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非

【全职/叶修x你】你别笑(一发完)

算是个前传,可独立阅读。

主要涉及离家出走叶和嘉世小队长。

纯纯地谈恋爱。


【一】

骤雨初歇,空气鲜冽。

你坐在一方遮雨的檐荫里,两手环抱着膝头。屋顶攒了半蓬雨水,从水泥裂损的一处罅隙往下漏落,全洒在你深垂的后颈上。你情绪不佳,也无心挪动位置,任由水液拖着一路凉腻滑进领口。

过了不久,接连落到颈间的雨线突兀地截断了。

你仰起脸来,发觉身边不知何时蹲了个少年,正半抬着一只手悬在你脖颈上方,替你挡住不断倾砸下来的水滴。

接触到你的目光,他眉端向上掀了一下:“怎么也不知道躲。”

你于是向旁侧挪了半尺,避开那个漏水的角度:“谢谢你。”

雨后日光蓬放,落在满地斑驳水渍上,花花闪闪滚成一簇。少年的面貌映入光里,显得五官轮廓分明,眉宇薄唇皆是俊秀的形象,却仿佛没什么精神的样子。他的衣着也很潦草,看上去不太修边幅,手里抓一团揉皱的薄外套。

那是一只十分漂亮的手,五指修长,好似绷着一点力度,薄皮肤下撑起几条均匀筋脉,指间突出骨节的优美形状。

你仅仅是这么望着他,还没来得及说话,忽觉鼻腔一痒,蓦地打了个喷嚏。

“冷了?你先穿着。”少年的手转了个圈,把外套递过来。

你没接。

“嫌脏?”他扯了扯嘴角,便要把手收回去,“也是,好几天没换洗了。”

“不是。”见他误解了你的意思,你立即矢口否认,又问,“你不用么?”

少年语气随意:“我都湿透了,穿不穿没区别。”

你拿过干燥松软的外套披在身上,低声道了谢。

虽然看起来像同龄人,他却比你高出许多,而且毕竟是男孩子,骨型要更为平展宽阔。他的外套尺寸偏大,你穿着有些不合身,肩膀的布料向下塌垮,两只袖筒也空荡荡的。你垂下眼,认真地把袖子一寸一寸挽上去,抬头便碰见少年那对黑到极致的瞳仁。

他仿佛一直在观察你的动作,脸上现出似笑非笑的模样。

你对他说:“回家洗个热水澡吧。”

少年稍稍向一侧偏头,告诉你:“没家可回。”

你没料到会是这样一个答案。但你天生不爱窥探隐私,也就不再多问。

“这样会着凉。”你皱着眉头想了一下,提议道,“去我家。”

“哟,这么大方?”少年显然有些惊讶,带着点笑意问你,“就不怕我是坏人?”

“你年纪还小,不要紧。”你说,

他眼珠一晃,似乎在仔细端详地你的面容:“你也就十五六岁吧,说话怎么老气横秋的。”

被他眼神深远地这么一瞧,你莫名面上发热:“……你笑什么。”

少年神态放松,很自然地绷住嘴唇:“我笑了?没啊。”


你最终还是将他带回了家。一路上你们交流不多,大半时间只是一前一后默然走着,有限的交流中你得知他叫叶修。

他是个相当成熟的少年,从言谈举止可以看出家教良好。你很好奇这样的人怎么会流落到无家可归的境地,又顾虑着不愿贸然询问,从鞋柜里拿了父亲的拖鞋给叶修,踟蹰了一下决定开口:“你不是本地人吧。”

“听出来了?”叶修也不太在意,顺口说着低头换鞋。他穿一双白色慢跑鞋,下缘沾着一点雨后的软泥,除此之外还算整洁。

你点头:“嗯,口音很明显。”

叶修说:“我在b市长大,离家出走到这儿来的。”

“离家出走”这个不算常规的字眼没怎么牵动神经,你的表情依然很平淡,“哦”了一声又道:“你去浴室吧。柜子里有新毛巾,可以用。”


你将叶修换掉的湿衣丢进洗衣机,面对成排的按键旋钮,一时之间束手无策。

浴室里的水声停了,叶修推门走了出来。见你拧着眉毛便问:“不会用?”

