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非

【全职/周泽楷bg】她的少年(014.)

排雷:

第三人称Bg/原创女主/特别苏/比较甜/大量私设/对原著设定有调整/我放弃贴合原著文风啦


第十四章


春节假期临近末尾,江波涛接到周泽楷的来电。

派对上人声鼓噪,他不得不竖起手指堵住一边耳孔,在背景乐激越的节奏里尽力拔高音量:“队长你不是不太爱打电话么?一般都是发短信的。今天这是有急事儿?”

“嗯……比较急。”电话另一端,周泽楷听起来似乎有些不安,顿了一顿方才说,“等不及。”

江波涛迅速意识到事情的紧迫性,立马跟满屋子的朋友比了个手势,在即刻安静下来的室内低声问:“啊,那你赶紧说吧。怎么了?”

 

“该怎么……”周泽楷稍加踌躇,终于迟疑着发出音节,“约会?”

 

“噗。”

江波涛先是一怔,紧接着不由得苦笑摆手,扭头出门避到走廊里,深吸了一口气,“队长,凌晨四点才考虑这个问题,是不是有点太迟了。”

周泽楷说:“九点,她来找我。”

他本来声线十分净彻,而今因为熬夜,多了一层喑哑的杂音。

这一层杂音被江波涛敏锐地捕捉到,于是问他:“时间真够紧迫的。你不用睡觉么?”

“睡不着。”周泽楷回答,末了再补上一句,“……很紧张。”

盛晴九点钟才会来。而他在凌晨四点的荒冷熹光里,已经开始想她。

 

江波涛屈起手指,用突出的骨节敲点眉骨。

“哎,队长……你跟盛队之前没约会过?”片刻等不到回音,他进一步解释,“我是说,两个人独处的时候你们一般都会干什么啊。”

 周泽楷细致地回想,给出答案:“嗯……荣耀。”

“……”江波涛的呼吸乱了半秒,马上调整好状态,“除了荣耀呢?”

“没有了。”

 “……”江波涛叹了口气,“周队,还有不到六个小时,你要补习的知识点有很多。”

他转而说:“首先我建议你带盛队去看一场电影……”

 


盛晴被载到电影院的时候稍感意外。

“没想到你还挺熟练的,一上来就看电影。”她侧目撇了他一眼,揶揄着说,“跟多少小姑娘约会过啦?”

“没有。”几乎不加停顿,周泽楷很快说,“第一个……是你。”

讲话的过程中,她的面孔一直不偏不倚地映在他眼里。


盛晴早不是涉世未深的小女孩了,当然也经历过更加亲密的调情和肢体交流,可现在被他这么直白地垂眸望着——

心竟然跳的特别快。

像是胸口有无数只蝴蝶在飞,翅翼横展扑棱着,即将撞破体腔。

 

盛晴向来清楚,周泽楷是个很好看的男孩子。这个认知在他们初次见面时就已经形成,尔后一次又一次地得到加固和证实。

只是她没想到,在确定关系以后,不光是这张脸,连他清洁的气味和较高的体温都有着无与伦比的杀伤力。

明明就在不久之前,在她眼里他还不过是个少年。


从停车场到电影院,一路上大衣沾满了翳腻的雪珠子,他们并肩排到队末,看见对方难得狼狈的模样都笑了。都戴着黑色口罩,只能从弯着的眼睛里窥见笑意。

节假日的电影院人不少,将两人的身体一再向彼此推近。垂在身侧的手指先一步交触了一个瞬间,即刻便感受到肌肤清晰的温差。他很热,几乎是微微发烫了,而她则要凉上许多,这样碰在一起,就成了感受鲜明的接火。

周泽楷心尖打了一振,蓦地抽回手去。

盛晴看在眼里,不由有些好笑。

周泽楷可能明白她是在笑什么,眉角微微下跌,神色显得局促,鼻息也加快了。他将头稍低下去,冷不防说:“唔,散了。”

“什么?”盛晴没反应过来。

“鞋带。”周泽楷说着,单膝点地半跪下来,替她将及踝马丁靴的绑带系牢。盛晴还没来得及道谢,排在前面的人极其缓慢地挪动了一尺距离,转眼周泽楷已经直起身,从善如流地握起她的手,跟随着队伍往前迈进了半步。

后来就没再松开。

自始至终,周泽楷情态自然,只是耳缘处红热的痕迹仍未消却。

……真狡猾。这是他从哪里学来的套路?

