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非

【全职/周泽楷bg】她的少年(016.)

排雷:

第三人称Bg/原创女主/特别苏/比较甜/大量私设/对原著设定有调整/我放弃贴合原著文风啦


第十六章


翌日清早,周泽楷陪她去医院换了药。

过程其实并不算太痛苦,因为盛晴一直被他紧紧握着手,用力到骨缝间隐有摩擦的感受。绷带重新缠好以后,盛晴忽地察觉到被他攥住的皮肤已经蒸出了汗意,不由得轻轻发笑,偏脸去看他:“小周你紧张什么,捏得我好疼。”

周泽楷眨眨眼,立刻松开了手指,眉弓却朝下一塌,露出类似委屈的表情。盛晴见状笑得更高了,忍不住去拉他的手。

两人就近潦草吃了顿午饭,因为周泽楷人气过热,连拥抱亲吻都要着意避人耳目。周泽楷其实不算黏人,相当懂得分寸,在过分喧哗的地方只是悄悄勾住她的手指,揣进自己大衣的口袋,再无声地用唇形告诉她,这是他从哪个电视剧里学来的桥段。

然后盛晴仰起头去碰到他的目光。两人的嘴唇都不再动了,只有眼睛里在笑。周泽楷看着看着,冷不防拉着她跑到僻静的拐角处,在细密短促的呼吸里小心翼翼地偷一个吻。

就像所有简单纯粹的情侣那样。


日头开始偏斜之前,盛晴执意让周泽楷回去参加下午的训练。他拗不过,只好乖乖被一路送到机场。

临别前,她望进那双温纯低落的眼睛,只觉得心窝里面绒绒麻麻,陡然就软成一团了。

盛晴垫起脚去拥抱他,想了一想,又稍触即离地吻在眼下的位置。唇面润洁,被他的睫毛尖轻擦,微微有些痒。

她整理好表情,一并将心情收拾妥当,深吸口气说:“下回见,比赛好好打。”

“嗯。”周泽楷捏了捏她的手,垂下黑到发磁的眼,里面是未经掩饰的舍不得,能看出还在搜肠刮肚地找话说,半天组织出一句,“你也是。”

赶在被粉丝认出之前,盛晴敦促着他上了飞机。招出租车回到蓝雨,她应付过俱乐部工作人员的问候,又跟喻文州与战队经理开了一场小会,结束时已是暮色四合。刚关上寝室门略作喘息,手机不期然嗡嗡振响,屏幕里堆满了消息提醒。

是荣耀职业联盟的选手大群。


目前国内比较知名的电竞媒体统共有三家:《电竞之家》、《电竞时代》和《电竞圈》。不同于前二者的报道聚焦在竞技活动本身,《电竞圈》本质上就如同无数娱乐小报那样,以挖掘人气职业选手的私生活为卖点。他们的主要经营范围也不在实体报刊,而是专注于网络新媒体方面的运作。也正因如此,《电竞圈》的微博账号粉丝一度冲破千万,比另外两家杂志官博的关注者加起来还要多。

他们自有获取信息的独特渠道,可以更快地得到另外两家无从入手的爆料,只是报道中主观臆测的成分太多,其真实性终归还是频频受到质疑。

盛晴当然没有关注电竞圈的微博主页,只是女选手凑在一起总归要更加八卦一点,平时也会有人分享一些爆料到群里,然后捉当事人出来调侃两句。

就比如现在。

鸾珞音尘:[分享 @电竞圈独家 的微博: 轮回两任队长继公布恋情后,于G市初次私会……]

鸾珞音尘:啊啊啊啊啊,难道是真的?

鸾珞音尘:@云中夜来 没事吧?周泽楷都去看你了?这么严重啊QAQ

一枪穿云:嗯,很严重。

鸾珞音尘:……咦,周队??

鸾珞音尘:我发错群了!!!

云中夜来:不要紧的,很快就能好。我已经让小周回去了[抽根烟.gif]

一枪穿云:训练结束了。

一枪穿云:[乖巧.jpg]

云中夜来:真听话~[啵叽.gif]

鸾珞音尘:……报告群主,这里有人公开虐狗,可以禁言他们吗

君莫笑:谁弹我?

鸾珞音尘:????叶秋大神,你是群主?

夜雨声烦:叶秋你竟然隐身?多大点事啊不至于吧?小窗敲你多少条消息了都不回我!快来PKPKPKPK!!