你泄气地说:“好难。”

“你等我研究一下。”

他弯下腰去摆弄洗衣机,脸侧掉了两缕碎发下来。许是很久没有打理,黑色短发长度直过耳垂,濡漉的发尖尚未沥干,仍在滴水。

你靠在门边,沉着气打量他。

少年的肌体白皙健康,腰线紧窄而瘦削,或许是因为个子还在抽条拔高,身形略显单薄,此时微微泛着蒸热的湿汽,线条朦胧而又别致。

他头也不抬说:“洗涤再甩干,对吧。”

你说:“对。”

洗衣机有条不紊地转动起来,叶修支起身体,回眼看你。

你身后有阳光在窗帘的缝隙里扑飞,晃得他几乎睁不开眼。

可叶修仍然在看着你。十五六岁的女孩,身体清瘦的弧线背光柔化,依稀是张耐看的脸,下颌很尖,表情凉淡,眸中缺乏神采,一副少年老成的气质。

叶修没来由地觉得有趣。他看得十分专注,甚至不经意间放缓了声息。

你与他四目相接,两人都心神一动,各自掩饰般地挪开视线。


他被你带进屋。

客厅面积极大,最惹眼是中央一架三角钢琴,琴身光洁,保养得宜,泛着纯黑的泽光。

“嗯。”你手指翻腾,漫无目的地点触过一串琴键,“钢琴和大提琴,每天都练。”

琴声质感纯粹,具有极致的穿透力。叶修点点头:“看得出来,这么好的琴。”

你问他:“你也弹?”

叶修说:“嗯,我也弹。”

你想了想,从琴凳上给他让开位置。叶修完全不打算推辞,落落大方地就为你演奏了一曲。

从他按下第一个和弦开始,你的神情迅速出现波动与裂痕,嘴角使劲抿了起来,勉强辨出这些飞速擦过耳膜的音符是一曲《野蜂飞舞》。

直到他结束演奏,你耳边还有嗡鸣震响的余音环绕不去。

“你弹的这个……”你说到一半,忽而有些想笑。

叶修歪头看你,收回琴键间的手:“没什么艺术效果,练手速用的。”

“手速?”

“对,为了打游戏。”

——你想你大致明白他离家出走的原因了。


等待衣服甩干的空当,你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,他明显比方才更健谈,你也不自觉地话多了一些。

交流被一阵电话铃声打断。

你将话筒贴在耳边,听对面言语了几句,神情即刻低落下来:“……妈妈。我知道你们今年不回家,阿姨告诉我了。”

你等了半晌,接着说:“嗯,我会照顾好自己……你们保重身体。”

叶修多半猜出了这就是你心情不好的缘由,却也没刻意提及。

两个十五岁的孩子像是达成了无言的默契,对彼此的生活境遇讳莫如深。


一个小时后,洗衣机停止运转,你拿来衣服递还给他。

叶修临走时忘了带上他的外套。



【二】

再见到叶修已经是很长一段时间以后的事了。

你在放学路上步履温吞地走着,突然似有所感抬起眼来,触目所及是叶修的脸,他就在那个你们一同避过雨的屋檐下冲你笑。

你花了一会工夫才想起他的名字。

隔过极其漫长的时间跨度,叶修长高了不少。据他所说,他去了另外一个市区,与一对姓苏的兄妹住在一起,共同靠游戏维持生计。

你知道叶修学会了抽烟。说话的间隙,他习惯性地敲出一支,偏头征求你的同意。

你不爱闻烟味,但是什么也没说。于是叶修把香烟咬在嘴角,再从衣袋摸到打火机,护住一弧火苗将烟尾点燃。在飘摇的火光里,你发现他的肤色比初见时还要苍白,是那种长期不受光照的、影沉沉的雾色,让他的面容轮廓更加深刻。

剥去了稚气,他赫然已经有了青年人的模样,眉眼却又分明还属于你记忆里那个少年。

你回家取了叶修落在家里的薄外套,下楼交给他:“洗干净了。”

他“嗯”了一声,伸手接过,语气轻忽地跟你告了别,转身走出两步又回头:“跟你坦白个事儿。”

夜风尖冷,将漫天的星子也吹散了。你站在原地,屏息等待着下文。

他倏然笑了一下,意外带着点孩子气,微哑的声线裹进风里,成为一种独特的质地:“其实我那天是故意没把外套拿走的。”

你抿了抿唇,问:“为什么?”

