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非

【全职/喻文州x你】饥肤之亲(一发完)

床伴变爱人,全是套路。

非常非常成人,慎。(以后不特地说分级了,默认是R)



【零】

都说通往女人心灵的窗口,是双腿间的那只眼睛。

——遇见喻文州之前,你并不相信这句话。



【一】

前男友的唐突来访在你意料之外。

你很快整理好心情,侧过身体将他让进了门,一径保持着恰到好处的距离,连气息都避免与他接触。前男友的神态倒是颇为自如,轻车熟路地弯腰拉开鞋柜,瞧着里面一双男式拖鞋挑了挑眉毛,不咸不淡瞟你一眼,暂时没作声。

你半倚在玄关,斜斜支出一条腿,冷淡开口:“有事?”

“没事就不能来看看吗。”前男友最终也没换鞋,磨磨蹭蹭进了客厅,把自己摔到沙发上,朝鞋柜的方向努了努嘴,“这么快就找着接盘的下家了?”

你还在门厅的位置没有动,闻言抱起手臂:“嘴里放干净点,这是我朋友的东西。”

前男友被你眼锋一扫,讪讪摇手道:“行了,我不管他是谁,这次来就是想说……”

见他支支吾吾就是不谈及重点,你顿觉十分不耐,不由出声催推敦促:“什么?有话快说。”

“我跟她彻底完了……婚礼取消了,因为我想娶的还是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我想了很久。你比她漂亮,比她聪明,也比她独立……”

你眯起眼睛,仔仔细细打量十步开外的这个人。

他整个人歪在沙发软垫里,坐姿偏斜,始终没能直面你的视线。他的五官隐匿在你的视觉死角,那是你曾喜爱过的唇鼻眉眼,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变得像现在这样看不真切。

玄关的墙侧有一排挂钩,上面悬着你和另一个男人的几件外套。你摸到自己昨天穿的牛仔夹克,从衣袋里摸出烟盒与火柴。

“点个火,不介意吧?”得到前男友一个点头,你捏着梗子划擦过火柴盒侧面的红磷,幽青的光苗瞬间腾跃,被你用手掌拢住,进而点燃烟尾。

你浅浅吸了一口,呼出绵长的一道细烟,晃了晃手指对他说:“给你半根烟的时间,从我家里滚出去。”

男友神情猛地一僵。

“用得着给我摆脸色吗?”他不满地嚷起来,“当初确实是我骗了你,这点我不否认,但……”

打断他的是一阵笃笃叩门声,从你背后传来。

你立即转头,借猫眼往外一看。站在走廊里的男人面容温和,衣着整净合身,右手托着一个牛皮纸袋。仿佛知道你在隔过透镜注视着他,男人的视线挪了过来,嘴角含起些微笑意,十分斯文体面的模样。

——是喻文州。

你不着痕迹地回眼一瞟客厅里的前男友,登时感到额角一阵抽痛。鉴于你和喻文州的特殊关系,你并不太情愿把他引见给前男友认识。在这样奇异的局势中斡旋绝非你的长项,然而事已至此,也不得不伸手替他开了门。

他满眼宁致湖色,混入门厅处融黄的光线,竟然沉蕴起一点深蓝。

“抱歉,忘记带钥匙了。”那对漆黑到发蓝的瞳孔转向你,喻文州递来一个歉意的眼神,同时放下手里的牛皮纸袋,“看,我买了水果回来。”

你动了动嘴唇,没来得及说话,他已经越过你的肩头,看到沙发上坐得没形没状的前男友。

“这位是?”喻文州稍稍抿唇,“……你以前的男朋友么。”他向来能不动声色地洞悉一切。

你多少有些无奈,小声说:“嗯,他马上就走。”

前男友挺了挺身子,不怀好意地审视着站在你身侧的喻文州,也出言问你:“这人谁啊?”

你说:“我朋友,刚才跟你提到过的,现在暂时住在我家。”

前男友没说话,反倒是喻文州垂敛眼眸,淡瞥了你一眼。

“朋友?”他偏过头来,音量收得极轻,混着呼吸贴蹭在你耳缘,“嗯……经