君莫笑:忙着呢,你自己玩去

夜雨声烦:我靠我靠我靠!你知道职业圈里有多少人排着队想跟我单挑吗??叶秋我严肃地告诉你……

…………

叶秋宣布退役后,在新开服的第十区玩起一个散人角色,正是黄少天此刻执着于挑战的君莫笑。

这几乎已成了职业圈中半公开的秘密。

群内讨论的焦点瞬间偏移到了叶秋身上,盛晴笑着抿起嘴角,悄然点开了戴妍琦方才发来的那个链接。


《轮回两任队长继公布恋情后于G市机场拥吻——原因竟是?!》

开篇一入眼就是简单直白的——“昨日,轮回战队队长周泽楷神秘现身G市机场”,下方配以一张明显从隐蔽角度偷拍的照片。镜头里周泽楷身穿便服,深扣着棒球帽,阴影一路遮到直挺鼻梁。他行色匆匆,正低头逆着人流前行。

“……此行目的是探望身在蓝雨战队的女友盛晴。如果不是有网友在微博上发布了这样一组照片,小编恐怕会以为是轮回队长过度沉迷于热恋,从而忽视了战队训练……”

下面的文字简单叙述了盛晴一日来的遭遇,并附上警方将那一捧玫瑰花作为物证封存的照片,紧跟着是藏在花蕊里的针尖以及电梯中干涸的血渍。

“据悉,放出照片的是一位蓝雨内部人员的亲属。”

“周泽楷队长匆忙赶到G市探望恋人。入夜时分,两人携手进入位于蓝雨俱乐部对街的酒店。[组图]”


连这个都拍到了……盛晴眉头稍紧,不确定这样的新闻会不会对周泽楷产生负面影响,几乎想也没想便拉开他的对话框。在看清他头像的那一瞬间,她好像忽地就踌躇了起来,输入几行字又删掉,最终敲出一句:

*在忙什么?*

她猜想周泽楷刚刚结束训练,可能还在抓紧时间休息放松。谁料下一秒,一通电话打进来。

是他的声音,沉静而温和。

“在想你。”盛晴听见他这样说,“……担心。”

“不用多想了,我没事的。训练有好好完成么?”

“嗯。”周泽楷答得很快,咬字异常清楚,“会努力的,盛队。”

他似乎是在有意揶揄,盛晴噗地笑出声来。

“别骗我。”她半开玩笑地警告。

周泽楷认真说:“不骗你。”


周泽楷不是那种会有闲余去看八卦新闻的人,即便戴妍琦此前在群里转发了链接,盛晴也不认为他有耐心将全文通读一遍。于是她把《电竞圈》杂志的内容向他简述了一下,末了谨慎地说:“没问题么?这种照片可能会让你的人气受到影响。等轮回那边出了公关方案,有需要配合的地方就跟我说。”

没想到通话另一端的周泽楷并不意外。他声线很稳,也没有刻意压低:“我看到了,不要紧。”

盛晴还当他是不愿给别人造成麻烦:“你要是不想,让小江来说也可以。”

“……不是。”过了数秒光景,周泽楷才继续说道,“我们在一起……所有人都知道,这很好。”

不待盛晴开口,他又补充一句:“我很开心。”

他说得那么慢,每一个音节发得饱满扎实,有着不容忽视的重量和质感。盛晴只觉得一股烫意迅速挤占心腔,顺着血管肌骨在往脸上窜,她不自觉地用指尖轻轻探触烘热的面颊,低声说了句:“是。我也是。”

管他呢。她想,就随他们去吧。从人气、形象设定、商业影响力,到粉丝、八卦杂志、战队公关……她突然失去了全盘考虑的兴趣。至少在这个时候,她和周泽楷拥有着彼此,甚至不惮向全世界宣告。


“小周。”她组织的言语能力好像比他还要笨拙,“你……过两天的比赛,要加油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“对手是嘉世吧?虽然叶神走了,也千万不要轻敌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夏休期再来G市玩,带你去吃好吃的。”

“好。”

话音落下,一时无言。

过了不知多久,盛晴突然妥协般地轻叹一声:“我也很想你。”句尾轻到近乎听不见。

周泽楷唇角浮起很薄的笑意。他脊梁微倾,靠在墙上稍低下头,抬手拂开额发,很困扰地喃喃说:“……怎么办啊。”

“怎么了?”