盛晴这么想着,却忍不住轻笑起来,悄然舒展手指,缠扣进了他的指缝里。一抬头,发现他抿起唇角,脸上也开始泛红了。


终于排过长队,盛晴点了大份的可乐和糖浆爆米花,跟周泽楷一起来到自助售票机前方,手指点在触屏上划了两页,低声询问他的意见:“看这个么?”

 周泽楷迟了一瞬:“恐怖片。”

盛晴颔首,一本正经地说:“一般情侣出来约会都看恐怖片,到吓人的地方女孩子肯定就哭着躲进你怀里了。”

周泽楷会意。

——江波涛也这样告诉过他。

“你会么?”他问。

“我不会。”盛晴笑着摆摆手,“我每次都想象自己在打VR游戏,这样就不会害怕了。”

 

验票进场,电影刚好开始,两人就了座,先把口罩摘掉。周泽楷的视线很快向她那侧偏斜,落上去就不动了。他望见她细而长的指节一收一展,在膝盖上小幅度动作着,仿佛真的握着个游戏手柄。

随着一声凄厉穿耳的配乐,荧幕霎时间归于黑暗,又慢慢起了一层光,反照出浓郁润泽的瞳孔和嘴唇。

她双眼紧紧绞住荧幕,手背无意识地在唇面上拂擦了一下,再搁回原位,又重复起点按手柄的动作。

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周泽楷忽然心念微动,不自觉伸手去捉住了那只手。

盛晴的动作立刻刹停,偏脸望向他,歉意地小声说:“不好意思,是不是影响到你了?”

周泽楷摇摇头,仍在默视她。

盛晴有些不明就里。忽而额上一热,是他靠过头来,倏地吻在眉间。

她抬手去搡他,推不动,于是埋怨地说:“后面还有人呢。”语声里却是带着笑的,舌尖也尝到丝丝的甜。


周泽楷挨得那么近,绒密的睫毛尖撩在她发顶。很麻,更多的是痒。但是盛晴没有避开。

“喜欢你。”他小声说着,喉间大半都是裹着热意的呼吸,一蓬一蓬渗进她的发隙,“很开心。”

“……”

——这也太可爱了吧。

盛晴感觉自己的眼眶莫名有点热。她欲盖弥彰地别开脸去喝一口可乐,却将手留在了他的掌心。

 

“小周。”散场时盛晴叫住他。

此刻人已经稀稀拉拉走得差不多了,周泽楷回身看她:“嗯?”

盛晴眨眨眼说:“你……你低一点。”

周泽楷点头:“嗯。好。”

语罢他便依言倾下身,等待她的下文。

颌骨被一双微凉的手捧住。随即她的气息一再迫近,柔软的触感抵在了唇角。

是相当短暂的一个吻。

盛晴后退一步,难得忸怩,抿嘴挣扎了半天,终于开了腔:“我也……”

然而讲到这里,声带就仿佛磨损锈住了,后面的“喜欢你”那三个字怎么也脱不出口——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,总在这种没必要的地方膨发羞耻心。

周泽楷跟她不一样。越是单纯的人越是直接,他所体味到的全部喜悦和失落,从来都对她毫不保留。


周泽楷的食指轻轻在薄唇上碰了一碰,那里依稀还残余着她半温的触感。

……真好。

他嘴角舒散,形成一个微笑的表情。

“拉手。”他朝她摊开掌心,低声问,“好不好?”

