的少年(003. + 004.)

排雷:

Bg/原创女主/特别苏/比较甜/对原著设定有调整/尽量贴合原著文风


第三章

 

“俱乐部态度就这样,我也难办。”

经理并未掩饰自己的无可奈何,转而说道,“轮回最近势头正劲,说不定有望冲进四强,老板不希望在场上看见不确定的因素。”


“到目前为止,小周上了几场?七场?其中一场的对手还是微草,他的表现你不会没看到吧。”

盛晴坐在他对面,稍稍抬起下巴,直截了当道,“前四个赛季以来,联盟什么时候出过这样的新人?”


经理说:“我当然了解他的实力。但常规赛越往后进行,竞争只会更加激烈。”

话音停了一下,他长出一口气:“周泽楷毕竟只是个新秀。新,就意味着状态波动。如果只在个人赛出场,就算失掉一分,我们也能在后面追回来。但是你要他跟你一起做团队赛首发……有点过了。”


盛晴在桌子底下心不在焉地磨手指。每当情绪烦闷,她总忍不住这么干。

“我在团队赛的表现很不稳定,这一点你也知道。”

她想了好一会儿才开口,“虽然不想承认,但是几次导致我们跌出季后赛的失误与我有关。小周这孩子……他身上有些特质,恰好是如今的轮回最欠缺的。”

 

经理听完片刻不语,最终依然说:“这些我都认可,但是俱乐部的意思是,我们可以慢慢来。现在是关键时刻,尽量别冒险。”

一口气堵在喉咙里,盛晴低声道:“我接下张益玮的队长位置那年只有十八岁,要是当时不敢冒险,轮回现在还只是个出局线边缘的保级队。”

见经理一时没再接腔,她坐直身体,恳切说:“让我试一次吧。下一轮的对手是越云,我们主场不会出问题的。”

 

……出问题了。

团队赛结束,与对方战队握手时,除了周泽楷,轮回每个人的脸色都有些郁悒。记录比分的电子显示屏高悬在头顶,然而没人想要抬头看上一眼。

“你们没事儿吧?”松开江波涛的手,越云队长转向盛晴,神情关切地问,“个人实力再强,团队赛也别乱来啊。还是你们的主场,打成这样……”

盛晴双眼不禁向上翻:“当我听不出来么,又拐着弯儿骂人呢吧。”

越云队长大笑,留下一句:“下次好好努力。”

“走开!”

 

盛晴表面不以为意,垂在身侧的手指却摩挲得发烫了。

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?

开场的势头很好,云中夜来与一枪穿云如同两把锋刃插入沸水,子弹不断击起干热的尘土,在烟雾弥散中迅速冲毁了越云严密的阵线,并一波带走了对手的牧师。

直到这里,轮回的表现堪称无懈可击。然而后来……

简直成了一场灾难。

当负责攻坚与侵略的两把长刀互相牵绊时,轮回的整体节奏被彻底撕乱。江波涛竭力试图稳住场面,但势态依旧溃崩如山倒。根据比赛录像,败局在团队赛进行到一半的时刻就已经注定了。

 

双神枪……还是行不通啊。

 

当晚复盘过后,轮回战队照例聚集起来,一同总结赛后经验。

“同志们,此次失利是一次沉重的教训。越云那样的队伍想骑在我们头上,能忍么?”

盛晴嘴上说着,余光环视左右。队员们的表情无一不相当懊丧,一副提不起气力的模样,唯独周泽楷……他就坐在那里,脊背挺直、姿态端正,听得很是认真。

周泽楷鲜有激烈的情绪外露,好像无论胜败都无法让他产生波动——十七岁就有这样的心理素质,实在是天生的职业选手。

盛晴不着痕迹收回目光,继续分析:“这场小周打得不错。不过……”

 

有人探头进来,中途截断她的话:“盛队,老板找你。”

盛晴:“我忙着呢……”

她话音还未落,办公室里传出一声爆喝:“赶紧过来!”

