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非

【全职/周泽楷bg】她的少年(015.)

排雷:

第三人称Bg/原创女主/特别苏/比较甜/大量私设/对原著设定有调整/我放弃贴合原著文风啦


第十五章

 

更严重的还在后头。

常规赛赛程间隙,盛晴多半时间都留在俱乐部跟队训练,休息日也鲜少外出。这天接到前台通知,要她下去签收一个快递。

到了才知道,是有人送来巨大无朋的一捧玫瑰,上头附了张心形卡片,印有周泽楷的名字。

俱乐部前台的女孩冲她眨眼:“是轮回的周队长送的么?”

“看名字应该是。”盛晴说,多少带点无可奈何,“什么年代了,还送这个……”

她随手拨弄两片娇红滴露的花瓣,又低头挨近了嗅嗅。花香实在浓烈得过分了,有几分人工合成的粗劣味道,很可能是喷洒过香料或香精。

不像是周泽楷会喜欢的。

尽管觉出有异,盛晴当时也没怎么往心里去,随手抱起来就往宿舍折返。这花看着就不轻,好不容易气喘吁吁搬上了电梯,赶快搭在一边扶手上临时歇憩。


一切发生在有人进来的那一刻,她往里避了避。

左手的手腕原本只是虚扶在花捧表面,此时随着施力和角度变化而下压,深蹭着花蕊就擦掠过去,随之而来的是割裂的剧痛,仿佛被强电流劈绽了皮肉。

“嘶——”

盛晴听到自己倒抽了一口冷气,明明是很尖锐的音色,却听的不太真切,仿佛隔得很远。

随即后知后觉地感到左手的一片濡热,她低头看去方才明白。

是血。



因为及时错开了胳臂,创面比想象中要窄一些,也不算长,四条伤口全在手腕侧面,统共缝了十九针,裹起鼓鼓囊囊一圈绷带。医生对未来几天的注意事项进行了一番叮嘱,开了两盒消炎药就放她离开了。

那一束玫瑰花早被当作物证收走。据说拆开花瓣,能看到尖利的针头细细密密地埋在花芯里。

坐前台的女孩可能有点歉疚,一连声地安慰她:“你要是再靠近一点去闻,受伤的就是脸了。”

盛晴笑了一笑,不置可否,只是在下方燥郁地磨起手指,满心想要抽上一根烟。

对于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而言,在手部遗留的创伤实属致命。蓝雨公关部原本试图暂时压下消息,然而不知是谁拍摄了现场照片上传到社交网络,并佐以自己的猜测与分析,一时之间再度成为热议的话题。

在这件事上,网民们的想象力没有得到充足的发挥空间——几乎所有人都一径认定了本次起因,无非就是前段时间周泽楷公开恋情。


盛晴从之前的网络攻击事件开始就很少上微博了,也正因如此,看见来电显示周泽楷的名字时,并没有第一时间与今天发生的联系起来。

她只是单纯地觉得,在一起之后他出乎意料的挺黏人。

“训练时间还打电话。”她肩窝里夹着手机,右手把烟蒂掐灭,转眼注意到挂钟上的时间,不由自主操起原轮回队长的心,“小周你……”

周泽楷说:“我在楼下。”他的语态清淡而冷静,甚至有些微的生硬。

“……”

“黑色的车。”他又道。

盛晴赶紧跑到窗边,拨开遮光帘往下一看,很快就找到他所意指的那辆轿车,花了一会工夫才作出反应:“……别动,我下去接你。”