盛晴与他四目相对。那双瞳仁深黑,眼神很亮。

她将手递了过去。


走进游戏厅,周泽楷还没有松开。

游戏厅也是江波涛的指教,他说女孩子都喜欢带着男友抓娃娃。结果盛晴看也没看娃娃机里粉红色的毛绒公仔,反倒挣开他的手,双目发光地直奔向一边的射击模拟机去了。

“小周,来试试?”她靠在机器旁边朝他招呼。

周泽楷真就和她试了两轮,各自枪枪中十环,同时刷新了两台机器的最高纪录。

盛晴一看就笑开了。

“差点忘了,你也是神枪手。”

她兀自开了下一盘,食指锁着扳机,一面寻找靶心一面轻哼着:“我们都是神枪手,每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……”

哼到一半,曲调霍地断了。周泽楷注意到,她握枪的手狠狠抽缩了一下。

“又疼了么。”他捏起她的手腕,发觉薄薄肌理下的肌腱和筋条还在震颤。

盛晴稍微平复一会,试着做了个抓握的动作,垂下眼睫说:“没事啦。”


歇了一歇,盛晴又跑去玩斜对角的敲击类音游。周泽楷在这个时候显现出与年龄不匹配的成熟,好像这里是个完全不同的世界,大多数的活动和布置都令他茫然,从头到尾只是跟在盛晴后面,只有在她招手时才会参与。

“以前没玩过?跟着节奏打就行了。”她见周泽楷握着槌杆,轻手轻脚地在皮垫上碰了一下,不由哑然失笑,手掌覆到他手背上,抓住了槌杆说,“我们一起吧。”

周泽楷先点头,想了想,对她说:“很冰。”

“嗯?”

“你的手。”

“啊……是么。”盛晴一笑置之,“我都没发现。”

她讲的不以为意,周泽楷却皱了眉,松开游戏道具把她反握住,一根一根指头地掰开手心,轻轻往里面呼气。

到最后他用指腹感受了一下她皮肤的温度,然后说:“好多了。”

一局音游结束,盛晴正要开口,猝不及防被另一台机器背后的几个小女生吸引了注意。

她们正在相互咬耳朵,边说边朝这个方向指指点点。

“好帅啊……”

“不会真是周泽楷吧。”

“他旁边怎么有个女的?”

“好像也挺眼熟的……”

盛晴危机意识很强,反应特别敏捷,侧耳听到这儿,拽起周泽楷就跑,还没用完的游戏币都不要了。

后面好像有几个人追了出来,盛晴拉着周泽楷七拐八绕,一头钻进某间咖啡店的私人小包厢,才总算歇了口气放松下来。

盛晴四处找起菜单,无意中瞟见书刊架顶端,赫然放着一本最新的《电竞圈》杂志。


点了简餐和果汁,等待的空当里盛晴按捺不住,还是抽出《电竞圈》翻了几页。

“荣耀职业联盟重磅揭秘,霸图战队队长韩文清真实底薪首度曝光……”

盛晴将杂志一合,半开玩笑地慨叹,“哇,真有钱。我当年进轮回的时候,一个月的薪水还没有韩队现在一周的多。”

话音才落,有张银行卡突然被递到眼下。

盛晴认得卡面的图案——这是轮回的工资卡。

“你的。”周泽楷说。

“……”盛晴以为自己听错了,很是花了一段时间反应,然后额角开始发疼,“别闹,你自己留着,吃点好吃的。”

周泽楷坚持说:“你的。”

 盛晴无奈:“现在你人都是我的了,还在乎这个做什么。”

周泽楷稍作思考,仿佛认同了她的话,指尖夹着卡片缩回去揣进钱夹,转而点了点自己的心口,语态认真地对她说:

“一直是你的。”

——从前是她的,现在是她的。

未来也会是她的。

 


 大年初七当天,蓝雨客场对战雷霆。前往比赛场馆的大巴车上,黄少天百无聊赖,托腮望着窗外连绵的阴雨。日头灰沉发涩,将人的肤色照得温温润润。

后座上有队员睡着了,还有几个三三两两的在聊天,黄少天靠回椅背侧耳听着,在心里判断加入哪个对话比较有趣。

然后他辨别出盛晴的声音。她似乎没在跟在场的任何一个人交流。

“想我?”黄少天还是第一次听见盛晴用这么柔软的语气说话,“你不好好打比赛,想我做什么呀。”

 他从座位的间隙往后窥探,发觉她是在对手机说话。

“……好。你乖一点,专心训练。”她一手捻开卡在睫毛上的发丝,唇边全是笑,“放假我就回去。”