 

盛晴只得暂停,出门之前突然回头:“方哥你也跟我来吧。”

方明华有些意外,还是起身跟上,到了走廊,才听见盛晴小声说:“估计是关于小周的事。”

方明华很快会意。

战队当初采纳了盛晴的意见,爽利地签下周泽楷,也是多亏了方明华的大力支持。

 

老板背着手站在窗前,听见有人进来,眼皮盖也不掀:“还想双神枪?连越云都能打垮你们!轮回这么折腾下去,迟早要解散!”

盛晴当即表态:“我检讨,我的责任,输得是有点丢人……”

老板转脸瞪她:“你看看,团队赛都打成什么样子了?一塌糊涂!干脆你也别当队长了,让江波涛来吧!”

“明华你先坐。”经理在一边拉了拉方明华的袖口,悄声说。

老板歇了一歇,把气喘匀,不给盛晴任何争辩的机会,立刻接口道,“你是个人选手,周泽楷就不是了?你们两个这种打法,江波涛得多累啊!”

盛晴:“江波涛精神状态稳定,特别有活力,刚才还跟小周看电影去了。”

老板的眉头狠狠拧到一起:“我说的是这个吗?”

 

盛晴摇了摇手:“那……这样吧,等下一轮团队赛就让小周上。”

老板:“下轮还来?下轮的对手是嘉世!你想输得更惨一点?”

“我的意思是,我不出场。”盛晴收起玩笑的语态,一字一句说,“让周泽楷上。”

 

老板气得两片嘴唇都开始哆嗦。

“异想天开!这不是胡闹吗?你忘了你是什么,是队长!”他利声说,“团队赛不出场的队长,留着你有什么用?行了,我看江波涛挺合适的——”

方明华这时谨慎发言:“其实也不能说是异想天开,小周与队员们已经在训练中磨合得很好了。我们组织过三三对抗,他的团队表现非常出色。”

观察到老板的面色和缓了一些,方明华便说了下去,“值得一提的是,在场上江波涛对周泽楷的即时战术解读非常准确。”

 

方明华是队里的老将,如今轮回的副队长江波涛就是经由他的发掘,从小战队贺武转会而来。对于他的眼光与评判,老板还是相当信任的。

“盛晴你给我回去好好反省。不光是这次的惨败,还有你对老板的态度——像话吗!”

训完盛晴,老板霎时间换上一副和善的面貌,“明华,你留下来,我们仔细谈一谈这个周泽楷。”

 

“哎,行。”

盛晴按上门把手,着力之前突然回头:

“老板您多注意身体,尤其是这个暴脾气,我觉得有必要适当控制,轮回的未来还得指望您呢。”

 

“出去!”

 

“老板,算了算了。”经理赶快上前,递了个眼色给盛晴,“你呀……快准备全明星周末去吧。”

 

盛晴推门离开,不期然望见走廊尽头一道身影。

她唇边噙起笑意,抬步向那人走去。

轮回的未来啊……

盛晴知道,方明华之所以支持她的决定,是因为他和盛晴都很清楚,轮回的未来,其实就在这里,她的眼前。

顶灯垂放下昏黄的亮光,与阴影交错的地方站着周泽楷。他好像又长高了一些,笔直立在她身前,带了点居高临下的味道。

“前辈们……回去了。”他的吐音方式很不寻常,总像在低缓呢哝似的。

他在这里等她,应该是知道老板的这次训话跟自己有关。

“嗯,的确时候不早了,明天再开会吧。”盛晴转而问,“新秀挑战赛,被选中了么?”

“嗯。”他颔首。

“过两天跟我一起飞蓝雨。该怎么做,你明白吧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“我不会放水的。”她说,“你也要尽全力呀。”

“好。”

他们一起向楼梯间走去。

不同于大多数电竞选手,周泽楷的体态并不算单薄孱弱,近些日子以来愈发挺拔结实,跟在她旁侧如同一片高大沉默的影子。

盛晴随口问:“小周,你多高了?”

