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非

【全职/周泽楷bg】她的少年(017.)

第十七章


排雷:

第三人称Bg/原创女主/特别苏/比较甜/大量私设/对原著设定有调整/我放弃贴合原著文风啦




因伤暂时停训期间,盛晴除了固定参与蓝雨的赛后复盘和战术交流,还有定期的保持性人机训练以外,空暇时间多半都和周泽楷一起度过——在荣耀里。

盛晴玩的还是原来蓝溪阁的女神枪手角色,盛世晴雪。而周泽楷最初使用的账号并没通过神之领域的挑战任务,于是又随便拣了一个公会养的神枪手小号来用,名字叫作非天。轮回队长常用的游戏角色,公会负责人哪会不尽心打造,私下里几番找到训练室去,想拿回账号卡重新为他换一身装备。不过周泽楷似乎不太喜欢俱乐部将资源过于向他倾斜,所以每次都委婉回绝了。

近来他好像很喜欢竞技场PK,并且执着于双人组队模式,对此盛晴很难说得清缘由。

不过她也乐得在竞技场里偷闲松懈,不必去操心蓝溪阁的野图boss又被谁截了胡。即便受伤的那一只手不太方便活动,应付几个普通玩家中的高手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更何况大多数时候,单靠周泽楷一人就能完美结束战斗。

一连几场2V2的PK下来,难免有些乏味。盛晴把一个呵欠掖回嗓眼,趁着正在进行匹配的空当,起身接了一杯水。

回来坐下,才发现他们随机排到了这样一个对手——五十级,通身胡乱拼凑的野装,外形丝毫不打眼,整个人有种败了色的陈旧感觉。手里端着的赫然是把看不出属性的伞,反倒熠熠散着昏光。

银武啊……

视线上飘,再一睃名字,盛晴心下登时了然。  

君莫笑。

没想到真的有人五十级就能通关挑战任务,直接进入神之领域了。

不过念及君莫笑背后操纵角色的那个人,好像也并不算太出乎意料。

站在君莫笑身边的是位女性角色,顶着寒烟柔这个名字,看武器装备显然属于战斗法师职业。

“君莫笑是叶秋,当心。”盛晴悄声提醒周泽楷。虽然她知道无论遭遇的是怎样的对手,他都绝对不会轻敌。

周泽楷“嗯”了一声,短促回应。

 

双方即刻接火。单看君莫笑疾步冲来的走位身法,盛晴便已经有了些疑虑,待到与他真正交手,心中的不解更甚。对方动作生涩,技能连全无章法,根本无从对盛世晴雪造成实质性的伤害。

这不可能是叶秋的水平……

应该是有人忘了关闭公频语音,盛晴能听见对面全程的交头接耳。

“呃,散人这技能伤害也太低了……怪不适应的。”君莫笑身上竟响起了女性嗓音,语调起伏清晰,音色有些沙沙的硬。

“你要计算一下技能冷却时间,果果。”说这话的又是个女孩子,年纪稍轻。

“哦哦。”君莫笑话音未落,盛世晴雪已枪口微抬,送出最后一击。散人角色应声扑地,旋即那人咕哝着说,“我们的对手好像很强啊……”

寒烟柔的角色血条紧跟着清空,她毫不犹豫地点击退出房间,给击败她的非天发消息:“再来。”

周泽楷接受了她的挑战。

 

四人又进一局,开始之前,盛晴试探地问:“不是叶秋?”

君莫笑的身形错位了一下,女人的声音再度传来:“你认识他?”

盛晴含糊承认:“算是认识吧,以前经常见。”

“这样啊。”对方也没深问,落落大方地介绍自己,“我是他的老板,陈果。”

老板……这个词让盛晴眉心跳了两下。叶神不会找到了挂靠的俱乐部,打算等第十赛季卷土重来吧?

盛晴正暗忖着,只听陈果问:“你是职业选手吗?”