“我也不太明白。”他听上去有些无可奈何,“可能是因为还想见你。”

你沉默片刻,轻轻告诉他:“我每天七点放学。”

叶修的唇角拉得更高,摇手说:“知道了。”


自那往后,他时常会出现在你的校门口。

你性格偏淡,在学校也没有特别要好的朋友。偶尔有同班的女生跟你一起结伴出来,远远地看到叶修向你打招呼,便在你身边小声咬耳朵。

“是你男朋友?”

你说:“不是。”

女生便促狭地笑起来,兀自猜测:“外校的吧,感觉没见过。”

你纠正:“他没在上学。”

“这么小就辍学?不会吧?”女生吐了吐舌头,又往校门处瞥了一眼,“……他还抽烟啊。”

你不知为何就有点恼意,生硬地说道:“他很好。”

到了叶修身边,你伸手揪住他的衣袖,故意做出很亲密的形态。叶修感到意外,匆匆一挑眉,反扣住你的手腕。他掌心温度高热,烫得你心头发慌,先一步挣开了手。

“今天怎么了这是。”回家这条路你们一同走过无数次,他在一个交通灯前停了下来,低头问你。

“没事。”你皱了皱鼻子,掩饰般地说,“烟味好重。”

叶修在路边找到一个垃圾桶,按熄了余下的半截香烟。“还有么?”他很快回来,展开手臂对你说,“你闻闻看。”

“好像没了……”你上前半步,一路细细嗅到他的嘴唇前方。

叶修向前倾了倾头,很突然地吻在你唇上,呼吸间还混夹着烟草气息,但意外地不算难闻。

用心体味起来,那烟气竟是甜丝丝的,不在口舌之间,而是一点一点渗到胸膛里去了。

你愕然睁大眼睛,心跳闷声振响,盖过周围一切嘈杂的动静。他也不急于深入,就这样静静贴住你柔软的唇心,距离那么近,好像他只要眨动一下眼睫,就能刷进你的瞳膜里。

然而叶修并没眨眼,就这么一瞬不瞬地看定了你,眸光深彻,带了点说不清的笑意。

他没有用手臂圈定你,你却忘了挣脱。


那个晚上你心神不宁,连负责照顾你饮食起居的阿姨都看出了异样,连声追问你有没有生病。

你在床上辗转反侧,折腾了大半宿,捉起枕边的电话想听叶修的声音,紧接着意识到他从来不用手机。

好不容易熬到翌日放学,叶修还等在原来的地方,见你过来便回手仍了烟蒂。

你走得很快很迫切,到他面前还有些喘息:“叶修,我……”

“怎么。”

“我喜欢你。”你直白地讲给他听,“我们在一起吧。”

“……”叶修吁了口气,抬手摸了摸你的长发,“真巧了。”

你眨眨眼:“?”

叶修告诉你:“我还在想怎么跟你说,看来没那个必要了。”他垂目和你对视,转而道,“你说这种时候是不是该接个吻什么的。”

“嗯。”你踮脚抱住他的脖子就亲上去。

叶修先是一愣,立刻反应过来,胳臂搂上你的腰,自行加深这个突如其来的吻。结束之后你面红耳赤,他指尖碰了碰自己的下唇就笑了:“还真来啊,这么速度。”

“你不喜欢?”

“当然喜欢,怎么可能不喜欢。”叶修的手还拢在你脊梁间,将你收向自己的胸口,“再来一次。”

这是在你的学校门前,又正值放课期间,周围全是蜂拥而出的学生。你时不时听见起哄的口哨声,还有不少压低了音量的交头接耳,嗡嗡吵吵像是一片虫鸣。

可是你一点都不在乎。

他也一样。



【三】

像所有年少的情侣,清早叶修送你上学,在教导主任看不见的角落里偷一个吻,再放你进校门。捱过一天光景,待到你下了晚自习,他早就等在那里,陪你一同往家走去。

不忙于游戏的日子里,叶修会上楼坐一坐,有时看着你在书桌前写作业,更多的时候则是将你抱坐在腿上,一边亲你的耳缘一边跟你絮絮说话。

他是体能正常的男孩子,会有生理性的反应也是顺理成章。

“叶修你怎么了?”你感觉到身下的异样,脸不由红了,偏要明知故问

叶修皱着眉头:“……我难受。”

你脸上一阵烫红,强作镇定说:“哦……”