“一米……七九。”

 

“还在长个儿呢。”

盛晴笑着感叹,“真有压力……估计过两年再想揉你的头发,我就要搬把梯子了。”


骤然间,身边的少年住步顿足。

盛晴不明所以,随后也停了步伐。

像是经过了一番思考,他略收下颌,朝着她轻微地躬下腰来。

“嗯?”盛晴愣神。

周泽楷偏侧过头,眼仁漆黑,停留在她的方向,轻声说:“揉……”

那张脸轮廓分明,线条优美,很黏视线,在这一刻近得让她无所适从,似乎眨一眨眼,睫毛尖端就能触及他濡热的声息。

 

“啊?”她下意识地发出一声,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突然……干嘛……

 

少年的发质绒绒软软,光泽细腻,仿佛有清涩凉润的气味沾到手指上。

还是上去摸了一把……

盛晴感到费解。平时训练结束,经过他的座位时顺手揉揉头发,明明是个挺自然的举动,怎么现在……

奇异的静默中,气氛分外旖旎。

过了不久,他一只手搭上来,轻轻握住她的手腕。盛晴稍怔,继而感受到他掌心温潮的细汗。

周泽楷有一双好看的手,形状长而薄,皮肤晰白透净,下面是微突的指节,抵在她的肌体上触感鲜明。

“会……加油的。”那时他这么说。

 

游戏界面上,男性神枪手角色头顶“你看我帅么”的名字,盛晴注视着他,眼睛里有些恍然。

她怎么也不会预料得到,那次全明星周末之后,与周泽楷再次针锋相对,竟然是在神之领域的山洞打野图BOSS。

 

“周泽楷也在啊……”蓝桥春雪显然也留意起这个名字,在团队语音频道说。

同为五大高手之一的入夜寒吓了一跳:“周泽楷?我去,不会吧,哪个是周泽楷?”

 

“你看我帅么。”蓝桥春雪说。

入夜寒大惊失色,紧接着说:“真不要脸,我要吐了。”

“……”蓝桥春雪十分无奈,“我说那个叫你看我帅么的神枪手,是周泽楷……”

入夜寒一听奇道:“这人刚才不是还跟你们下过副本么?都破纪录了。”

 

“我来拉怪。”

盛晴说顺嘴了,赶快改口,“……我是说,拉走小周。”

蓝桥春雪问了一句:“要不要带个治疗?”

“不用。你们专心抢boss吧。”

她兀自脱离行伍,向后避退,寻找合适的攻击点。

谁知对面默立的神枪手竟随着她朝前走了两步。

她退一个身位格,他就立即跟上,连半秒钟的时间差也没有。

“看上去这怪不用拉啊。”入夜寒也注意到这一点,不由得调侃道。

 

山洞内光线喑哑屈折,四面八方阴影蛰伏。盛晴以前在轮回,无聊了也喜欢进网游溜达,对地形并不算陌生,凭借记忆引着周泽楷到了一片石林。这块区域岩棱丛立,犹如犬牙接错,两人的角色一前一后,身形在石林掩映下忽隐时现。

一梭飞弹猛地击在身上,猩红血色嘭然炸开,周泽楷纹丝不动。

盛晴将语音调到当前频道。

“不想打架?”她手上一阵动作,贺兰晴雪从岩石背后转出来。

“嗯……”

“……那你过来干嘛。”盛晴啼笑皆非,“我去打BOSS了。”

 

见她果真要走,周泽楷略一踌躇,终于挪动手指展开攻击。他并不想动手,因而克制着火力,战斗节奏也放得很慢。

盛晴立刻操纵贺兰晴雪进行反击,同时听见他的声音:“……前辈。”

“小周,轮回应该还没到需要战队队长帮忙打BOSS的份儿上吧。”

她通过语音说道,“我是最近没事干来当苦力的,你不去训练,跑到这里干什么?”

 

说完盛晴自己也迟滞了一下。其实他训练与否,到底跟她有什么关系?