周泽楷推门下车,居然没戴口罩。那张脸辨识度太高,他个头又那么出挑,几乎马上就被流连在蓝雨俱乐部门口的电竞粉认了出来。

即便这里不是轮回的主场,眼下荣耀职业联盟最顶尖选手之一的突然现身,顷刻之间仍不免激起一场骚乱,很多人赶忙掏出手机开始拍摄,更多的则是尖叫着朝他涌去。

周泽楷步幅很大,丝毫没受到粉丝牵缠,走得极快,眨眼就来到盛晴面前。

门在背后合上,将狂热的呼喊一并隔绝在外,他整个人都是逆着光的,因而难以辨清表情,只能依稀看见并得冷冽的唇形。脚下阴影浓淡不匀,被拉伸到最长,将她整个人罩在里面。

围观了全过程的盛晴禁不住直抽嘴角,一时间简直想捶他,手抬到一半又放下,有气无力说:“你过来干嘛?不比赛了?”她垂目看手机,下午三点半。稍加推算,盛晴估计他至少翘掉了小半天的战队训练。

周泽楷略微偏头,面容的一部分浸入光里,瞳仁显得特别亮,像两汪纯质的黑水银,眼神里隐约装着许多细节和内容。

“想见你。”他说。

不待盛晴给出反应,周泽楷低低重复: “必须要见你。”

盛晴根本拿他没办法,只好回以一个妥协的表情,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反正能在这时见到周泽楷,她也不是不开心。

盛晴余光偏转,察觉到他一个劲儿的拿眼看自己缠了绷带的手腕,正要出言解释,没想到他更先一步发了声:“疼不疼?”

她还没说话,左手已经被人捧起来:“……对不起。一定很疼。”

“其实还好。”盛晴不是在逞强。实际上最疼的是上药和缝针,不过这种痛觉没有后劲儿,很快就过去了。

她拉起周泽楷:“走啦,先上楼。”

 

电梯里的血迹已被处理干净,空气中全是清新剂的气味。盛晴按了楼层,周泽楷亦步亦趋跟在后面。

未久,手臂连同呼吸从身后致密地围拢上来。

周泽楷贴依着她,一手从肘弯滑下去,小心地轻触她的左腕。

盛晴又听到他说:“抱歉。”

“别内疚,真的不怪你。”盛晴知道他心里不自在,也就任由他这么靠了一会儿,很平淡地侧身问他,“还没吃饭吧?要不要出去吃?反正我休着伤假。”她晃了晃缠着绷带的左手。

“没有。”周泽楷的视线仍旧直往她左手飘,小声回答,“……不想吃。”

盛晴想了想,没有勉强:“那就先来我房间吧。”


她的宿舍跟家里的布置很相近,所有材质都显得绵软而滑顺,几乎不见任何冷硬板直的线条,相当有生活气质。

周泽楷被盛晴安排在床脚,她自己拉来电脑桌前的转椅坐下。

两人相互默视片刻,盛晴决定先开口打破这个消沉的氛围。

“俱乐部方面报了警,还在调查中。”她说,“也不一定是你的粉丝。”

周泽楷显然情绪不佳,声调也偏低迷,讲起话还带着点鼻音似的闷响,他摇了摇头,没多说什么,只是直面着她微微张开手:“过来,抱。”

“……”他一贯如此,好像体肤总是渴的,只有两个人黏黏糊糊腻在一起才能得到纾解。盛晴猜说是因为言语方面的困窘,所以他在身体上有着加倍的需索。

盛晴颇无奈,依他的意思过去给他拥着,偏脸又问:“还有什么要求?”

“亲一下。”周泽楷把她捞在怀里抱严实了,低头缓慢细腻地接吻。他的吻技并不够熟练高明,但做得相当认真,而且每一回都在进步。舌尖勾上来的时候,盛晴浑身泛痒,腰也跟着软了。

到底谁在哄谁呢。

她只觉得好笑,等周泽楷亲够了,搂着他的脖子轻声劝慰,“不用不开心。他们都说没刮到脸已经足够好了。”

——虽然她宁可受伤的是脸,而不是这只承载着她一半职业生涯的手腕。

“不受伤才好。”周泽楷固执地说。他将脸埋在她颈窝,声音依然发闷,“还要做什么?”