她于是笑了笑说:“是。我叫盛晴,你可能不太知道。”

谁料对方答得飞快:“当然知道,周泽楷以前的队长,现在的女朋友,对吧。”顿了一顿,陈果小声地说,“我看过他打比赛,超厉害的啊。”

周泽楷自始至终缄口不语,此刻也依然没有出言的迹象。

“的确。”盛晴也表示认同,眨眨眼说,“不过我也不差嘛。”

相较于陈果,那个叫寒烟柔的女战斗法师倒是让盛晴颇感新奇。

她与周泽楷几轮交锋下来,无一不以全盘溃败告终,几乎可以称得上是遭到血虐了。这姑娘倒是分毫不曾气馁,反而越挫越勇,凭靠着常人所不能及的手速与反应能力,硬生生又与周泽楷多周旋了数秒。

看得出技术远未够纯熟,对游戏的理解也尚且浅涩,倒是很像青训营的新进选手。

联系到陈果“老板”这一层身份,盛晴猜想,这个寒烟柔或许是叶秋选拔的新人吧。

第二局对决很快终结。盛晴拉开数据表一看,输出榜排第一个的果然还是周泽楷的非天。

 

“你总算抽完烟了……”是陈果在跟谁讲话,愈到后面音量愈小,静了片刻,传来有人起身的窸窣动静。

那边嘀嘀咕咕又聊了些什么,接替了陈果位置的人好像才把耳麦戴上,说:“哦?职业选手?”旋即估计是瞥了眼屏幕,话里带上笑,“我当是谁呢。你们两个怎么打起竞技场了,不训练?”

这个嗓音太过于熟悉,于是盛晴也笑开了。

“之前小戴发群里的那个链接你肯定没看吧。”她说,“受了点伤,过两天就好了。”

“多休息吧,少打点游戏。”叶秋转而问,“那小周在这干什么。”

隔着耳麦也能听见陈果的惊呼:“小周?周泽楷???不是吧,你怎么看出来的……”

叶秋随口解释:“一男一女两个神枪手,其中一个是盛晴,另一个也不难猜吧。”

“练习。”周泽楷给出一个很有他风格的简短回答。

练习什么?盛晴一时有点茫然。眼下的情况也不容她开口询问,因为对面的叶秋已经开始给寒烟柔布置战术了:“小唐,待会儿我负责解决盛晴,你去尽量冲周泽楷正面……”

“我们能听见啊叶神。”额角隐约抽痛,盛晴顿感无奈,“想用小周练新人,你也太狡猾了……”

 

她还没说完,但见屏幕一晃,满级神枪手非天忽而抬枪攻击,子弹挟着道扎眼的枪火,飞箭一般冲向君莫笑。

他全身上下皆是普通蓝装,手中有把紫武短枪。

全部的火力输出就这么朝君莫笑倾袭而下。

君莫笑灵活旋身,手中伞尖翻掀,竟抖出一个阒黑的枪口:“……我来应付周泽楷,小唐你先拿盛晴凑合一下吧。”

“拿我凑合??”盛晴还没顾得上对他转变形态的武器示以惊异,闻言狠狠一抬眉。

叶秋说得云淡风轻,颇有底气:“毕竟你现在手上有伤,战斗水准也就是巅峰时的三分之一不到吧。”

盛晴不得不承认这一点。她张了张嘴,最终选择忍气吞声。

只不过,叶秋的话也顺道引出了她目前最关心的问题——“那你呢前辈?比起巅峰期,你现在状态怎么样。”

叶秋那边传来火机引燃的轻脆响声,他嘴角可能含着烟,咬字有些囫囵:“我?现在的实力比起巅峰期嘛,应该还要强上那么一点。”

听了这话,盛晴表示:“呸。”

 