……还是惦念着轮回吧,希望这个战队能走得再高一点,再远一点。

思绪至此,盛晴顿时打了个激灵。要是黄少天知道她的想法,肯定会跳起来念叨她通敌叛队了。

“练完了……”周泽楷说,“在休息。”

他加以补充:“训练……很短。”

 

还一本正经地解释上了。盛晴没忍住,噗地笑起来。

“咱们轮回真该调整一下训练强度了。”

两人倏然留意到什么,一时间都陷入了沉寂。

已经不是“咱们轮回”了啊……

“刚来蓝雨这么两天,还没完全适应。”她仓促说。

暂时的短兵相接过后,贺兰晴雪逆光而行,以石柱为掩体,轻巧绕开致命的一记狙击。

 

周泽楷默然:“嗯……”

他虽然不愿将她当作对手,只是一旦投入对决,战斗似乎已经成了条件反射。本能促使他加快步调,弹药自左轮枪口倾巢而出,集火于她藏身的石柱一点。岩层在未经收敛的庞大火力面前轰然爆裂,乱石倾坍翻覆中,贺兰晴雪的一串子弹呈弧线曲射而来。

神之领域的山洞里,两个神枪手角色缠战正酣。

很长一段时间里,两人都没有再说话。

 

“小周。”

毫无征兆地,她轻声叫他,间杂着键盘敲击的琐细动静,“……辛苦你了。”

周泽楷手腕一沉。

他当然理解她指的是什么——

扛起轮回……辛苦你了。

 

周泽楷良久没有出声,到最后低低问:

“……会回来……么。”

 

盛晴看得很开:

“没想过,不过应该不会了。我们这种类型的,只能留一个,走的必须是我,没什么好说。”

 

他并不顾忌双方战队的身份,依旧诚挚安然地与她对话,对于这一点,盛晴没有太大意外。

周泽楷今年已经二十岁了,跟初入轮回时并没有什么变化,还是那个孩子一样清澈纯质的少年。

只是一个间隙的走神,盛晴眼前乍然血花迸溅。

巴雷特狙击!这次附带了爆头效果,残血的贺兰晴雪颓然倒地。

 

这一幕……似曾相识。

第五赛季的新秀挑战赛,云中夜来也像这样倒在了一枪穿云的枪口下。

周泽楷的手指慢慢收拢,身体也紧绷起来。

 

屏幕逐渐沉暗,如同抹上一帘灰雾,盛晴的面孔映在上面,慢慢变得清晰可见。

“输了。”盛晴耸耸肩,探手去桌角摸烟,心下不由嘀咕,“这孩子,现在已经这么强大了啊……”

轮回战队这两年在他的带领下,气质沉淀得益发稳健从容。摘取总冠军……似乎只是时间问题。

她只不过,比别人更早地察觉到了这一点。

 

游戏画面里,蓝雨的精英小队奔袭而至,一时之间技能纷飞,周泽楷却没有回手。

经过与盛晴的对战,他的神枪手角色只余下薄薄一层血皮,在多人连番的轰炸中很快倒下。

 

周泽楷的视线已经离开了电脑屏幕。

柔软指腹触在通讯录顶端一个名字上,电话拨出时,指尖发生了些微的振动。

 

接到周泽楷的来电,盛晴倍感意外。

……人生当中头一回。

 

接通了,可是没言语。

只有深长的呼吸声,像一蓬又一蓬稀松的雾,扑打在纳音孔上。

盛晴静静聆听,只觉得耳根酥痒,却又脱离不开。

 

“小周?”她终于试探地开口。

他的气息戛然而止。

 

等待了漫长的一段时间,盛晴听到周泽楷哑着嗓子说:“我……”

她没能等来这句话的结尾。


周泽楷薄唇微张,心底却堵满芜杂的念头。 

在某个瞬间,那几个字眼酝酿到嘴边,出口却成了:“……晚安。”

 

“还早呢……”盛晴看看窗外朦胧的天色,“啊,晚安。”

电话挂断了。

 

 

TBC.