他的音色沉淀下去,不易察觉地裂出喑哑的暗痕,低低说:“才分开,又想吻你。”


通话被掐断是由于黄少天的突然闯入。

“诶小盛你脸怎么这么红?”黄少天从门隙里探出一个脑袋,视线在屋里来回睃巡,“不会又躲在这边偷偷谈恋爱了吧,我猜的准不准准不准?”

盛晴突然就有点不知所谓的害羞,还把手机藏在了背后,故意清了清喉咙说:“……有事赶紧讲,我很忙的。”

“你忙什么忙,手比我们队长都残了。”黄少天翻了一下眼睛,这才想起此行的目的,“哦对了,喻队叫你去一趟。”

盛晴是在空无一人的训练室里见到喻文州的。他刚结束了一场比赛的信息梳理,正用拇指指节轻擦着眉骨,眼窝泛红,隐约含倦。

抬目望见盛晴,他温文地笑了一笑,所有的疲态就都消却了,手指重新撂回鼠标上,说:“嫌疑人抓到了,在S市。警方想等你稳定一些再去警局做笔录,再根据情况决定如何诉讼。”

语毕,他挪动鼠标打开一张照片。理所应当的是个少女,只不过意外年轻,十六七岁的平凡模样,一脸稚嫩朝气。

盛晴只看了一眼。

“算了吧,教育一下就行了。”她摆摆手说,“我也没什么大碍,下周就能正常上场比赛。”


荣耀造星运动不止使得职业联盟的商业价值达到顶峰,同时也催生出了相当畸形和负面的粉圈文化。

过度年轻化的粉丝社群一旦变得庞杂,其中偏激个体出现的几率也会成指数增长。此前,粉丝因为种种原因对俱乐部和职业选手造成威胁的事件数见不鲜。譬如第三赛季有嘉世粉丝结伙围堵了霸图战队选手的用车,并发生了一定程度上的肢体冲突;第六赛季黄少天在蓝雨终结了微草连冠后,频繁收到各种形式的言语骚扰;甚至嘉世成绩连年不振,时任队长的叶秋也在自家主场内被人丢过矿泉水瓶。这些都是媒体进行过详尽报道、并受到职业联盟与荣耀官方强烈谴责的事件。

然而真正触犯法律并产生人身伤害的,恐怕这还是第一例。

《电竞圈》对此事的评价相对来说十分客观——这标示着荣耀职业联盟彻底开始了类娱乐圈化进程。

周泽楷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个。或许是外形和定位问题,他的粉丝中女性占了相当惊人的比例,对他的追捧也并不像多数男粉那样纯粹从竞技水准方面考虑。

是以他在直播采访中强调说:“我是职业选手。”

盛晴多少懂得他的意思。


夜深了,四周分外安静,只有酒吧街的霓虹散射着光污染。周泽楷霎了霎眼,将视线从窗外移回面前的电脑屏幕。

两周前蓝雨对战雷霆的录像正在播放。周泽楷头戴耳麦,将进度条往后拖了两段,直接拽到盛晴出场的环节,然后略作屏息,仔细聆听着解说。

按照惯例,潘林对出赛战队及选手进行了粗浅的介绍,语气过分平整,显然是在念资料:“……本赛季吸收了盛晴后,蓝雨战队四个全明星的纸面实力可以说是空前强大。他们并没有因为盛晴的加入而重新制定战术,而是尝试着把她融入到了自己的现有体系当中。众所周知,盛晴这位选手的个人能力相当突出,但是在场上对于战局的解读能力基本为零,现在在喻文州冷静细致的指挥下,终于能够成功进行起团队作战了。根据眼下的积分来看,蓝雨的这一番布置可以说是收到了良好的效果……”

“是的。蓝雨当前的主攻手是盛晴和于锋,除了在单人比赛里多了得分的保证,团队赛中强势的远程和近战相结合,可以运用的打法也非常丰富。”李艺博接口,进而略作沉吟,“而这一轮比赛盛晴被安排在擂台第一位出场,足可见蓝雨对她的发挥予以了充分的信任和肯定。”

色彩饱浓的画面里,名为云中夜来的女神枪手身法轻捷,子弹洒成密集的火力网。

“……”导播将画面切回解说直播间,潘林的脸上恰巧现出异色,“一挑二!非常漂亮的一挑二,盛晴选手今天的状态好得出奇,最后留给蓝雨下一位出场选手郑轩的,是生命值不足20%的对手,想必守擂大将黄少天这回没有登台的机会了。李指导,您怎么看?”