“接下来三天都得去换药,然后就可以把绷带拆了。”盛晴讲得含混,“应该不会有太深的疤痕。”

不会太深,也就是说终归要留疤了。

周泽楷的心头遽然纠得一阵难受。

“……是因我而起。”说着,他全身似乎慢慢紧绷起来,下颌往内侧收压,上衣领口偏低,颈线就显得分外修长。

盛晴定了定神:“也不能这么说……”

“不该在一起的。”他的声线极低,能听出沉甸甸的愧怍,“不在一起,就没事了。”

盛晴无从开口,只得沉默。

周泽楷握起她的手。

“但我……不想分开。”他说,“好不容易——”

他没再继续下去,屋子里只剩下愈更加快的呼吸声。很罕见地,盛晴在他眼里看出了明显的情绪——那么强烈、那么多的情绪。

周泽楷就用这样的一双眼睛看着她,一霎也不霎。

她张了张口:“小周……”

周泽楷没给她往下的机会。他说:“听我说。”

于是盛晴静下来。

“我……”他的气息颠来倒去,七零八落,总之不太安定,过了一会才接着道,“很难过。”停了一停,夹着呼吸的嗓音被收紧:“想到你会疼,很难过。”

盛晴默然听着,轻轻说:“我知道。”

“但如果,必须离开你……”他一字一句,吐字异常清楚,“我做不到。”


盛晴把手从他的掌心里拿出来,整个人也脱开他的怀抱,回身直面向他。周泽楷嘴角有施力的痕迹,眉心也拧着一个小涡,被盛晴伸手慢慢熨平。

“好啦,不要考虑太多。我们就按自己的步调走,用不着因为这件事改变什么。”她半开玩笑说,“谁没个脑残粉?你记不记得,前几年我不做队长了,还有个暴躁男粉扬言要炸轮回俱乐部呢。”

周泽楷眼睫微动,然后“唔”了一声,是理解的意思。

他从来都是这样的孩子。说什么听什么,乖得要死。

旋即盛晴感到他声息下沉,热烫到几近于翻沸的程度,熨在手腕的绷带上。润洁的长指也覆了过来,一遍一遍地、轻手轻脚地沿着绷带边缘磨蹭。

“医生说了,还没到伤筋动骨的地步,恢复好了对游戏操作没影响。”被周泽楷顺毛似的抚摩着伤口附近的皮肤,的确是很舒服的感受,连后颈都开始麻了。盛晴眯了眯眼,接着说:“到时候打两把竞技场试试?”

“嗯。”他仍垂着脸,亲了亲她手背,还是恹恹的声色,“要好起来。”


到了这会儿盛晴才觉出来,周泽楷表面上安静内敛的一个人,跟她待在一块却总是闲不住。接下来许久的宁谧里,他一手搂着她的肩,另一手有一搭没一搭玩着她的长发,特别专注的样子。

盛晴一直没吭声,末了突然问:“过两天的对手是霸图?”

“嗯。”

“加油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她稍微坐起来一点,把面部表情调得板板正正。

 “你也看见啦。我没事的。”盛晴晃了晃左手腕,“以后比赛期间就不要过来了,耽误太多时间。”

“啊……”周泽楷迅速领会她的意思,略显犹豫:“真的没事?”

“真的。”盛晴说,“你走吧,早点回去还能赶上训练。”

“……噢。”

周泽楷是习惯了听她话的,当即整理了一下情绪,乖乖起身随她走到门口。他来的时候两手空空,什么行李也没带,所以要离开也相对轻松。

周泽楷按住把手,一时没动,扭头投来一瞥又迅速垂睫,眼中的留恋根本藏不住。

那个表情摆明了是在天人交战。


果然,没等太久,盛晴便等来了这么一句——“只待一晚,行么?”

一对深亮的黑眼珠紧紧抓住了她。

又是这样……完全没办法拒绝。

盛晴叹了口气,再次妥协。“就这一回,没有下次了。”她揉了揉脸,轻声咕哝,“我要还是队长,肯定罚你加训……”说完自己也笑了。

周泽楷抿唇,脸上立时现出想掩饰但没憋住的高兴。

回头环视一周,盛晴这才后知后觉意识到问题。蓝雨的宿舍不大,寝具只有一张中等规格的双人床。好在周泽楷和她都属于比较清癯的那种体型,硬要睡在一起也不见得躺不下。只不过热恋期的男女独处一夜,规规矩矩纯睡觉好像并不在选项范畴。倒不是说盛晴有多保守,最主要的问题是,他们才刚刚确立关系没多久……

这个进展是不是太快了?