 跟电话另一端道了别,盛晴捺灭手机屏幕,正打算闭目休息片刻,不料前排霍地冒出一颗毛茸茸的棕黄色脑袋。

“哎呦不得了,小盛你悄悄告诉我,你是不是交男朋友啦?”黄少天上下打量她几眼,嘀嘀咕咕说,“什么时候带过来给我们见见呗,见一见见一见。”

盛晴挑了挑眉端:“不合适吧,过几天还要跟他打比赛呢。”

黄少天这下有些惊奇了:“诶竟然还是个职业选手?我认识吗?我认不认识?水平怎么样啊!虽然肯定没我厉害就是了,不过有空可以竞技场PK一下……”

盛晴落落大方:“周泽楷,你肯定认识吧。”

“……”黄少天的表情凝固了半秒,艰难找回自己的力气和声音,慢吞吞地挪动到另一侧喻文州的位置,“队长,周泽楷啊,轮回那个周泽楷啊,联盟第一的神枪手啊……”

“少天,我们应该相信职业选手的专业素养。”喻文州保持微笑,眼光轻忽地向她扫来,“没错吧,盛晴?”

“那当然。”盛晴答得毫不含糊,“我可是一向公私分明的。”

大巴车开始减速,雷霆战队的体育场出现在眼前。


与此同时,轮回战队的访谈正在进行。因为采取了网络直播的形式,气氛十分轻松和洽。

女主播笑容满面地移动鼠标: “下面我们将从弹幕里抽取最后一个问题……啊,就是这个了——请问各位的择偶标准是?”

杜明:“我喜欢强势一点的,比我厉害的那种女孩子,而且要漂亮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
吴启:“对,漂亮是关键吧。”

江波涛:“好像我一直都没什么固定的择偶标准,如果硬要说的话,对我的感觉最重要(笑)”

 

镜头滑向周泽楷。

不加任何思索和迟滞,他声腔流畅地给出两个字:“盛晴。”

女主播显然颇为意外,小心翼翼地求证道:“您说的是轮回前任队长、现蓝雨神枪手盛晴?”

“嗯。”周泽楷点头。

女主播仍有些不明所以:“所以您的择偶标准……”

“是盛晴。”周泽楷说。他直面镜头,并没有在笑。

女主播险些咬到舌头,好半天才说:“这、这这,算公开表白吗……”

“不。”周泽楷眼帘稍低,“公布恋情。”

“……我好像听见了无数女粉心碎的声音。”女主播的脸色不大好看,强作镇定地打趣说,“包括我自己,我先缓一缓……”

弹幕愈发密集,根本来不及捕捉就刷过去了。

静默持续了良久,周泽楷抬起眼。

“我是职业选手。”他说,“不是偶像。”

女主播仿佛连搭腔的气力也失去了。

眼看情势不对,江波涛立刻接过话茬,清理了一下喉咙道:“这一点对我们战队来说的确有些困扰。大家开玩笑说我们是荣耀男模战队,或许是由于这个原因,很多粉丝会下意识将轮回队员当作娱乐明星看待,对我们私生活的关注远超于战绩。当然啦,还是要谢谢大家肯定我们的高颜值,不过正像周队说的,作为职业选手……”

江波涛的侃侃而谈被迫中止——因为过量用户涌入,直播间服务器出现了短暂的崩溃,屏幕骤然漆黑一片。

 

——观众席上乍起一阵哀恸的喧哗声。

选手隔间里,盛晴略一分神,走位的精度直线下降,她迅速调整状态,专心投入比赛。

“怎么了这是?”个人赛结束后,盛晴回到选手席,“那些小姑娘怎么一个个都哭天抢地的……”

喻文州目光别有意味,在她脸上停了又停:“很难说清,你最好还是上微博看看。”

届时盛晴还不知道那场网络直播上发生的对话。

她只知道打开微博,又被铺天盖地的消息淹没了。


@周泽楷的小娇妻: 对我们小周好一点啊盛队 @盛晴V

@小周今天可爱了吗: 不可爱!但是男友力爆炸了呜呜呜!嫉妒使我质壁分离 @盛晴V

@轮回队长夫人: 没想到我竟然是为了@盛晴V 养的这个微博名……[泣][泣]

 

@戴妍琦为雷霆带盐: 等等,右边你怎么关注了CP主页??@烟雨云秀@柳非做个分母!// @江波涛: 两个队长的签名队服我还没有呢@周泽楷@盛晴V //@周盛CP主页: 官方大糖啊啊啊啊啊!!为周盛爆灯转身疯狂打call昼夜不分!!!!!这么好的日子一定要#转发抽奖# 转发at两位好友,送周泽楷&盛晴亲笔签名轮回队服!抽三个!