他的手已经不安分地擦向你的腰间,带着年轻人的热汗和躁动,不轻不重地按压抚摩。

“叶修……”你觉得自己简直像个低烧的人,头脑惝恍不已,咽喉也热得起痒,“你再不老实一点,我就……我就不喜欢你了。”

叶修低低笑了,在你唇间轻咬一口:“还真是了不得的惩罚啊。”

你被他拨弄得肩颈酥软:“嗯……”

“商量个事儿。”叶修缓声说着,捉了你的手按在硬痛难耐的地方,“你帮我……碰碰它,成么。”

你也不知是着了什么魔,恍恍惚惚地跪坐在床边,听从他的引导拉开裤链,握住了那个尚在勃动的物件。他喘息炽烈,心搏加剧,带着你的手掌包拢住自己上下滑弄,最后尽数喷入你手心。你来不及躲闪,有一部分溅到了下颌。

温凉湿润的感觉沾在嘴角,你鬼使神差地伸出舌头。

“挺脏的,不要舔。”叶修的制止晚了一步,他看着你眉梢一紧,满脸懵懂,禁不住笑起来。

你十分赧然,推了推他说:“叶修你……你别笑。”

“成,我不笑。”他掂着你的下巴,“过来,给你擦擦。”

叶修抽了张纸巾,仔仔细细给你抹净皮肤间的浊渍。丢开揉皱的纸团,他毫无征兆地顺势压过脸来,在你嘴唇上响亮地亲了一口。

你猝不及防,低低惊呼一声,转眼见他笑得那样开心,像个吃到了糖的小孩子,舌尖还探出唇隙舔了舔,如同在品尝余留的甜味。

叶修少有这么孩子气的时候。

你看着他,心头化成了一汪水。


叶修来得太频繁,未免与负责你生活的阿姨打过几次照面。你起先还没觉得有什么,直至接到一通越洋电话。

电话那头的母亲语态肃正,严厉地询问你关于叶修的事。

你不擅长隐瞒,一五一十和盘托出。

母亲难以置信地重复:“你说那男孩儿为打游戏辍了学,还离家出走?”

你张了张嘴,试图辩解:“是。但他……”

话刚出口便被打断:“这几年的确是太放任你了,当初就不应该留你在国内。”

母亲说得一板一眼,是不容拒绝的势态:“我跟你爸商量过了,马上找人给你办签证,下个月就来美国找我们,至于入学手续……”

你挂上电话,感觉手腕正在簌簌打战。

当晚你没能入眠,坐在床沿发呆到长夜将明,终于做了一个决定。

你把书包倒空,装了一些衣物与日用必需品,再拿上自己的身份证,从保险柜里取出五千块钱,留下门钥匙与一张欠条便离开了家。


你本想打辆出租车,又顾及今后没了生活来源,本着省钱的意图兜兜转转走了一个上午,总算找到叶修提起过的嘉世网吧。

“叶修?我们这儿没这人啊。”前台小妹琢磨了稍顷,再度跟你确认,“你要找的不会是叶秋吧?”

你心下犹疑,一时没接腔。

前台小妹会意,转头喊了一句:“叶秋,有人找。”

过了一会,你见叶修拨开熙攘的人群,看到你的一刹那间有些愣神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他快步朝你走来,“不上课了?”

你摇摇头,不说话。

叶修折回网吧跟人打了声招呼,然后带你到隔壁的小饭馆坐下。你没什么胃口,被他胡乱喂了点东西,就着水囫囵吞咽下去,坐直身体问他:“叶修,你为什么要离家出走?”

“怎么突然问起这个。”叶修清了清喉咙,难得一本正经地说,“可以说是为了梦想吧。”

你轻点一下头,迟疑着说:“我也离家出走了。”

“……为什么?”