 

好几次差点把蓝桥春雪打成蓝桥春香……

比较重要的一处改动:方明华和江波涛的出道时间都比原著提前。

 



第四章


“……队长一职将由周泽楷接替。”经理这样说道。他的音量忽高忽低,不很均匀。周泽楷站在门外,垂下了试图叩门的手,往后退了两步。

剩下的对话他就听不大清楚了。

再入耳是盛晴的嗓音。她听起来好像很疲乏,一句话到末尾撑不住,仓促收了声:

“好,我尊重战队的决定。”

 

“盛晴啊。”经理的语气有些慨然,“你把轮回从游荡在出局区的保级队,一路带成了季后赛名额的有力竞争者,战队很感激你,但是……”

他隐隐卡了壳,再也说不下去。


盛晴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开口。

“我知道这点成绩对轮回来说还远远不够。”她说,“我尽力了。小周是个优秀的孩子,他能带轮回走得更远。”

约莫是话到半途她起了身,声音离他越来越近,旋即传来拧转门把手的细响。


周泽楷倏忽回身背对着门口,感觉到她出门时停顿了一下,然后撕开步子笔直朝前走,脚步声路过他身后,未加留歇便一路远去。

刹那间他好似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托起了视线,猛然抬头去望她离开的方向。

他只来得及看到她脚下踩着的一束影子,被合拢的电梯门掐断了。


 “小周。”

经理站在门口招呼他,眼皮盖也泛着红,摇头叹气说:“你来早了啊……进来吧。”

随后周泽楷被告知自己得到俱乐部任命,成为了轮回的新队长。“那……”那盛晴呢——他想问,可声带好像锈住了,每一次振动都起着涩,音节在喉咙里摩擦,始终发不出来。

结束了跟经理的谈话,周泽楷来到盛晴的宿舍前。当了三年队长,她住的还是最小规格的那间房。他怎么也无法劝服自己抬起手,去敲响这扇紧阖的房门。

他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,能说什么。

 

不知不觉,他在盛晴门前站了一整个下午。里面没有呜咽和哭泣,也没有泄愤的动静,只有益发浓辣的烟草气味,一点点从门隙里渗出来,升起来。

周泽楷忽而有些透不过气。

 

翌日清晨,他来到训练室。时间尚早,室内还没什么人,盛晴她在自己的位置上,正把桌间杂物收进一个小纸箱里。东西不多,她很快整理完毕,转脸见到他,笑了笑说:“小周,怎么来的这么早。”

 

她神色分明很自然的样子,周泽楷却一眼看出,那个笑是不成形状的,在完成之前就松脱了力道。

周泽楷说:“队长……早。”

 

盛晴抱起纸箱,告诉他:“我不是队长了。”

 

“……前辈。”

顿了一会,他改口。

盛晴还是笑着,仰头看他的眼睛,好像在等待下文。

 

周泽楷注意到她眼窝里还有一宿未眠的乌青。他只觉得心口很不安定,时而向上悬,时而沉下去,是让人迷茫的感觉。

“要走么。”他问。

 

“对呀。”

盛晴垂敛着眼眸,说,“我搬到楼下那个二级训练室了,应该没什么机会见面了吧。”

她抱着纸箱与他擦身而过,到了门前说,“要加油啊。”

 

“嗯。”

周泽楷从喉间发出很短促的一声回应。嘴唇不动了,却不自觉地将牙齿咬紧,颈项之间的皮肤受到牵拉,血管突显出来,现出施力的痕迹。

 

清早的曦霭翻浮上来,眼前一层透光的薄红。

周泽楷陡然惊醒。

 

那一刻她与他视线相撞,眼帘叠起的很深长的一道褶痕,眼球上毛细血管的丝络,与两片瞳仁中潮湿欲滴的雾汽,都还顽固地印在他脑海里不肯离去。

他看得太清楚,记得也太牢固。

 