盛晴无端感到心虚,不太自然地提议说:“我帮你订个酒店?”

周泽楷说:“不用。”

盛晴登时心口一紧。

他不会真要……

周泽楷又说:“我来就好。”

于是盛晴松了口气,偏又莫名感觉到一丝微妙的遗憾。


客房很快敲定,就在蓝雨俱乐部斜对面,从盛晴这里透过窗户能看得见偌大的前厅。

放下手机没几分钟,喻文州叩响了房门。

适才盛晴下楼接周泽楷,顺手给喻文州发短信通报了一声。毕竟来的是轮回战队的队长,这点规矩还是要遵守的。

只是未曾想,不光是喻文州和黄少天,连蓝雨的经理也到场了,盛晴的小房间一下子装上这许多人,未免显得拥挤。

就在可以称得上逼仄的空间里,几个人你来我往寒暄了几句——说是寒暄都很勉强,除了黄少天一如既往的话多,其他人基本等同于多打了两声招呼。依周泽楷的性子,也很难跟他们同时保持通畅交流的状态。所以当他提出要到外面谈一谈的时候,连盛晴也未免感到诧异。

更令她不解的是,周泽楷把她留在了房间。


房门再开,就只剩下喻文州和黄少天两个人了。盛晴侧身将他们让进屋,同时探头睇了一眼走廊:“小周人呢?”

喻文州说:“经理带他去不涉密的部门看一看,算是跟轮回交换一下经验。”

盛晴点头:“他还是第一次来蓝雨俱乐部吧。”转而又问,“你们都聊什么了?”

提起这个,黄少天立即来了精神,忙不迭抢话道:“小盛我跟你说,我真的完全想不到,原来周泽楷能正常跟人交流啊!我可是第一次听见他说那么完整的话……队长你说是不是?你也没想到吧?”

“周队跟我强调了一下俱乐部的安保问题,还有本次事件的公关。”喻文州起初的语气有些公式化,到末尾才松弛下来,“不得不说,我从前没意识到他也有强势的一面。”

盛晴不确定地起声:“你说小周?”——他言语中勾画的这个人,不像她印象里的周泽楷。

喻文州稍加颔首:“是个很成熟的队长,考虑得相当仔细。”他有意无意看向盛晴,“周队向你透露过么?想让你回轮回。”

“算是提过几次吧。”盛晴掀了掀眉角,“他这么告诉你的?”

“没有直说,但是能看得出来。”喻文州轻轻一笑,“非常明显。”

“……”



大约半小时以后,盛晴在俱乐部楼下和周泽楷碰面。临出门之前,她伸手给他把黑色口罩戴好,挺秀的唇鼻被掩住,余下的眉梢眼角也都是好看的。盛晴左右端详了一下,把周泽楷的额发往旁边拨弄了两下,然后拉着他从车库绕出去。

成功避开粉丝,穿过一个街区到酒店办了入住,进屋被暖气一蒸就浑身舒散,索性在房间里叫了客房服务。两人都没什么好胃口,只点了几份很普通的广式点心。

等服务生取走了放着餐盘的推车,天色已然擦黑,青粼粼的光斑在云层浮沉,是街角霓虹倒映的残像。

盛晴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:“我差不多该回去了……”

“再待一会。”周泽楷用的是商量的口吻,“嗯?”