@周盛今天分手了吗: 没有。@盛晴V 你自觉点可以吗???

盛晴的手指在这条微博上悬停了两秒,最终也没有给出任何回应。

 

@电竞扒皮专用号: 分享头条文章 @盛晴V - 《轮回前任队长盛晴最全扒皮合集》

在这篇长文里,笔者悉数列举了盛晴出道以来的“斑斑劣迹”——从她与轮回首位队长张益玮不和、致使其黯然离队的事件起笔,连她初入职业圈时期桀骜跋扈的视频也被扒了出来,作为品行不端的证据,间杂着各种对于她和职业联盟男性队长私人关系的恶意揣测,还在最后笔调尖锐地抨击了她离开轮回加入蓝雨的行为。

转发评论的数量疯狂增涨,其中一部分人吃瓜看戏,另一部分人啧啧称奇,更多的则是以此为论据,明确表示希望周泽楷远离盛晴。

 

盛晴巨细靡遗地读了一遍,觉得没什么好说,便直接关掉了界面。

下一秒,周泽楷一通电话打进来。

“对不起。” 盛晴还没出声,就听见他低低说,“我没想到。”

 她没太明白:“怎么了?”

“只是想……告诉所有人,”周泽楷一字一句,吐音清楚,“我有你了。”

他再次重复:“对不起。”

盛晴很快理解了周泽楷的意思。他认为她被推上风口浪尖、成为众矢之的遭受辱骂攻击,都是他的过错。

“好啦,那些人怎么说我都不是你的责任。”盛晴也的确没怎么被影响心情,语态稀松平常,“不过我确实有点意外……你跟轮回宣传口的人商量了么?小心老板骂你。”

“马上去开会。”周泽楷好像仍然放心不下,沉默了一瞬又说,“你……不要不开心。”

“我真没有,放心吧。”盛晴说,“你先去忙。”

周泽楷“嗯”了一声。他没有马上挂断电话,盛晴还能听见若有若无的轻浅呼吸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周泽楷再次起声,口吻坚执地告诉她:“别看,我处理。”

盛晴说:“好,明白。”

 

她真的没再打开手机刷微博。

未久,喻文州敲响了她宿舍的房门,说蓝雨方面也要对这件大事作出表态,让她抓紧时间去一趟公关部门。

 

当盛晴走进宣传负责人的办公室时,微博上的骚动正被推向高潮。

 

@周盛今天分手了吗: 支持盛晴的看看她配吗?@周泽楷 希望小哥哥能重新做决定,不要为这种人毁了你的前程 //@电竞扒皮专用号: 分享头条文章 @盛晴V - 《轮回前任队长盛晴最全扒皮合集》

评论区一片哗然:

@是你的荣耀: 干什么干什么?真当我们小姐姐没粉?

@这很大眼o_O: 澄清一下,王队跟盛晴只是因为同期出道才私交不错,并不存在文中所说的什么备胎关系。原Po还是尽快删帖吧,转发过500是要进局子的[doge]

@十年荣耀_轮回不灭: 轮回老粉都知道这个战队在张益玮手里是个什么样子,看看现在的玄奇还不明白吗?代表所有队粉感谢盛队挤掉张益玮。

……

……

下面又是一番唇枪舌战。

直到有条留言显示在界面,进而被瞬间顶上热评第一的位置——

 

@周泽楷: 她是最好的。


 

TBC.


没什么实际剧情的一章,主要是小两口的日常。

太久不写,有点生涩了。设定什么的可能会有BUG,欢迎捉虫。


《她少》上部到目前为止已经过了2/3的内容,剩下的1/3慢慢来吧……下部就是世邀赛了。


评论(28)
热度(24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