周泽楷撑起身体,一手压在床垫上,枕边的手机顺着坡度滑下来。

由于总是组织不好语言,他很少主动给人打电话,手机里最新一条通话记录,还是那天退出游戏后他打给盛晴,想要对她说句话。

是两年前他站在她房门口时就徘徊在唇边的一句话,两年来他一直都揣在心口的一句话,终究还是没能开口告诉她。

 

他充满倦意地将脸埋在掌心,用力吸气。喉咙痒热肿胀,每一口呼吸都很拥挤。

中午在训练室见到江波涛,对方被他苍白的脸色吓了一跳。“晚上别去测试场地了,我给你请假。”江波涛出去了一会,带回一个小药瓶,还有半杯温水,一并交到周泽楷手里,“感冒药,吃两片,回房间躺着吧。”

 

“……嗯。”

周泽楷说。


他拖着步子回了宿舍。

药效还没发挥作用,他头脑昏沉,靠在床头编写出一则短信,手指悬在空中许久,准确落到发送键上:

*今天来么?

 

很快盛晴回复:

*嗯。在火车上了。

 

他问:

*要不要……转转

信息发送成功。他阖了阖眼,紧张地等待回音。

 

叮的一声响。

*好啊,我去俱乐部找你。

盛晴说。

 

周泽楷握着手机。金属硬壳上,温度一点点烫起来。

 

*嗯。

他打出一个字。

拿起桌上的药瓶,犹豫数秒,又多吞服了两片。

 

 

去往S市的直达列车上,盛晴捺灭手机屏幕。第八赛季的全明星周末由轮回主办,前一阵子孙翔转会嘉世以后,叶秋突然宣布退役,导致人气排位在他之下的十几个职业选手都自动升了一个名次,盛晴咬了个榜单的尾巴,排在第23名。

 

列车高速行驶,噪音却并不明显。窗边的黄少天平放座椅,早戴着眼罩睡着了。

喻文州双腿交叠,安安稳稳读完一份《电竞周刊》,将杂志细致地合拢归置回原处,然后推一把鼻梁上的平光镜,随意问及盛晴:“晚上有安排么?”

“嗯,小周说要带我出去玩。”盛晴答道,“在轮回有将近两年没怎么联系,到了蓝雨反倒熟起来了,挺有意思的。”

“周泽楷啊。”隔着镜片,喻文州眼里浮现思考的色彩,“说起这个,他愿意放你来蓝雨,我还很意外。”

盛晴微微侧头:“这次没经过小周,是老板直接决定的。”

“啊,怪不得。”喻文州了然道,“前年嘉世想跟轮回换你,周泽楷没同意。”

“嘉世?”盛晴目光一闪,过了片刻才说,“可能他们开出的价码小周觉得不划算吧。”

喻文州不置可否:“难说。”

盛晴很快反应过来。再怎么不划算,也不会比这次四百万的捆绑转会更亏本了……

 

“啊呀怎么还没到,应该快了吧。我跟你们讲,我刚才做了个特别长的梦,主要情节是叶秋他退役以后改了名字又杀回联赛了,还玩了个老古董散人号跟我们争冠军,真烦人啊……”

黄少天一觉醒来,剩下的旅途就在他的喋喋不休中飞速度过了——尽管他闲碎的言语基本没人在听。

 

盛晴安置好行李,跟喻文州打了声招呼,裹着围巾离开酒店。

轮回俱乐部所处的S市中心区有一条颇负盛名的酒吧街,为全明星选手安排的酒店也距此不远。盛晴走出七八分钟的路程,琢磨着应该快到了,于是给周泽楷发了条短信让他出门。

 

结果盛晴刚抵达俱乐部楼下就听见一阵哄闹。

“周泽楷!是周泽楷啊啊啊!!”此起彼伏的尖叫声钻击耳膜,越来越多的人从四面八方涌来,两名保安被卷入攒动的粉丝洋流当中,显得势单力薄。在人数最密集的中央,有个人身穿黑色外套,被簇拥着脱不开身。

 

“小周你看看我好不好!这里这里!啊他看过来了,天哪……”

 

盛晴垫起脚,越过人墙往里瞧。

……那个难道不是江波涛么?