“……行。”

这是标准规格的行政套间,客厅里有双人沙发,周泽楷在一侧,盛晴在另一侧,两腿蜷在身躯下面。没人说话,偶尔的肌肤交擦都显得温存。他的眼眸就停在她的方向,盛晴不知怎么就有些局促。

为了缓解这份忐忑的心情,她随手开了电视,没拨两个台,握着遥控器的右手蓦然被周泽楷按下。

“别看。”周泽楷探过指尖来,以极其轻和的力度握住她的下巴,几乎像是喃喃着说,“看我……”

他目光强烈,别有情致。


接下来的一切都发生得自然而然。

不知道是谁先向对方靠近,又是谁主动打开身体送上嘴唇。盛晴回过神来的时候,腰已经被他牢牢环扣住,整个人揿进怀里,以亲密而暧昧的姿势倒在沙发垫上。

周泽楷在她身下低喘,眼光不很清楚,仰着脸无的放矢地胡乱亲她。他手心很烫,发着高烧一样,在腰间拨起引人软麻的感受,又一寸一寸隔着衣料推过脊骨的椎节,抵达后脑最薄弱的部位,指腹紧贴着头皮,正在轻缓摩挲。

盛晴轻微打了一抖,突然意识到此时此刻,她的身心已经全部在他手里,由他掌控。

对方是周泽楷……是周泽楷。

眼下令她意乱情迷的男人是周泽楷。

这个认知令盛晴难免有些退拒。她好不容易才接受了他成为恋人的身份转变……正囫囵想着,猝不及防被一口亲咬在锁骨上。

“不专心。”他批评。

盛晴微微一哂,耸了耸肩,自暴自弃地把手.指插进他绒密的头发里。

就这样吧。

情潮沸热,在头脑中积攒堆叠,成为一种异常的亢奋。

周泽楷感到亢奋。

神经早过头脑,本能先于理智。他一手搂严了她,特地规避了受伤的手腕,在窄长的沙发上翻了个身。盛晴模糊地感到上衣被剥开,纽扣悄无声息崩弹到地毯上。周泽楷的身体和重量一并欺过来,手指带着体温四下触寻,抚揉着每一处敏感的肌理。

薄嘴唇舔吻过她的下巴线条,亲吮侧方那颗圆熟的耳垂。随着濡热气息一道而来的,是他含混的问话:“可以么?”

做了半天心理建设,险些在他一句问话下土崩瓦解,盛晴差点没收住表情,气得抬手就推他胸膛:“哪有这种时候还问的……真烦人。”


敏感片段外链:

https://wx3.sinaimg.cn/large/005xn6PLgy1fl77w044wyj30ma0ketdx.jpg


结束后他把用过的安全措施打结扔掉,回头发现盛晴正盯着自己看。周泽楷不明就里,给她一个温漉又疑惑的眼神。

盛晴整个人处在惫懒的状态,拿一根指头软绵绵地戳他:“不是没谈过恋爱么……你怎么这么熟练。”

她想抽烟,咽喉和口腔都是干燥一片。

“梦见过。”周泽楷顿一顿,稍有赧然,“很多次。”

“……这回不是做梦了吧。”

“嗯。”他捏着她的右手,在唇边一根一根亲,“谢谢前辈。”

盛晴啼笑皆非,十分大度地说:“不客气,姐姐疼你。”

那声“姐姐”戳动了周泽楷心尖某一个地方,让他重新思考起一直以来十分在意的问题。周泽楷思忖良久,忍不住担忧地望她:“你觉得……我小么?”

盛晴顿时怔住了,回过神来往他身体的某处一瞧,扑哧就笑出了声。

周泽楷循着她的目光看到自己的下腹,登时面颊有点充血,赶快补充:“……年纪。”

盛晴拼命摆好表情,赶快摇头,一本正经地说:“不小不小,不管是年纪还是别的。”

她亲亲他,笑着揶揄:“小周哥,你真大。”

“……”周泽楷耳尖也烧起来。

“开心不开心?”

“开心。”他只好说。

“自豪不自豪?”