从头到尾,周泽楷一径沉默。

他的攻势相当猛烈,同时策应着盛晴拉开枪线,向近点突刺。

可是她被寒烟柔牵绊住了步伐。

君莫笑手中伞尖再度变换,成了一柄矛形长杖,依仗着近乎完美的走位避开大部分射击,顺利近了非天的身。

单手持枪对于周泽楷惯用的枪体术来说有些不利,更何况君莫笑曾经是最顶尖的战斗法师,对于近战的经验与造诣几乎无人可及。

盛晴一面应付着寒烟柔难缠的手速,一面分出些注意力投向竞技场边缘的战局。

小周他……完全占了下风啊。

或许有装备差距过大的原因,但更多的是面对散人,这在荣耀世界销声匿迹多年的稀罕职业,全方位的陌生与无措。

散人在叶秋手里,配以那样一把奇异的武器,实在成了个极其可怕的职业。

她握着鼠标的手不自觉微微一攥,肌肉收缩得过分紧张,伤口缝线处崩绽出尖锐的疼痛,动作生理性定了一瞬——只这一瞬,寒烟柔已经抢占先机,酝酿起战斗法师最大的杀招。

周泽楷的非天调转火力暂且压制住君莫笑的进袭,同时闪身掠到盛世晴雪,生生替她吃下了一击。

血条骤然清空,非天的头像在组队列表里灰暗下来。

盛晴即刻找回步调,尽力将寒烟柔逼入绝地,战斗法师倒下的一刹那,君莫笑出现在身前。

结果已无悬念。

 

“再来。”冷不防地,公屏亮起周泽楷敲出的两个字。

寒烟柔那边一滞,显然有种被抢了台词的不适。

叶秋那边许是伸了个懒腰,一阵衣料摩擦的响声,随后他说:“我不来了,先出去一下。差不多该刷野图boss了。”

“叶神你……你什么时候堕落到跟普通玩家争boss了?”盛晴又想扶额,“……之前蓝溪阁差点到手的那几个就是被你抢跑的吧?”

“呦,都忘了你现在是蓝溪阁那边的了。本来还想拉你来我们公会的,现在兴欣比较缺人才。”

“我这号是蓝溪阁的,肯定得为蓝溪阁服务。”盛晴,“从你手里抢boss肯定很难吧?”

“不难,就是不太可能。”叶秋话里带笑,“你想来试试?”

盛晴视线飘向电子钟,还犹豫着,另一端周泽楷却不再噤声,开麦说:“我也去。”

“不行,你得睡了小周。”盛晴果断改了主意,“过几天再说,今天这个Boss就先交给春易老他们吧……叶神你下手轻点。”

叶秋:“这个也不是我说了算的。”

 

双方不再寒暄,各自准备退出。

点击离开的手指霎时一停,盛晴问得有些唐突:“还会回来吗?”

叶秋却仿佛理解了她的意思:“你说呢。”

“等你回来。”盛晴随后说,“要加油啊。”

叶秋低笑了一声:“行,你也是。”

盛晴点头:“一定。”

才关掉竞技场副本,一个系统提示浮上对话框——

玩家[非天]已退出组队。

再打开好友列表,已是离线状态了。

盛晴微微发怔。

是她过于专注和叶神你来我往的聊天,有点冷落到他了么?

 

她想亲口问问,思来想去也没见周泽楷联系过来,她皱着眉头关掉电脑,将自己摔进床被里,闭目歇了一会,忍不住给他打电话。

“你要睡了么。”半天等不来回音,盛晴只好又问,“到底怎么啦?”

周泽楷这时候的声音不太清楚,比起声带振动,更像是鼻腔里的闷响:“喜欢的选手……叶秋对吗。”

盛晴能想象到他现在的模样。

一定是有点懊恼而又困扰的,手指梳拢过发隙,一边轻眨着眼。

纯黑的头发,霓虹的眼睛。

“……原来你一直都在较劲儿的是这个?”盛晴几乎是哑然失笑,忖度了两秒钟才说,“怎么说呢……毕竟让我爱上荣耀、成为职业选手的就是叶秋。在联盟里,应该不会有人能超过他在我心里的地位了。所以,对,我最喜欢的职业选手是叶修。”

进入职业联盟这些年来,叶秋从来都是她的偶像和朋友。她的历任男友,但凡对荣耀有所了解的,都知道叶修对她来说有着怎样的意义与分量。

周泽楷静默许久,然后出声:

“那——”那我呢。不同于赛场上的犀利果决,周泽楷在生活中其实是相当细腻温吞的性格,面对这样的时刻,反应或多或少钝了半拍,最终归结于一场声势浩大的沉默。

盛晴轻轻吸了一口气,呼吸也放得相当安静。

“但我有一个最喜欢的人。不止是在荣耀里,或者职业选手里……”她一边讲着话,热感从心窝开始,把咽喉也燎干,最终缓缓烫进眼眶里。她一手拨着发尖,轻声细语地说,“我没有去过许多地方,也没有经历过太多的人。意外么?我的世界其实很小。但是,在我这个很小的、微不足道的世界里,最喜欢你。”