周泽楷的确经常穿黑色外套,但也不用把所有穿黑色外套的都当成是周泽楷吧……

 

盛晴按了按额头,先给周泽楷打了个电话:“小周?从侧门出来吧,小江他们都在后门被截住了……对了,换件外套,别穿黑的。”

随后发了条短信到江波涛的手机上,让他赶快摘去口罩。

 

轮回俱乐部一层有三个门通往外街,一是最通达敞亮的正门,一是常有粉丝围聚蹲点的后门,还有一个侧门,专为战队成员自由通行而开辟,几乎不为外人所知。

盛晴绕道过去,那扇窄门很快便开了,周泽楷戴着口罩出来,一眼看见她,便抬步到她身边。他太高,出门的时候要稍微低着头。

盛晴看出他换了一身卡其色毛呢外套,本身没什么特别之处,只是被宽肩窄腰撑起挺拓的形状。


“明天全明星周末,小江他们是要到体育馆测试一下场地吧。”她问,“你不去么?”

 

“嗯,生病了。”周泽楷答,“请了假。”

他说话时的确带了很重的鼻息声,透过口罩的掩挡更显得不清透。

 

“生病了还出来玩,多注意身体呀。”盛晴说。

 

周泽楷的声息更沉了,慢慢说:“想……见你。”


莫名心间一慌,盛晴盯着自己麂皮短靴的脚尖:“明天中午就能见到了,急什么……”她有些局促,回身就走。

周泽楷亦步亦趋,跟在她左右。

他们贴着建筑的边缘悄然而行。再次经过正门时人散去不少,好像江波涛已经把口罩摘了。

时不时有女性粉丝追着问他:“副队长,小周去哪里了呀?”

 

盛晴忍不住笑道:“小江竟然敢穿黑外套从正门走,果然被疯狂的女粉当成是你了。”

 

“啊……”

周泽楷的脸庞没什么血色,闻言皱起眉头,“她们,太多了。”

 

周泽楷的女性粉丝群体从他初入队起就已然颇具规模。可以说在正式出赛之前,他外形受人瞩目的程度远超过自身实力,甚至当他第一次出场比赛时,解说员也打趣说,入队一个月就得以作为主力之一出战,肯定是队长盛晴看上了这个小帅哥——这个完全空穴来风的臆测被记者拿到赛后会上求证,然而轮回全队没人对此加以置评。后来周泽楷在常规赛连胜五场,职业圈所关注的焦点才终于不再放在他这张赏心悦目的脸上了。

 

周泽楷成名太早,届时尚未完全养成职业选手的生活习惯,总是忘记戴上口罩或墨镜出门,以至于时常陷入粉丝狂热的包围圈。他不太懂得如何拒绝别人,在那样的环境下又只想尽快脱身,粉丝的要求逐渐膨大,从起初的签名开始,到后来把他困在人群里,肆无忌惮地索要握手和拥抱。

轮回的保安阻止了几次未果,每回都要盛晴特地下楼拉他出来。这样的场合让他异常不安,可他一直在竭力忍耐。

那段时间,盛晴总感叹他真是好脾气。

 

第五赛季中后期,有一次盛晴再度把他从围堵中解救出来。她作为队长带了轮回这些年,大多数粉丝都认得她,更有一部分跟队久了的跟她直接打过交道,此时干脆直接伸手拉她衣袖,调侃着说:“盛队盛队,别金屋藏娇呀!”

 

盛晴把周泽楷挡在背后,瞪了对方一眼:“说什么傻话呢,赶紧走,我叫保安了啊。”

另一侧也有人跟着起哄:“让我们这些支持了轮回好几年的粉丝也尝点甜头嘛。”

盛晴倒退着登上台阶,敷衍着说:“小周容易害羞,你们要欣赏可以,但是必须离远一点。”

这下有粉丝怒道:“盛队你这是想把他据为己有吧,太自私了!”