“嗯。”

盛晴推按他的胸廓,示意他往旁边挪一点,然后说:“但是别太骄傲,下次要更进一步呀。”

“……”他用唇舌堵她嘴唇,不让她看见红透的脸。

盛晴笑着去捏他手指骨节:“刚才干坏事儿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害羞啊。”

然后撑起汗腻的身体,进浴室潦草冲了个澡。一系列动作都很吃力,因为腰实在软得不行,手腕还有伤,绷带不能沾水,她避得有些力不从心。

门页忽而喀搭一声,进而淋浴间的玻璃隔门也被人拉开。

周泽楷的脚步是湿黏的,沾着落在低空的蒸汽。盛晴仿佛被这蒸汽窒住了呼吸,一时之间有些困惑。

“别动。”他伸长手臂,将她缠着绷带的左腕搭在自己肩面上,再越过她摘下花洒。水流从前方向她裸裎的身体倾洒过去,完全绕开伤处,浸湿了森黑长发上尚未完全成型的泡沫。

周泽楷代替了她受伤的左手,陷入发间舒缓地揉擦。泡沫鼓张到最蓬松的状态,再被温柔的手指冲洗干净。

关掉淋浴的同一时刻,他夹着喘息吻了下去。

“你干嘛。”盛晴被他弄得很痒,忍着笑去捺他肩膀。周泽楷稍稍后撤了一点,她得空抽出毛巾架上的浴巾将自己裹起来。然而食髓知味的周泽楷哪懂得什么叫收敛和餍足,一手托起下颌骨又低头去啄她洁净的面颊。

“哥哥疼你。”他唇边有笑意,学着她方才的口气说话。

下一秒,围在身上的浴巾松垂到脚边。



翌日盛晴起得很早,下意识地翻出大衣找烟抽,摸到打火机才想起来,由于手伤的缘故,烟酒都被医生划入了绝对禁区。

吸根事后烟的念头只得作罢,手机也耗竭电量自动关机,盛晴穷极无聊,翻了个身裹着被子去看周泽楷。他睡得沉,两片薄唇规矩地并着,身上的气味淡到近于无嗅。

她的指腹轻巧地点在他鼻端,沿着削直漂亮的鼻梁一路摸到眼窝。周泽楷眼睫浓长,小扇子似的,此时微微翕动着刷在她指腹上。

手背不期然一热,盛晴数他睫毛的两根指头被逮住了。

“偷偷摸我。”他声线还带着将睡未醒的喑哑,说不清是怎样旖旎的语气,轻柔得几乎是在抚摩耳膜。

“那还不是因为喜欢你么。”盛晴乜斜着眼睨他,“还不让摸了?”

“没有。”周泽楷这回彻底清醒了,迅速给出否定,拿起她的手又放回原处,“摸。”

过不了多久,盛晴听见周泽楷出声:“真的?”

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他指的是什么,她掀了一下眉角:“嗯?”

他问:“喜欢我?”

盛晴这才记起自己刚刚顺嘴说了些什么。

……刻意想表白的时候难以启齿的两个字,就这么在无意间出了口。

“是是,真的喜欢你。”她前半句语速飞快,说罢自己都有点脸红,欲盖弥彰地转移到自己拿手的话题,“不早了,吃完饭就回俱乐部吧,今天的训练别耽误。机票定了没?……”

 

后来盛晴又讲了些什么,只是周泽楷没在听了。

他偶然间回忆起多年前的自己。那个少年恍然明确了心意,此后的数年光景里一直注视着她。注视却要克制着不接近,其实相当耗费气力。

他时而会默念一个愿望。

要是她能喜欢我……那该有多好。

 

他短促地“嗯”了一声,把盛晴收进怀里,用下巴慢慢蹭她发顶。

——她也喜欢我,真是太好了。




TBC.

其实这文没有特别明确的大纲,只有一个紧贴原作时间线的很笼统的框架,内容基本算是想到哪写到哪,一时兴起还会追加或者删减,所以在节奏和详略的把控上有很大问题。写完会好好修一遍(我都不太好意思看前文了……)。

PS四个月左右没动笔真的找不回手感……想把这几天发的全删了,不忍看。


发完睡觉去了,困。



评论(30)
热度(25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