周泽楷不太喜欢李艺博的解说风格,指下轻敲按键,把这一段快进了过去。

耳麦里再度出现潘林的声音,已是单人比赛全部结束后:“四比一!个人赛与擂台赛结束后,蓝雨对阵雷霆的比分已经是四比一。雷霆在单人比赛的短板有目共睹,但我们通常可以期待他们在随后的团队作战中扳回一局……”

团队赛随即开始。周泽楷努力张大眼睛,睑上叠起两页深褶,虹膜里印着清晰的光亮。

“很可惜啊!锋芒慧剑和云中夜来完成了一次经典的里外配合,摧枯拉朽地撕开了对手的坚固防线。夜雨声烦抓准时机一举将生灵灭带离了雷霆的队形……索克萨尔死亡之门的吟唱刚好结束,生灵灭被直接推入!好的,云中夜来及时回火压制住了试图救援的鸾珞音尘,现在我们可以看到,锋芒慧剑和夜雨声烦趁机对生灵灭近身展开了集中攻击……强杀!生灵灭被直接带走!失去队长肖时钦的雷霆战队还在坚持,但是显然已经失去了固有的节奏……”

——这场蓝雨对阵雷霆的比赛最后以九比一的大比分终结。

赛后,潘林对蓝雨的新战术作出了如此评价:“盛晴运用战术打配合,可以说就像王杰希放飞自我、黄少天无话可说一样,是我们本以为没指望在职业赛场中看见的情况……喻文州对战队成员团队意识的培养可见一斑。”


“配合……”

周泽楷入神地琢磨着这个他早已稔知的字眼,呼吸和心跳变得七零八落。

他长出一口气,双击点开标题为“双神枪”的文件夹,仔细浏览起来。

被他最小化的视频窗口仍在播放,隐约传出蓝雨战队接受赛后采访时的对话。盛晴的声音冒出来的那一刻,周泽楷迅速切换了画面,重新将视频打开。

他没有留意主持人提出了怎样的问题,只是专注于她的回答:

“……说起团队赛最后几分钟的处理,其实我个人不是太满意,很明显还有发挥的余地……尤其是被小戴他们集火的时候,很明显跳出团队阵型了。不知道叶神离开嘉世后还会不会关注职业比赛,希望他不要看到这样的场面吧,真的有点丢脸啊……”


周泽楷思神一恍,不自觉想到许多年前,那个眉眼桀骜的女孩子第一次站上领奖台,高举着奖杯告诉台下簇拥着的记者:“我最喜欢的职业选手是叶秋。”

同样的一句话她讲了很多年,同一个人她崇拜了很多年。

——最喜欢的职业选手,叶秋。

周泽楷的眉尖拧起来。


未久,即将入睡的盛晴接到这样一条短信——

*喜欢我么。*

发件人:周泽楷

大半夜的,睡糊涂了吧。

盛晴眼带惺忪,咽下一个溜到嘴边的呵欠,盲打出几个字:

“早点休息。”


半阖着眼帘捺下发送键,刚把手机松开,又是一阵振动。

是来自周泽楷的新信息。

*喜欢我?*

还没来得及回答,他的短信又来了,这次仅有简单的一个符号——

*?*

盛晴总算明白过来,这好像是某种撒娇一样的别扭。

想了想,她写下回复:*好啦,喜欢你。*


周泽楷好像终于满足了,接下来的信息显得非常内敛:

*晚安。*

被这一通折腾,盛晴彻底醒了,从旁边扯过一个空枕头搂在怀里,低头将脸埋进去。

明明不是纯情的初恋时代了,为什么让她说出喜欢,竟然意外的会有点不好意思。

小周也真是的。多大的人了,这是干什么呢……



TBC.


谈恋爱写腻了,后面两章大约是正儿八经的比赛。

理一下时间线,目前正处于第八赛季常规赛阶段,原作中有过正面叙述的赛程和比分我尽量不作改动……如果有为了剧情发展不得不进行的调整我会标注出来,希望你们能接受。

之前存放大纲的电脑丢了,都得重新来,还要再把原作读一遍,心很累了。有BUG请务必提醒我,能改我一定改,实在没法修的就当架空同人看吧。

本来真的不想写了,后来又有点舍不得,毕竟最开始一腔热忱的开了坑,大纲也很完善了。所以尝试着继续写下去吧,应该能顺利更完。

不知道有没有人能陪我走到最后


评论(52)
热度(27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