 

什么据为己有……

周泽楷闻言脸都红透了,拉起她的手就逃回楼里。

 

真狼狈啊,那时候。

盛晴忍不住笑了,转目碰上周泽楷不明就里的眼神,于是解释道:“想起你刚出道那段日子了。连口罩都经常忘记戴,我还要赶去救你。”

 

“嗯……”

周泽楷露出心有余悸的表情,“很恐怖。”他嘴上这么说,眼睛里却也在笑。


再往前走几步,就到了闻名S市的酒吧街。周泽楷记得,这是他第二次来到这里。

 

盛晴说:“你不喜欢这种地方吧?之前小江告诉我,上次你们来这里唱歌,你中途就走了。”


周泽楷略微一窒。

——她果然不记得了。


“嗯,不喜欢。”

他说,“不过……没关系。”

 

“我以前挺爱来这边,有很多好吃的。”盛晴回忆着说,“不过很少去酒吧。”

她四下张望,满眼兴味。明明只过了一个月,却好像已经走了半年那么长的时间。周围原本熟悉的建筑,在这时重新平添了一份新鲜的面貌。


“嗯。”

周泽楷应声。

但是,那次他在这里见到她……她是喝了酒的,而且醉得不轻。


周泽楷酒量很浅,一杯生啤就能让他意识虚浮。盛晴跟他不一样,以前的聚会上,她一个人就能喝倒自称海量的江波涛。

那天她醉成那个样子,应该喝了不少吧。


盛晴说:“稍微忍耐一下。我们只走一段就好了,中间有条巷子可以穿出去。”

“好。”周泽楷点头。


他们顺着人流涌动的方向朝前走。盛晴指给他看街边一家小店:“那家以前有轮回队徽的咖啡拉花,不知道现在还做不做了。”

 

“嗯。”

他一面仔细倾听着,一面留神观察她——长发浓密,眼睛明亮,肤色白润健康,下颌也不再像离开时那样削尖得过分了。

蓝雨应该把她养得很好吧……

 

他正出神,忽然毫无防备地被拉住手。

“啊!我们去那里吧,好久没来了。”盛晴带着他踏进卖酥炸丸子的小店。

 

手……

周泽楷脸腾地一热。血管还没完全灼沸,她已经松开了。

 

“有点辣,你生着病还是别吃啦。”盛晴说着把他安放到一个空位上,自己去前台排队,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两串丸子和一杯绿茶。她把绿茶推到他眼下,然后开始吃丸子。

入口咸香,渗到舌根微微的辣,是她很怀念的味道。轮回战队还没什么名气的时候,他们经常一拨人跑来这里买了丸子,再到对面去点麻辣烫。


周泽楷手捧一杯绿茶,隔过濡湿的蒸汽,目不转睛盯着她咀嚼时圆饱的腮颊。

他的视线很直白,盛晴吃了一会终于发觉,抬脸问:“小周你要尝尝?但是感冒的时候吃这个不太好啊。”

 

他毫不犹豫:“嗯,要。”他一手绕到耳后,撩开头发,摘下口罩的一角。

盛晴手里只剩下个咬过一半的丸子了,便准备起身再给他买一串,袖口突然被人捉住,他颈项弯屈,将脸伸到她眼前,微微启开唇:“——啊。”

这个音节拖了一点长声,像是种等待投喂的语气。

更像是……在撒娇。 

——完全没办法拒绝。

盛晴面上微妙地一热,好像有一种柔软的感受突然占满心底,把竹签上仅存的半颗丸子送过去,他一口吞掉,轮廓好看的嘴角弯了起来。


“嗯,辣……”


“……都告诉过你了!”


TBC.


前三章是用手机写的,质量不太好,我抽空修一下文吧。这章终于有点找回手感了……


评论(6)
热度(24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