周泽楷一时没有说话。他很慢很慢地垂下睫毛,一并将下颌压得很低,薄削的唇角克制不住地向上牵拉。

他低眉敛目地望着前方的地面。眼睛里未起波澜,心头却已过了一场海啸。

“盛晴。”

“嗯?”她应了一下,赶紧抢先提醒,“别再让我讲情话啦,怪不好意思的。”

按理说她比他年长一点,也理所应当更成熟一些……怎么到他这里脸皮就变得这么薄呢。往日对前男友可以信口一句不走心的情话,面对周泽楷却说得这样长,这样细致,这样吃力。

是不是周泽楷与她相处时也会有这样的感受?所以他从不会多说什么。

就连此刻也是一样。

他对她说:“晚安。”

只是短短两个音节,仍有笑意撑破了声线,不断往外溢。

 

盛晴的手伤恢复顺利,拆过线后没隔多久便基本愈合如初,可以正常参与战队训练了。

不久前她缺席的那场比赛,蓝雨战队的发挥依然相当平稳,以七比三的绝对优势战胜了对手三零一。三零一战队本就实力不俗,此番蓝雨更是以一名主力缺席的劣势出赛,却仍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。因而在赛后接受采访的环节,喻文州不出意外地得到了来自媒体的一些质疑声,主要针对盛世晴雪在团队中起到的实际作用。

核心内容可以简化成一句话——既然没有盛晴的蓝雨依旧能取得出色的战绩,那么吸纳她进入战队的意义究竟在哪里?

对此,喻文州并未多言,只是一个不温不火的微笑,从容和笃定就都有了。

他说:“让我们拭目以待吧。”

客场对战霸图,最终比分也是7:3。

然而主场迎战三零一的7:3,与客场出战霸图的7:3,含金量绝不可相提并论。

这样的结果极大地出乎了媒体评论人的预测,连喻文州都稍感意外。霸图有着坐镇多年的队长韩文清,也有以刻板自律著称的副队张新杰,后者更是被誉为联盟四大战术大师之一,其风格沉稳思维缜密,恰好是蓝雨战术核心、善于抓住错漏一举击溃敌人的剑客夜雨声烦的克星。

无论夜雨声烦的身形有多轻巧诡变,都无法从张新杰严谨的布局中找出些微纰误——这几乎已成了蓝雨与霸图多次团队对决以来最常见的走向了。

然而这回却不太一样。

“破了!云中夜来这一次的远点援助实在及时,夜雨声烦直接撕开了霸图精心布置的陷阱!我们注意到霸图的元素法师血条已经清空,而这边石不转被云中夜来死死拖住,锋芒慧剑更是与索克萨尔一起将大漠孤烟送出了阵型……看来霸图看似完美的陷阱不但没能有效对黄少天进行阻碍击灭,反倒让自己减员了啊。”潘林略作叹惋,又评价说,“蓝雨这一波恐怕是职业赛场上比较难见的精彩配合之一了,却是在知名独狼选手盛晴的助力下完成的,不得不说……”

“经典,很经典。”李艺博似乎想起来什么,忙着插嘴道,“众所周知,盛晴选手由于一些原因停赛了三周,就本场比赛的表现而言,看得出私下里一定是相当努力在练习了。想来也是,蓝雨队长喻文州应该会亲自设计训练项目……”

 

——然而李艺博并不知道,就在赛后,喻文州也找到盛晴,提出了相同的问题。

“有点出乎意料。”喻文州话音稍顿,微微地笑,“这几天在偷偷练习配合么?”

“没。”盛晴也没当回事,拿手背拂擦过额间的细汗,随口说,“可能是这次状态好吧。”

“你知道的,少天最擅长的是乱中取胜,局面越乱,越能被他捉住可乘之机。”喻文州对她解释,讲得鞭辟入里,异常详细,“在场上搅乱赛况,这原本是你的天赋所在。最开始我对你的要求,实际上也并不太多。”

“……”这话听着总觉得哪里怪怪的。

“我原以为意识这种东西,要想彻底更正必须有足够的默契。对于你的配合意识,我虽然一直为你制定有针对性的训练计划,但也只让期望停留在你能与队伍保持相同的节奏,而从没想过你能像今天这样,主动与少天配合带起进攻。”喻文州颔首说,眼角继而弯了,“总之,这一场你的表现的确是最出彩的。”

语罢,他起步离开休息室。

留下盛晴独自愣神。

配合意识……

她什么时候跟有足够默契的人练习过?