“为了梦想。”

紧接着,你看见你的梦想,在你面前微微地笑了。



【四】

你们在嘉世网吧对面租了个最便宜的小单间。

为了照料叶修的生活,你学会了很多从前没有接触过的东西。他白天带领战队打拼,家中琐事全都靠你一人操持,曾经握笔弹琴的一双手,逐渐习惯了洗衣做饭、拾掇家务。日子久了,你慢慢摸索到他的饮食口味,也懂得怎样布置家居更合他心意。

起初你们财政状况窘迫,后来荣耀职业联盟成立,他一手创建的战队运营步入正轨,一切才开始好转。

“合法工资,上交给你了。”叶修带回一张银行卡,吃晚饭的时候搁在桌上推到你面前,“第一个月有五千块。”他隔着一方餐桌注视着你,眼睛很亮。

你略加犹豫,对他说:“我想先还钱。”末了补充一句,“我爸妈的……”

“好。”叶修颔首,不再多言,隔天取了现金装到一个信封,写了你父母的名字投进你家信箱。

后来叶修的薪水都被用在了日常开销上,你精打细算,每个月结余出一部分,着手替他添置衣物。他一年四季统共只有那么两件外套,你早就看不过去了。

叶修不爱逛街,反倒是很享受被你拉着打扮的感觉。


进了季后赛,叶修身扛的压力益发沉重,手边的烟也消耗得越来越快,有时候半天就能抽完一整盒。

你用商量的口吻劝他:“少抽一点好不好。”

叶修:“就这两天,以后不抽这么多了。”

尼古丁能振奋精神,烟草却对肺叶损伤极大。他有时会低声咳嗽,尽管有意压抑,还是被你察觉到了端倪。

你从小就不喜欢梨的气味,只是因为白梨润肺的功效,强忍着不适每天坚持榨汁给他喝。

对于家里的早晚餐开始频繁搭配起梨汁这件事,叶修没有留意。他要忙的事情太多,也就顾不得对琐事伤上心。


你没想到,他忙碌的周期会一再拉长。


叶修带领嘉世一连拿下了三座冠军奖杯,你们居住的地方也从小单间换成了两室一厅的宽敞公寓。

不过叶修在家的时间也相应变少了。从第二赛季开始,叶修就习惯于在季后赛期间住回战队,到第四赛季更是连常规赛段都难得回家一趟。

他会给你打电话,一般你来我往聊上几句,便会因为战队事务匆匆收线。多数时候,你只有从电视里才能看到他的消息。他从不公开露面,你注视着他缺席的颁奖仪式,在心头描摹记忆中那个意气风发神采飞扬的少年。你想象着他身披嘉世队服将冠军奖杯高高捧起,气质愈加成熟熨帖,应该已是沉着可靠的男人的模样。

你捏着遥控器久久回不过神。

你感到自己错过了很多东西。


【五】

第一次争吵爆发在他失联两个礼拜之后。

“这几天战队特训,走不开。”他在电话里向你道歉,“我马上回去。”

你什么也没说,怔怔地回身进了厨房,洗手给他做饭。他是北方人,喜欢重盐重油荤,冰箱里为他准备的食材早就不能吃了,你又换身衣服下楼买了新的回来。

结果那天晚上叶修又一次没有回家。

你在餐桌前僵坐到半夜,将冷透的菜色一盘一盘倒进垃圾桶。

翌日清晨叶修打开家门,入眼便是你收拾停当的行李箱。你看也不看他,把最后一点杂物装进背包,拉起箱子往外走。

叶修倚在门边默视着你的动作,终于在你吃力地拖着箱子下楼梯时,忍不住大步跨过去拎回你手里的行李,空出一只手将你抱得很紧。

他脸色格外阴沉:“长本事了?”

“真能耐,真出息,真能胡作非为。”他嗤地一笑,给出评价,“你就仗着我离不开你,是吧?”

你敛下眼帘,一字一句慢慢说道:“叶修,我很累。你不在家,我一个人没办法。”

叶修似乎滞了一下,神色和缓下来,浮上一丝愧怍的情绪。

他低声说了句对不起。


常规赛紧密的赛程下,叶修竟然还能请出四天假专门用来陪你。

向你宣布这个消息后,他看着你惊喜的表情直发笑,握着你肩头一收胳膊,把你拥进怀里:“开心了吧?想不想亲我,嗯?”他的指节轻轻在你脸颊上摩挲,“想就别忍着。”

你脸上也有笑容,勾着叶修的肩膀攀起身去,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。

“你就是算定了我吃你这套。”明明是带点抱怨的语气,叶修说着却忍不住嘴角上扬,“说吧,想上哪玩儿?”