她无端想起周泽楷,进而恍然。

原来他从前所坚持的双人竞技场PK,竟还隐含着这样的目的么。

盛晴一时有些发怅——她本以为周泽楷已经放弃了让她回去的意图,因为她自己早就先一步断了心思。

没想到……他还在一个人默默坚执。

 

见她心不在焉,黄少天嘴角皱起来:“小盛你初来乍到,是不是不知道蓝雨一直有个传统?就是每场团队赛的MVP要请全队吃饭,并且不能是粤菜。”

郑轩满眼茫然:“我怎么没听说过。”

盛晴被一连串的碎话拉回神志,瞥了眼计分板,再把目光转回黄少天身上:“我都转会好几个月了,算什么初来乍到……不过蓝雨真有这传统?”

“当然啦。你问这个是什么意思,是在暗示我骗你吗?这你就想多了,我绝对不会骗你的。”“川菜我也不喜欢,太辣,我们去吃点清淡的就……”

“走吧。”盛晴穿好外套,低头锁着牛角扣,自顾自说,“这场MVP是你啊黄少。”

黄少天吃惊地将珀色眼珠瞪开,扭头盯住计分板良久,明显噎住了,好一会儿才开口:“怎么可能?我记得我没抢到那么多人头啊……话又说回来,我似乎也记得蓝雨没有这种传统,算了吧算了吧。”

几人鱼贯离开休息室,喻文州还在赛场边接受记者采访。

“上一周有人问过我,蓝雨已经是公认的顶尖强队,为什么还要收购盛晴和云中夜来,重新磨合调整?现在我想我可以回答大家了,我们希望让队伍实力空前强大,乃至于达到极致。”他停了一瞬,再开口时声音里削去了温和,“毕竟,蓝雨的目标也是冠军。”

 

与此同时,周泽楷带领轮回以9:1的悬殊分差战胜烟雨。

雷霆以1:9惜败嘉世。

 

比赛结果令人满意,复盘却花了比以往更长的时间。一切结束后,喻文州关掉荧幕,说:“下一轮嘉世对战烟雨,到时候要顺便复盘这场比赛,因为嘉世将会是我们两周后的对手。”

于锋问:“那我们呢?下周打谁?”

喻文州答:“我们客场出战轮回。”

 

 

 

TBC.

 

 

本来说不写谈恋爱的……一不留神又写多了,很气。

上章不小心加错tag了,怕修改以后又锁文就没删掉,以后不会了……

非常感谢上一章大家的留言,我都有看。其中有几条评论印象很深,列在下面了,还有我的个人感受。

以后每章都会选一些喜欢的评论贴上来,如果觉得不妥可以私信我删除,谢谢啦。

 

[上章评论]

抟扶摇而上者多少里:荣耀圈类娱乐化那一段写的相当好,冷静客观地分析了粉丝文化的畸形走向,这已经不仅仅是普通同人,这对现实社会的很多方面都是一种反思

谢谢,实在是谬赞啦,就是一篇普通的同人言情,很多方面都不太成熟,单纯想写个成人童话。不过看完你说的,发现我的文字能侧面传递出一种态度,对我而言已经很满足了。

 

千灯渡:不管是盛晴还是小周都特别好

能让你有这样的感觉真是太好了。我很希望大家回忆起我文里的每个角色,想到的都是闪着光的时刻,所有人都不完美,会有缺点,但总归是在慢慢成长,慢慢变好,这也是我想传达的东西。

 

Kuchinashi💓:希望您三次元平安顺利,您写的文不管是什么我都会看的!!❤

谢谢你,我也喜欢你。但是假如有一天我不是出于对人物的热爱与对故事的热情,而是为了数据和关注写了违背本心的文,希望这样的作品你们不要看,并且请狠狠地骂醒我。

非常感谢。

 

评论(19)
热度(2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