你稍作思考:“在家待着就好了。”

“那不行。”叶修断然否决,进而语声降缓,变得温温沉沉,“……这么多年了,还没陪你好好出去玩过。”


最终你们去了普陀山。

白日孤悬,雾霭深浓,你和他行至灵鹫峰下。时值淡季,普济禅寺不见香客,放眼天地只有你们并肩的身影。叶修陪着你捐了香火钱,与你一起在菩萨面前双手合十,不知是许了什么愿。

你闭上眼,祈求他的愿望全部都能实现。

“想不想听我的愿望?”出了寺庙,叶修握着你的手,一面踩着崎岖的石路向前走,一面随意说,“我想多拿几个总冠军,然后回家偷户口本出来,娶你当媳妇儿,再跟你生个……唔。”

他没能说完这句话,因为你用力地扯了一下他的手。

叶修偏眼睨着你:“突然拽我干什么。”

你很是后怕,不满地横他一眼:“说出来就不灵了。”

“没事儿,反正我不信这个。”他笑笑说,“用不着求神拜佛,总冠军还会是我的。”

他伸展手臂,将你揽到身边,低头在发顶琐细地吻了两下:“你也是我的。”


【六】


后来发生了一些事——详见《哑独》:http://marysue990990.lofter.com/post/1ed1ee3e_f94e278

又发生了一些事——详见《不喜梨》:http://marysue990990.lofter.com/post/1ed1ee3e_fa90ec8



【七】

其他等候做产检的孕妇好奇地看向你手里的屏幕:“国家队?”

实时画面里,一行电竞选手登上领奖台,为首的那人身披国旗,正在发表获奖感言。

你的食指点在他胸口,轻笑着说道:“嗯,这是我丈夫。”

实况转播中叶修结束致辞,刚刚走出摄像范围,你手边的电话就响了。

“媳妇儿,干嘛呢。”他的声音渗出音孔,听上去心情明朗,“想我呢吧。”

“……你不要总这么自恋。”

“那我不管,反正我想你了。”叶修转而问,“颁奖仪式看了没?”

你诚实地回答:“看了,刚看完。”

他在那边笑:“还说没想我,小骗子。”

“……”你只好承认,“嗯,想你了。”

“怎么样,你老公帅不帅?”叶修追问。

“不是老公。”

“……开玩笑,别告诉我你要跟我离婚。”

“没有。”你顿了一顿,“我是说,不只是老公了,还是孩子他爸。”

“……什么?”叶修的语气立刻就不对了,调子忽上忽下,明显有点懵,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就是……”你告诉他,“叶修,我怀孕了。”

“……”他没出声,通话戛然切断。

你等了半分钟,一个陌生号码打进来。

“刚才一激动把王杰希的手机掉楼下了,现在在用黄少天的。”叶修向你粗略解释了一句,又问,“你……你说真的?”

你说:“嗯,我在做产检。”

叶修语气迫切:“等我回去再做,这种时候我不陪着你怎么行?”

这时你听见护士叫了一声你的名字,便说:“我要进去了,等会再说。”

关了手机,叶修用了一会工夫整理心情。大巴车行驶到国家队下榻的酒店,选手们正要各自散去,他马上敲了两下车载话筒:“你们先别动,都集合一下,我有很重要的事要说。”

随队的工作人员问:“怎么了叶领队?”

等所有人屏气凝神地望过来,叶修终于宣布:“我要当爸爸了。”


【后记】

女婴正吮着拇指熟睡。

你和叶修站在摇篮一侧,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。

“真像我。”你用气音小声说。

叶修摇头:“不像你。”

“什么呀。”你不高兴地瞪他,“你看她的鼻子和眼睛,跟我一模一样。”

叶修说:“我不管,反正女儿不能像你。”

你简直拿他没办法,憋了好久才出声:“……叶修你不讲道理。”

“嗯,对,我不讲道理。”他伸手过来抱你,口气相当认真,“要是咱们女儿长得像你,以后她交了男朋友,我会吃醋的。”



FIN.


不知不觉我已经写了整整两个月的写全职同人啦,本文也是我完成的第十篇男你作品///正好给《哑独》的故事画个句号,这一对我太喜欢了,忍不住又写了篇前传给他们。

老叶这波冷饭算是彻底炒完了,下面可能是老王或者方锐_(:з」∠)_或者少天儿……回国这几天状态调整得差不多了,更新应该能勤快起来啦。


友情提示:不鼓励大家为了初恋离家出走,毕竟不是每个男孩子都是叶修_(:з」∠)_



评论(275)
热度(155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